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598 大结局(六千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巷六肖宝典四不像生肖图网站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由于聂然回来的事情被李望他们看到了,为了避免影响不好,所以下楼之后聂然并没有跟着易崇昭回他的单人宿舍,而是回了自己的宿舍里。

    对此,易崇昭虽无奈,但是也不能强求。

    作为队长,他的确不能太过明目张胆。

    所以在离开之前,他将聂然拽入黑暗中,一一嘱咐了起来。

    “明天早上去领证别忘记。”

    “知道了。”

    “不许迟到。”

    “知道了。”

    “敢迟到,我就不让你去做训练。”

    易崇昭说到后面的时候明显带着几分愤愤的意味,让聂然终于忍不住挑了挑眉梢,反问了他一句,“你确定”

    突然间原本还掌握主动权的易崇昭在她的这一句问话里立刻就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许久过后,他才终于又开了口,只是这声音里透着几分的沉,“你真那么想去”

    聂然笑了笑,回答道:“其实也没有那么想去。”

    “那你为什么答应的那么快。”易崇昭一听到她其实是不想去的,便有些不太明白了起来。

    “人家点名让我去,如果这次训练我不去,岂不是驳了人家面子,更何况本来我和他就有过不愉快,这次还不去,难免说不过去。”

    当初她打电话把人家给训了一顿,万一引起两国之间一些冲突和误会,那真的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毕竟李宗勇是信任她,才给她的电话。

    她不能这样甩手,把所有的烂摊子都交给他们去收拾。

    而且,如果离开9区的话,那就意味着要和易崇昭相处的时间减少,其实还是有些不舍的。

    毕竟从认识到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时间真的非常少。

    所以,这才是她想要留下来的最重要的两个原因。

    但易崇昭不知道她心里那些小心思,只说道:“有什么说不过去的,你这次伤得那么重,完全可以称病去不了。”

    “你信么”聂然斜斜地睨向了他,他是当人家是傻子吗这都休息多久了,这会儿要夏天了,她都已经休息了一整个春天了,都是硬伤而已,怎么可能还病着。

    她伸手戳了戳了易崇昭的胸口,“你作为队长,可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有私心啊。”

    易崇昭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并且将她一把拉入了怀里,轻吻了下她的发间,“我只是想让你平安。”

    “我只是去做过交流训练而已,又不是上战场杀敌。”聂然真是被他快给打败了,这人有没有这么担心啊

    偏偏易崇昭却嘟囔地道:“这可说不定。”

    随后就搂紧了她,那一副谁都不能抢走的样子,让聂然真是气笑了。

    她艰难地仰着头,“说不定也要去,两国之间要真要求援助,我们9区肯定是第一个上,到时候也避免不了的,你的是队长,不会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吧”

    队长……

    易崇昭现在越来越讨厌自己这个队长的位置了。

    他有种把队长位置丢还给于承征的想法。

    “那你去的话,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以后都留在9区了”片刻后,易崇昭便开口又问道。

    聂然靠在他的胸口点了下头,“嗯,我想留下来,我想和你在一起。”

    易崇昭听到她这话只觉得心里头一热,特别是她靠在自己的胸口点头时那颗脑袋蹭了又蹭的模样,真是让他恨不能将她直接将她打包带回宿舍里。

    不过一想到明天要去领证,他还是忍了。

    “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八点半准时去领证。”他拍了拍她的背,对她低声说道。

    聂然听他一直把领证挂在嘴边,真是无语了,“你就知道领证。”

    “谁说的,我还知道要和你举行一个婚礼呢。”易崇昭理所当然地说道。

    对此,聂然倒是有些小小的惊讶,“你要和我举行婚礼”

    “嗯,我要你穿着婚纱,然后拿着捧花朝我走过来。”

    然后,彻底地走入我的生命里。

    他低头轻轻地吻了下聂然的唇,然后额抵着她,目光灼灼。

    聂然看到他眼里的光亮,微微愣了下,“没必要这么麻烦吧”

    “人生一辈子一次的大事,而且最重要的是,别的女孩子有的,我的女孩为什么不能有。”易崇昭的话一字一句地砸入了她的心尖。

    别的女孩子有的,为什么我的女孩不能有……

    这句话让她不禁想到那年除夕夜。

    那时候他还是霍家的二少,他们在小木屋里,看着漫天的烟花,做着一切普通情侣做过的事情。

    他抱着她,对她认真地说,想把一个女孩子这一生应该拥有的过程都为她全都做到。

    她抬手,指腹勾勒着眼前的那张深邃轮廓,他黑眸中如琉璃般,在夜色中惑人心神。

    “那这样的话,会不会耽误两国交流训练”

