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番外:三口小时光(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平码免费三中三大地红六肖16码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怎么样还好吗”易崇昭一进来,看到她那样子,心里马上就揪了起来。

    刚才李宗勇给他打电话说聂然快生的时候,他正在开会,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傻了,要不是旁边于承征看他神情不对,推醒他,他估计还能傻坐在那里一段时间。

    本来下意识地想冲下楼,但一想到上次结婚的时候他开会中途跑了,这回要是再跑,以后难免人家会多说什么,为此他只能耐着最大的性子把整个会开完,然后在会议结束的第一秒就直接冲出了办公室,连于承征的喊叫都没有搭理,马上开车往医院里赶过来。

    这一路上,要不是碍于他的身份,他真想直接就闯红灯过去了。

    好在那时候不是高峰时段,所以一路上也算是畅通无阻。

    等他到的时候就看到聂然躺在待产室的病房里熬着。

    “是不是很疼”

    躺在那里的聂然在疼过那一阵时,听到身边响起易崇昭的声音后不禁睁开了眼,当即脸上闪过几秒的诧异,才摇头,“没事,一个小时前医生说已经开了三指了,后面很快的,再熬一下就……”

    好字还未脱口,又是一阵细密的阵痛来袭,让她眉心就此拧了起来。

    站在床边的易崇昭还从来没见过她疼成这样,就是枪伤的时候她都能眉眼不皱一下,可这生孩子……竟能让她疼得嘴唇发白,冷汗涟涟。

    看着她这样子,原本对于她肚子里的孩子瞬间没了期待感,只剩下心疼。

    “就这一个,咱们生完这个,绝不生第二个。”

    聂然看他眼尾微红的攥着自己手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在心疼自己。

    但这话的真实度真不高,毕竟他喜欢孩子的劲头这十个月聂然可是完全看在眼里的,要真只生这一个,估计他心里是有遗憾的。

    “没事,你出去等吧。”聂然忍着疼,对他故作轻描淡写地说道。

    但易崇昭哪里看不出她是在忍耐,抓着她的手就是不肯放,“不行,我得陪你。”

    “可你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聂然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易崇昭不肯听啊,他就半蹲在床边对她说:“反正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疼。”

    “那你是打算让我二十分钟踹你身下一脚陪我”

    聂然一阵疼痛过去了,松快一些时故意调侃地说了一句,噎得易崇昭没了想法。

    “……”

    这妮子都快当妈了,还这么说话。

    忒气人!

    看他没了声响,聂然便立刻再次催促了起来,“赶紧走吧,你在这里太妨碍我了。”

    她觉得马上下一波的疼又要来了,而且来势更加凶猛,她不想让易崇昭太过担心,所以一个劲儿地想要他赶紧走。

    “那你一个人真的可以”易崇昭有些迟疑地再次问道。

    聂然勉强笑了笑,“没有你之前,我不就一直一个人。”

    这句话说完,还不等易崇昭开口,医生就再次过来检查,一看这会儿宫口已经开得差不多了。

    那名医生看了一眼聂然,不得不说这小姑娘看上去年纪轻轻,居然忍耐力这么强,宫口都已经开到六七指了竟然还有心思和老公说话。

    要不是看到她额间被冷汗打湿的发丝,她还真以为这姑娘一点都不疼呢。

    “行了,差不多该推进产房,家属们在外面等着。”

    那名医生当即决断地将聂然先推进产房,而易崇昭被两名护士直接给带了出去。

    在产房里又待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宫口全开了。

    其实最难受的就是第一产程开宫口,那种疼痛和未知等待的恐惧让人心里头发慌,等到了第二产程,虽然也疼,但至少知道宫口开了,第一个阶段取得了胜利,那么对于第二阶段也就有些信心了。

    不过这段时间对于产房外的家属就没那么好过了。

    特别是易崇昭,整个人站在那里,面色崩紧着,一动不动,就好像画面被定格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色已经亮了起来,他还站在那里。

