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395 有办法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天天中彩票大奖怎么领hk香港有线直播app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那个……不是再说他吗?”那男兵不明白刚才聂然过来的时候分明是在针对身边的男兵啊,怎么突然就把注意力就放在他身上了?

    他可是无辜的!

    “但这并不妨碍我找你。”聂然站在他面前,语气平静地再次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刚才?我……我说什么了?”那男兵也同样是一脸莫名地看了看周围的两个男兵。

    那两名男兵纷纷摇了摇头。

    他们哪里会特意记住别人说的话。

    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周围的人看到聂然一个人面色不善地站在海军陆战队那边,都认为她是去找人麻烦的。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他们那一边。

    想看看海军陆战队的男兵在面对这位被李营长特殊的对待的女兵面前,会做些什么。

    而从甲板另外一端赶来的何佳玉连忙跑上前来抓住了聂然的手臂,“然姐。”

    那样子看上去是如此的亲昵。

    但实际上,只有能感觉到此时何佳玉的勉强。

    她是那么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应该是怕自己对这些男兵做出什么吧。

    聂然轻轻侧头看了一眼被紧抓着的手。

    “然姐,马上就要整队了,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走吧。”何佳玉死死地压着她的手,笑得很是勉强地把她往自己部队的方向拽。

    可聂然却轻轻一个用力,把手抽了回来,对着那个男兵继续道:“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聂然。”严怀宇随后也赶了过来,抓着她的手臂,笑着道:“马上就要作战了,别耽误时间了。”接着又压低了声音对她说道:“别闹了,不然到时候被季教官责罚怎么办。”

    “是啊聂然,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准备了。”

    “走吧,聂然。”

    这时候乔维和施倩两个人也赶来帮忙。

    听着那群人叽叽喳喳在耳边不停地劝说,聂然却恍若未闻地对着那个男兵道:“我已经问了你很多遍了,你只要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就可以了。”

    这海军陆战的人是听不懂人话吗?

    她就是想让他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怎么就那么困难!

    那男兵被她这么逼问,加上刚才的确他们这群人有在说她一些不好的话,心里越发的虚了起来。

    “我……我说什么了?我……我不记得了……”

    聂然被浪费了那么久,最后他却来一句不记得,立刻冷呵了一声,“不记得就给我回想起来。”

    她刚才坐在的地方处于背风的位置,风声一响起,那边的声音顿时模糊了起来。

    因此他们说到那个能让她想到一个关键点的时候,就这么被风声给吹散了。

    害得她脑海中模模糊糊的就这么一闪而过,想半天也没想出是什么东西来。

    “给我想到为止!”

    她因为想不出那个闪过的关键点,心里很是烦躁,以至于对他们的语气也不是那么的好。

    这让那些老兵们有些不悦了,“喂!你一预备部队的女兵,和我们这么说话不太合适吧。说不定将来我们这些人其中一个做你的教官,你到时候可别后悔。”

    他们不过是觉得聂然是个新兵,加上又是女的,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他们没道理几个老大爷们和一个女孩子计较。

    但没想到这女兵真的是狂傲的眼睛里都没有人了。

    然而他们的警告聂然并不放在心上,平静地道:“放心,我不会进海军陆战队的。”

    “海军陆战队哪儿不好了吗,你这么不愿意进?”突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原来是听到手下的士兵前来报告说聂然和自己部队的人产生了矛盾,于是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跑了过来。

    谁知道才闻讯赶过来,正巧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

    这让原本对她有些另眼相看的刘队有些不爽了。

    怎么,他们海军陆战队很差吗?

    她居然这么肯定的说不会进。

    站在那里的聂然懒得搭理,继续对着那人问道:“你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再说一次。”

    从远处走过来的刘队看她面色严肃,如此计较着那番话,也不由得转而看向了自己的兵,问道:“你刚才到底说什么了?!”

    那男兵被自家的队长一呵斥,顿时轻颤了一下,“我……我不记得了……”

    刘队看聂然神情冷然的样子,不由得想到张一艾的事情,于是连忙训道:“你是不是嘴贱,说人家女兵什么不好的话了?”

    那男兵连连摇头地道:“没有,没有!我没有说她什么坏话,是这家伙嘴贱说人坏话来着,我只是说这片水域上的沼泽和瘴气的确很让人头痛而已。”

    天知道这个女兵不找身边这个嘴贱的,非要一口咬住自己不放。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路过的于队发现这里被一大片的人包围着,便停下了脚步,皱眉问了一句。

    刘队摆了摆手,表示道:“没什么大事,就可能发生点误会什么的。”

    接着他转过头对聂然说道:“那个,你别太在意,这群家伙说话像来嘴巴贱的很,等这回战斗结束,到时候我让他好好回想,然后再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聂然摇了摇头,径直看着眼前那名男兵,“不是,不是这个问题。你再好好想一下。”

    “我……”那男兵很是苦恼地挠了挠头,然后像身边的几个人问道:“我到底说了什么?”