    这话里显然是默认了要举行婚礼这件事。

    易崇昭捉住了她那只手,轻啄了一口,说道:“不会,两国交流训练最起码八九月份才开始。”

    聂然眉心轻蹙了起来,“我记得你说的时间好像是春末初夏吧”

    “有吗反正现在这件事还在商讨中,往后挪一下也没关系。”易崇昭十分厚脸皮地道。

    反正天大地大,什么都比不上领证结婚大!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之后,聂然就回了宿舍。

    一路上看到她的人,顿时呼啦啦都围了上去,先是问了几句她病情,接着很快就打趣起关于求婚这件事。

    不过再打趣,她们还是羡慕和祝福的为多。

    “咱们部队一出就出了两对情侣,而且还都在咱们宿舍里,真是太有缘分了。”赵浅陌笑着感慨完后,又瞅了一眼旁边沉默不语的李骁,促狭地眯眼调侃着,“等聂然结婚之后,李骁是不是也就轮到你了”

    聂然扫了一眼李骁,那清冷的眼眸里极快的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低垂着头并不说话。

    以她对李骁的了解,她其实并不喜欢把感情的事情拿来分享。

    而且这份感情,还是她父亲做了主,心里到底是有气的……

    她怕赵浅陌到时候让李骁下不来台,为此便说道:“你急什么,我都还没结呢,就这么盼着李骁结了”

    “我们不急,问题是李望他急啊。”赵浅陌以为李骁不说话是害羞了,所以继续调侃着。

    他们这群人可是每天都看李望对李骁那上蹿下跳的劲儿。

    聂然及时地上前难得一把揽着了李骁的肩,说道:“那行,我作为明天就要领证的人,我找个地方偷偷地教几招给李骁同志。”

    接着就拉着她往门外走去。

    但旁边原本还沉浸在聂然要结婚的喜悦中时,一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

    赵浅陌更是忍不住地道:“明天你就要去领证了你们这也太速度了吧!”

    “有什么可速度的,都准备结婚了,当然要领证了。”

    聂然语气理所当然得让人无话可说。

    只能在这番巨大的震惊中,眼睁睁看着她带着李骁走出了宿舍门。

    两个人走到走廊的尽头的小露台上,终于才彻底的清净了下来。

    李骁看了看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就对她说道:“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谁要管你。”聂然站在她身侧,望着初夏夜空里那闪烁的繁星。

    李骁听了,顿时拧眉,“那你跟我出来干什么”

    “我主要是来问你,有兴趣做伴娘吗”

    聂然的这话让李骁一愣,“什么”

    “易崇昭说结婚要找伴娘和伴郎,所以我来问问你。”聂然双手搭在了栏杆上,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人。

    李骁摇头,“没兴趣。”

    聂然对此倒也没有强求,松开手,留下了一句话就往里面走去,“那好吧,我到时候找别人和李望凑一对好了。”

    结果才跨出去了一步,就听到身后的人情绪有些波动地道:“你说什么”

    聂然嘴角短促地轻扬了下,接着转过身,神情淡淡地重复了一遍,“我说让李望和别人凑一对啊。”

    “你故意激我。”许久后,李骁才开口说道。

    聂然也不掩饰。

    因为刚才李骁的反应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心里是有人家的。

    所以她直接就问:“那你上不上勾呢”

    李骁气得两道眉微微皱了皱,然后像是不耐地冷冷说了一句,“知道了。”

    随后就瞥过头去,不再开口了。

    聂然听了这话就得逞地笑了起来,这话显然是默认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明天去和易崇昭说。”她说道。

    李骁看到聂然一直用眼神在打趣她,忍无可忍之下,硬转了话题,“你结婚了还留在9区”

    “嗯,还留在这里。”聂然点头,斜斜地依靠在了门口。

    李骁神情变得有些迟疑,“易队同意”

    “他有什么不同意的理由吗”聂然反问道。

    李骁像是不敢置信的样子看了看她,沉默了几秒后,才说道:“经过这件事,他还能同意,看来他真的很爱你。”

    对于这句话,聂然笑着勾了勾唇角,自信地道:“他不爱我,我也不会嫁给他的。”

    李骁听了,简直不想搭理她。

    居然有一天聂然竟然对着她秀恩爱!

