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351 恶补式训练,好自为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7月买马开奖结果2017鸡年142期开奖记录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当她绑好了铅块之后,便开始投入障碍训练之中。樂文小说|

    加了这两块的重量,聂然的速度很明显就慢了下来。

    整个障碍训练完成,季正虎神情冷然地对她说道:“比原先慢了将近三十秒,继续!”

    聂然不用他说也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完全慢了下来。

    她径直转身朝着起点走了过去,然后进行新的一轮训练。

    “还差二十六秒。”

    “还差二十三秒。”

    “二十一秒。”

    “十九秒。”

    “十七秒。”

    “十七秒。”

    “还是十七秒,继续!”

    “……”

    季正虎的严格对待让聂然不得不一次次的在跑道上训练着。

    四肢的沉重感让她在来回训练了几次后开始有些吃力了起来,以至于到最后无论再怎么冲刺也无法突破十七秒。

    甚至连保持十七秒都让她觉得困难。

    等到训练结束,天蒙蒙亮的时候,季正虎看着她一身汗水地坐在地上时,就对她说了一句话:“以你现在的情况,除非玩命儿练,否则根本练不到班级的平均水平。你自己好自为之。”

    然后就离开了。

    聂然坐在那里,身上的迷彩服已经经过了一晚上的不间断训练早已湿了干干了湿。

    聂然喘息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眉头蹙起。

    好自为之……

    她该死的讨厌这四个字!

    在连续这样反复的魔鬼训练了四五天之后,聂然总算找到了节奏,调节了呼吸,成功突破了十七秒的魔咒,成功挤入了及格线。

    季正虎在确定特定训练之后聂然已经稳定在了及格线,并且隐隐往良好这一方向进发时,又一次地将立卧撑列入了训练之中。

    在被这两个项目训练了一个星期之后,聂然忍不住地问道:“我到底要训练多久这个立卧撑?难道这次夏季考核只考着两个项目?”

    季正虎双手负背,低头看着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的聂然,“再训练两三天就带你去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

    聂然眉头微蹙。

    季正虎搞什么,神神秘秘的。

    聂然正想着,突然手臂上感觉到了一阵细微地刺痛,让她的动作不禁慢了一拍。

    但随后那微小的刺痛就消失了,一切恢复正常。

    聂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刚才走神,不小心扭到了,也就没有太过在意,继续训练着。

    而因为抱着对于季正虎口中那个地方的好奇,聂然咬牙撑了好几天。

    直到过了第五天,季正虎果然按照约定带着她往营地的后山走去。

    那里她很熟悉。

    因为那是曾经关押过她的小黑屋所在地。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聂然不明白季正虎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她好像最近一直都很乖吧,没有做错什么事。

    但季正虎并没有回答她,反而一路带着她穿过了那层层叠叠的林子。

    后山的林子很大,气温也比外面要低上一些,感觉很是凉爽。

    聂然看着周围漆黑的环境,完全不明白季正虎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做什么。

    两个人快速地穿过林子,朝着前面不断走去。

    聂然感觉到,他们两个人正往山下走去。

    山下?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好端端的跑山下去?

    聂然看这季正虎的背影,眉头越发的拧紧了起来。

    很快,两个人走到了山脚下。

    这时,季正虎才转过身,指了指身旁的山壁,“爬上去。”

    聂然抬头看着那几乎垂直的山壁,再次重复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直接爬上去?”

    季正虎嗯了一声,说道:“这半年的时间他们早就已经开始在训练攀爬了,你比他们起步晚,所以必须要抓紧时间。”

    说着,他就从背包里拿出了几根绳索,递到了她的面前,“一开始你先用安全绳索,等训练的差不多了,再撤掉。”

    聂然看着垂直面的山壁,了然地道:“怪不得你一直让我练习四肢的训练。”

    原来季正虎是要加强了她四肢的力量之后,好让她能够攀爬到山顶。

    季正虎将东西塞进了她的手里,说了一句,“别让我失望。”

    说完就转身折返回了山上。

    山底下只剩下聂然一个人站在漆黑一片的山底。

    她看着模糊的山体轮廓不禁叹了一声。

    这个季正虎也真是看得起她。

    第一次攀爬训练居然是在大晚上。

    要知道在夜幕中训练远比起白天训练更为艰难。

    视线的阻碍会倒导致她每次落脚点都比平常时间花费的大。

    因为不仔细小心一些,很容易会一不留神的踩错位置而导致从山壁上掉下去。

    为此,也就很容易不能过关。

    聂然遥遥看着眼前的山壁,最终在季正虎的传来的又一次催促下,她快速地套好了安全绳索,开始朝着山壁攀爬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季正虎的训练有了效果,她攀爬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四肢的力量完全没有被减弱,五指的抓力依旧很有劲道。

    只不过夜间实在是太过漆黑了,每次落脚点都非常的困难,因此而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以至于最后等到她爬上山壁的时候,季正虎连秒表都没有看,只是摇头,声音冰冷地道:“不行,你太慢了,这种成绩拿出去会让别人笑话的!”

    说完就挥了挥手,示意她自己下去。

    聂然不得已只能自己一点点的靠着安全绳索往下降去。

    等到落地之后,山顶上的季正虎就对着她喊了一声,“开始!”

    聂然很快调整了心情,再次重新攀爬了上去。

    然而这一次还是没有让季正虎满意。

    “不行,太慢了,重来!”

    来来回回了无数次。

    季正虎始终不满意聂然的成绩,以至于整个山头就听到季正虎反复的在命令

    令聂然下去,上来的声音。

    “太慢了,再来!”