    那两个男兵生怕被引火烧身,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鬼知道你说了什么。”

    “那你们两个帮我回想一下啊。”那男兵被聂然这么一弄,加上这么多人看着他,他不免有些无措了起来,脑子里更是一片混乱。

    聚集的士兵越来越多,在船舱里迟迟等不到于队和刘队两个人的李宗勇在又等了大约十分钟以后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一看到甲板上聚集了那么多人,立刻就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刘队看到李宗勇从人群外走了进来,解释道:“我的兵嘴贱说了聂然。一些不怎么好的话。”

    李宗勇皱着眉看了一眼那个低垂着脑袋的男兵,

    最后也劝道:“聂然,这件事等回来以后……”

    再说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聂然就不耐地打断道:“我说了不是这个问题!”她皱眉盯着那个男兵,“你再仔细想想,除了这片水域的沼泽和瘴气,你前面说了什么。”

    “我……我说……我说了……什么……”那男兵冥思苦想了好久也没想出来,一脸苦相地说道:“我真想不起来了。”

    聂然看他死活想不出来,原本耐着性子的神情顿时沉了下来,带着威胁的语气对他说:“那我就让刘队揍你一顿,揍到你想起来为止,如何?”

    什么叫让他揍这个男兵一顿?

    一旁的刘队听了连忙抗议,“喂,我不乱打自己士兵的。”

    更何况还是揍到想起来为止,那不是等于在用刑法了?!

    此时,聂然凉凉地道:“可是他刚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关键到可以改变这次的计划。”

    站在那里的李宗勇瞬间神情一亮,“你想到办法了?”

    聂然抬了抬下巴,指着眼前的那个男兵,“办法在他那句话里,可是我没听清楚。”

    李宗勇一听,语气顿时急促了起来,问那个男兵道:“你到底说了什么?”

    “是啊,你到底说了什么!”刘队也有些着急了起来。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

    说真的,他也很好奇自己到底说了什么,里面居然被这个女兵认为自己的话是办法。

    刘队看他站在那里,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威胁了起来,“你再不说,可能真的被我打。”

    说着就挥了挥拳头,作势要揍人的样子。

    男男兵一脸无语地看向刘队,在内心默默地道:队长,你这样自己打脸还打得那么心甘情愿,真的好吗?

    “哦对!猴子说岛内环境恶劣。”就在此时,身边的一名男兵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道。

    聂然果断摇头,“不对,不是这一句。”

    那男兵眉头紧锁,“不可能吧,按理说应该是说这句啊。”

    那名被人成为猴子的人也很是苦恼地道:“不可能吧,应该就是这句了,如果不是,那还会是什么?”

    聂然冷冷地看着他,“我要当时听清楚了,就不会来问你了。”

    “原来你没听清楚啊。”

    那被人称呼为猴子的男兵莫名松了一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周围所有人冷冽的目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自知说错话的猴子当下轻咳了几声,补救地道:“我再仔细想想,再仔细想想……”

    只见他低垂着头,又是一阵苦想之后,不确定地道:“我说……你比咱们强,至少敢接这个任务。”

    聂然丝毫没有被夸的情绪,说道:“马屁这种东西你们刘队喜欢,我不喜欢。”

    站在旁边的刘队不禁抗议地喊了一声,“聂然!”

    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损他!

    “再来一句。”聂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地催促,“我要听的不是你夸的话。”

    “不是夸你的……”猴子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最终放弃地摇头,“那我真的想不到了。”

    “不会是那句,没有登陆过主岛那句吧?”在猴子左边的那一个男兵这时候又开口说了一句。

    但才说出来,就遭到了右边人的反驳,“怎么可能是这句话,没登陆过主岛这句话不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么!”

    “可是猴子一共就说过这三句话。”那男兵很是纠结地道。

    猴子连连点头地道:“对啊,我一共就说了三句话。一句是夸你比我们强,一句是说这片区域的环境很恶劣,还有最后一句就是说我们没有登陆过主岛,但是登陆过别的岛。”

    他掰着手指头一句句地说完之后,很是不理解地嘀咕问:“这几句话怎么可能改变什么作战计划啊?”

    “能,它可以改变很大的作战计划。”此时,只见聂然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笑,脑海中那个模模糊糊的碎片在他最后那句话登陆过别的岛时慢慢的拼凑成出了最为关键的疑点!

    聂然抬头,浅笑地望向了李宗勇,“营长,我想,我们要取消强攻这个计划了。”

    李宗勇看着聂然那胸有成竹地自信笑容,眼底立即燃气了一抹光,“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嗯,我想到了!”

    聂然笑着点完头,转而就快步朝着会议室内走去。

    李宗勇随即也跟了上去。

    而另外两名队长听到聂然说有想法了,也马上紧跟其后,匆匆进入了船舱的会议室里。

    只留下了甲板上那些还一头雾水的士兵们。

    特别是那个猴子。

    他这几句话里,到底哪一句里是解决的办法了?

    ------题外话------

    今天是情人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么么哒~

    本书由网首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