    真的是……

    “不过你也应该快了吧。”这时候聂然突然打趣了她一番。

    “……”

    这一句话更加加剧了李骁想要赶人的冲动。

    “早点睡觉去吧你,免得领证迟到,到时候易队生气,还牵连我们。”

    聂然耸了耸肩,“好吧,那我去睡觉了。伴娘你也早点睡,免得伴郎嫌弃你。”

    “他敢!”李骁脱口就道。

    结果被聂然回应了一个很是意味深长的笑容,“对,他不敢。”

    “你赶紧滚吧!”李骁在说完之后就知道自己真是上钩了,当即难得的恼羞成怒地爆了一句粗口。

    聂然很是无辜地摊了摊手,然后转身回到了宿舍里休息去了。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聂然因为请假的缘故,所以比普通士兵起得晚了些,一番收拾后,她还是准时地下了楼。

    结果发现易崇昭早就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今天的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裤子。

    自从他回归部队之后,她就一直看易崇昭穿着9区的训练服,好久没有看他穿得这么的正式了。

    现如今乍一看,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来,身后的树木被风轻拂过,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冲着她笑,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一样。

    而今天的聂然由于昨晚上易崇昭和她提过,所以特意穿的是易崇昭在昨天回来的路上给她买的一身淡色的西瓜红的长裙子,下面配着的是一双低跟的白色皮鞋,略有些长的头发被她简单的编了下,然后藏到了头发里。

    整个人在阳光的沐浴下,少了几分凌厉感,而是难得的多了几分的暖意。

    让易崇昭不禁晃花了眼。

    “你今天很漂亮。”

    “你今天也很帅气。”

    两个人相视一笑地先去了食堂吃了一顿早餐。

    在进食堂的时候,众人一看这穿着打扮,顿时嗷嗷的纷纷开拍鼓掌了起来。

    毕竟易队被求婚这件事,整个9区的人全都知道了。

    有些甚至还吹起了口哨助兴了起来。

    瞬间,食堂里闹闹哄哄的,犹如菜市场一般。

    不过这回易崇昭没有说什么,反而笑容满面地更加牵紧了聂然的手,朝着食堂的打饭处拿了些早餐。

    炊事班的人连忙笑呵呵的给他们打了分量十足的早餐,并且叮嘱他们早点吃完,免得堵车。

    聂然看着那早餐的量,真是哭笑不得的很,但还是端着那些早餐,找了个了空位坐下。

    旁边的李望见了就玩笑地道:“聂然,我还从来没见过你穿得这么淑女的时候啊!”

    聂然一边吃一边侧过头瞥了他一眼,幽幽地道:“我昨天晚上和李骁商量了下,结婚的时候让她做伴娘,伴郎是……”

    李望一听,毫不犹豫地改口,“嫂子!我错了!”

    那一声

    喊得整个食堂的人都听见了。

    身边的顾荣安看到他这样毫无羞耻之心地改口,真想一脚直接把他踹走。

    太丢人了!

    但对此聂然却很满意地说:“那伴郎就找你好了。”

    “谢谢嫂子!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做好伴郎这个角色,顺便替你照顾好伴娘!”李望站在那里,十分认真的冲她敬了个礼。

    坐在对面的易崇昭听他一口一个嫂子的叫聂然,聂然也不反对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美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好了早餐,然后坐车拿着李宗勇连夜准备好的申请报告前往民政局。

    大概是李宗勇提前打过招呼,所以他们一去那边,就要专人帮忙,从申请填表到拍照,一路顺畅的不行。

    差不多只花费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全部搞定了。

    聂然眼睁睁地就看着那两本红色的小本子敲上了钢印,接着每个人一本地递了过来。

    握着那本红灿灿刚出炉的本子,聂然心里有种很奇异的感觉。

    这样就算领证了

    正当她还沉浸在这奇怪的感觉中时,就听到耳边传来易崇昭的声音,“易太太,走吧。”

    易太太

    聂然抬头,用一种愣愣神情看向了他。

    “怎么了,易太太,你现在可再也逃不掉咯。”易崇昭笑着指了指他们两个人手上各一本的小红本,眼里满是得意之色。

    聂然慢慢回过神,像是接受了这个称呼一般,低头看着那本小红本抿嘴笑了起来。

    初夏的阳光从窗外透射下来,只觉得一切岁月静好。

    半个月后。

    聂然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由李骁还有何佳玉以及施倩她们几个人陪着坐在休息室内。

    那几个人在拿到请柬的时候,差点傻了眼!