    “不行,还是太慢了。”

    “太慢。”

    “慢。”

    “……”

    聂然被这样来回上下的折腾了整整四个小时以后,气息开始变得有些乱了起来。

    她喘着气站在山崖边上,衣领那一圈被汗水打湿得颜色都变深了起来。

    “我没喊停,就给我继续。”季正虎站在那里,手里按着秒表对她冷呵地道。

    聂然无奈只能再次往山下降去。

    整个晚上她都在山壁上不断地攀爬、降落。

    直到天际开始泛白季正虎才放她回去洗澡,休息一会儿。

    在回去的路上,季正虎依旧在提醒她,“你现在的成绩还处于垫底,你自己抓紧点,就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

    “我知道。”聂然浑身是汗地跟在他后面,点头应了一声。

    等回到了营地里,季正虎让她先回宿舍洗澡。

    经过了一晚上的不间断训练,此时聂然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道湿了干干了湿多少次了,浑身上下都是臭汗的味道。

    她拖着疲劳的身躯一步步的上了楼,然后小声地进了宿舍。

    时间还尚早的宿舍里一片安静。

    李骁、何佳玉、施倩她们三个人还处于熟睡中。

    听着她们的呼吸声,聂然收拾着自己的换洗衣服以及牙膏。

    “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

    就在聂然收拾着换洗衣服,李骁清冷地声音就从头顶传了下来。

    聂然头也不抬地嗯了一下,“今天季正虎法外开恩。”

    李骁靠在床上,压低了声音对她问道:“训练的如何,还需要训练多久?”

    聂然把东西都收拾完了,才抽空转身看了她一眼,得意地道:“看吧,就说你关心我。”

    李骁瞥了她一眼,随后才回答道:“是何佳玉她们一个星期没看到你,一直在问我。”

    “告诉她们我在忙。”严重缺少睡眠的聂然根本不想说太多的话,拿着东西就很快离开了寝室,往走廊尽头的浴室而去。

    一走进浴,里面竟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快速地冲了一个澡,顺便把衣服也在里面全部洗干净后,才回到了寝室。

    把衣服全部晾好的同时头发也基本上已经半干了。

    而这时候,天际处的光线已经有好几缕透了出来。

    她抓紧时间回到自己的床上,倒头就睡。

    在对面的李骁看着她累到极点的样子,知道昨晚上肯定加餐的很是辛苦,所以也不打扰她睡觉。

    只不过……

    “哔——”

    才躺了一个多小时,小小地休息了一下,楼下就传来了熟悉的哨子声。

    被吵醒的聂然真的有直接一拳把对方给打扁的心。

    “哔——”

    又是一声哨响。

    宿舍里所有人瞬间都从床上弹跳了起来,一番刷牙洗脸完毕以后,一路朝着楼下跑去。

    聂然无奈也只能跟着起床跑了下去。

    整个上午全副武装的被季正虎拽了出去做拉练,等十公里全部跑完回到部队,季正虎难得好心给他们休息一会儿。

    聂然当下找了个阴凉的地方睡了起来。

    她入睡时间极其的快,没一会呼吸就变得平稳绵长了起来。

    周围的其他人看到聂然这几天只要一有时间就躺在那里睡觉,也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聂然是什么情况啊,怎么一直在睡觉啊。”其中一个女兵率先开了口。

    另外几个女兵不由得摇头道》“不知道啊,好像最近她特别的嗜睡啊。”

    “是啊,特别的而嗜睡,也不知道他晚上在干什么,那么困。”

    “我觉得估计是大病初愈,身体还没有习惯,所以才这么疲劳,毕竟在床上躺了半年的时间。”

    这句中肯的话让众人禁不住地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那群人的窃窃私语一字不差的落入了他们那群人的耳朵里。

    就连施倩这回也忍不住地问道:“李骁,你和然姐比较近,然姐又告诉你她到底在干什么啊,每天神神秘秘的,晚上连觉都不睡。”

    “不清楚。”李骁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睡着的聂然,眉头不禁小小地拧了拧。

    那天上午聂然在树荫下睡了一个小时,到了下午时间他们就跟着季正虎朝着后山方向走去。

    聂然看着那个走向,分明就是和昨晚上自己跟着季正虎走的那套路一模一样。

    不是吧,又要爬?

    她昨晚才和那山壁做了一夜的斗争啊,四肢的酸疼劲儿都还没过去,怎么又要训了!

    聂然跟在后面,不禁面带苦色了起来。

    “我们已经开始训练攀爬了,你可以吗?”李骁故意走到了她身边,及其小声地问道。

    “昨晚上被训了一晚上,不知道还可以不可以。爬”聂然很诚实地回答。

    她昨晚真的被训得实在是太累了。

    整整一个晚上都被吊在山壁上,不曾下来过。

    这种方式训练,还是会让让这具身体感觉到吃力和疲累。

    众人跟在季正虎的身后井然有序的朝着山下走去。

    等到了山脚处,季正虎也不用多说明,只是一个手势,第一排的人就已经直接走到了山壁下,极为快速的开始爬了上去。

    季正虎果然没有说错,这群人早已脱离了安全绳索,完全没有丝毫畏惧的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下就这样爬了上去。

    聂然看着他们一个个犹如壁虎一般贴在山壁上飞快的爬行,随后便将目光移动到了不远处的季正虎身上。

    这家伙让他们特意训练给自己看,这是在提醒自己有有糟糕吗?!

    聂然眉眼微微发沉。

    自从六班那些千金少爷们被全部撤换掉之后,整个风气都变了。

    训练起来比其他几个班竟也丝毫不逊色。

    本书由网首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