    何佳玉怕自己是在做梦还特意的反复地看了好几遍,并且亲自打电话来确认后,才确定了这封请柬的真实性。

    她们在惊讶的同时,也为聂然开心。

    “聂然,你今天实在太漂亮了。”何佳玉穿着藕色的伴娘礼服,笑着在她身后说道。

    “谢谢。不过你们结婚的时候,也会一样漂亮的。”聂然透过眼前的镜子对那个眼里满是羡慕的人回答。

    何佳玉带着几分地害羞地轻哼了一声,“不过你也太速度了吧,居然才这么点时间就结婚了。”

    聂然挑了挑眉,“你要是想结婚,就让严怀宇加把劲。”

    “你说什么呢。”这下,向来大大咧咧的何佳玉彻底害羞地捂脸了起来。

    站在一侧的李骁替她整理了下头纱,说道:“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敲响了,就听到外面的人问道:“姐,你好了吗”

    施倩看聂然已经整理完毕,才去开了门。

    门一被打开,聂熠瞬间就愣住了,目光紧紧地盯着坐在那里的聂然,久久才回过神来说道:“姐,你好漂亮啊。”

    聂然侧头,嘴角带着淡淡地笑意,“你今天也很帅气啊。”

    聂熠难得听到自家姐姐的夸奖,害羞地挠了挠头。

    其实这句话聂然也不算是夸奖,而是实话实说。

    今天是聂熠作为娘家人将她送到易崇昭的身边,所以他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

    已经是半大的小伙子个子早就窜得比聂然都高了,尽管脸庞依旧青涩,但却青春洒脱的很,很吸引小女孩儿的目光。

    “姐,咱们走吧。”聂熠站在门口,对她说完后,将手勾了起来。

    这是她的弟弟。

    多幸运,两世为人的她最终还存在了一个亲人。

    聂然笑着站了起来,走过去后便伸手挽住。

    “姐,放心,我会送你到姐夫身边的。”他说着,就一路护送着聂然朝着礼堂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她走在绵软的红毯上,心里思绪纷飞。

    这短短的半个月的准备时间就好像感觉实在做梦一样,让她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直到大门被打开,光束打在了她的身上,才让她有些回过神来。

    台上易崇昭早已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站立在那里等待着,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她不是没见过易崇昭穿礼服的样子,但是这一次却让她怎么也移不开目光。

    在聂熠的搀扶下,她一步步地朝着他靠近。

    正如当初易崇昭所说的那样,我要你手拿着捧花,一步步朝着我走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聂熠将她的手递给了易崇昭。

    “姐夫,我把我姐交给你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告诉你,别欺负她,她不是没有娘家人撑腰的。”

    其实他知道自家姐姐不一定会被姐夫欺负,但是这句话他依旧要说。

    他不想自家的姐姐被看轻。

    “放心,我不会的。”

    聂熠得到了易崇昭这一句保证后,这才下了台。

    婚礼的仪式继续进行着。

    这次他们的婚礼场面并不大,就是9区的一些人,还有当初预备部队那些教官和战友。

    并且为了给聂然一个惊喜,易崇昭连夜还把杨奶奶给请了过来。

    “易太太,你今天真美。”易崇昭伸手,将她的手挽起,站在了那里。

    “易先生,你今天真帅。”聂然笑着勾住了他的手,站在了他的身侧。

    那时候他们领证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说的。

    现如今结婚了,他们依旧如此。

    这已经成了他们之间的默契。

    站在台上作为证婚人的李宗勇以及杨奶奶说完了话后,司仪才最终说了一句,“请新郎亲吻新娘。”

    这一句话,让台下的人顿时掀起了一番浪潮。

    在这样喧闹和欢乐的祝福和鼓掌中,易崇昭带着温柔地笑容伸手捧着她的脸,轻而认真地吻上了她的唇。

    “易崇昭,我爱你。”

    一吻过后,聂然神色缱绻的对眼前的男人轻声地脱口说道。

    易崇昭微怔,几秒过后目光里继而爆发出了一阵热烈而又明亮的光芒,随后不顾周

    周围的哄笑和吵闹又低头吻了上去。

    他在心里默默地回答:我也爱你,用我的生命起誓,易太太。

    ------题外话------

    到这里正文就彻底结束了!撒花!

    关于他们洞房花烛的番外就作为福利明天会放在群内,订阅的正版读者可以加群来验证后可以看。

    不要说结局太仓促,关于这本书我从一开始就是围绕着二少这个任务写,所以他任务结束,那么文文就自然而然结束了。

    当然了,我也看到留言,很多人都说有些东西好像没有写,比如说两国交流,还有简介里的神秘部队和片段2这两个版块,在这里我要告诉你们,这三个片段应该不出意外会在下一本书内出现。

    不过呢,下本书然哥和二少不会再作为主角出现了,但是!戏份依旧不小。

    而我下本书的主角呢……会在番外里小小的打个酱油哦,就看你们眼睛尖不尖啦!

    ps:第一个番外会过后天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