    还是身边的李宗勇提醒他,让他现在先打电话给部队交代事情,免得到时候部队有什么突发情况又要让他过去,这才让易崇昭有了些许的动静。

    只是,在打电话的时候李宗勇看他说话逻辑不清,像是丢了魂儿似的样子,不禁摇头:到底还是年轻啊,没经历过。

    然而磕磕绊绊把事情都交代得差不多了,易崇昭就又重新靠在了墙面,神情变得十分的严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终于,到了上午九点左右,产房的门被打开了。

    易崇昭第一个冲了上去,问道:“我老婆平安吗”

    医生看到他那样,不禁笑着回答:“母女平安,因为做了侧切,现在正在产房里做最后的缝合,一会儿就出来了。”

    在场的三个人听到这话,当即大松了一口气。

    易崇昭更是激动得连连说:“谢谢,谢谢。”

    正说话间,一名护士就抱着孩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易崇昭没敢抱,他怕自己心情太过激动,把孩子弄得不舒服,所以就站在旁边看着。

    反倒是杨奶奶伸手将孩子抱在怀中,对着身边的李宗勇一个劲儿说:“这孩子长得真漂亮,瞧瞧这小嘴像小易,这小鼻子啊像聂丫头。”

    “嗯嗯,的确是像啊。”李宗勇也笑呵呵地连连点头附和。

    身边的易崇昭看到那襁褓里的孩子皱巴巴的,皮肤红红的像只小老鼠,哪里看得出像谁,不过尽管如此,他嘴角依旧扬起。

    因为那是他和聂然的孩子。

    他也有一个家了。

    其实,和聂然一样,他也是那么渴望拥有一个健全家庭的。

    孩子需要去新生儿房里做检查,杨奶奶和李宗勇就陪着护士一同前去,而他就留在产房外等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就看到聂然从里面推了出来。

    估计是生产的时候消耗了太多体能,她这会儿看上去脸色苍白,头发湿黏地贴在脸和额上,一看到他正站在那里,不禁虚弱地笑了起来,“看到孩子了”

    “嗯,看到了。”易崇昭的声音涩然低哑。

    聂然躺在那里又问:“那你怎么不跟着去”

    “奶奶他们去了,我留在这里等你。”易崇昭握着她的手,只觉得眼睛里有些热意。

    随后,他跟着移动床一同回到了病房里。

    聂然累极了,回到病房里她就睡了过去。

    随后易崇昭也让杨奶奶和李宗勇先回去休息,毕竟这么大的年纪,熬了一晚上可不行。

    两位老人也没推辞就回去了,不过回去归回去,休息了没多久,两个老的就赶紧忙活了起来,把晚上要给聂然准备的汤汤水水还有饭菜全给准备好。

    不过所有的都准备好了,傍晚准时到病房了才知道,聂然还在睡,为此他们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放下东西,和易崇昭又叮嘱了两句,这两位老人就又走了。

    等聂然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天早就已经黑透了,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夜灯,病床边易崇昭正坐在那里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一发觉她醒过来,易崇昭就变得格外紧张,“怎么样,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

    “不用,我挺好的。”聂然声音有些虚,“你怎么还在这里怎么不回家休息”

    “你在这里,我回什么家。”易崇昭起身就替她摇床,并且将杨奶奶早就准备好的晚餐给她全都一一放好,“吃吧,这是奶奶给你熬了一下午的鲫鱼汤。”

    “好。”

    聂然在产房里待了那么久,又睡了那么久,的确是饿得有些前胸贴后背了,也没客气地将奶奶准备的那些饭菜都给吃完了。

    吃完了饭,聂然才开口问道:“孩子呢”

    “还在那边,本来六点就该抱过来的,但是你在睡觉,我就索性没让他们带过来吵你了。现在我去让他们抱过来。”

    易崇昭收拾完了碗筷,又替聂然擦了手之后,就走出去让护士把孩子抱过来。

    这不是聂然第一次看到孩子,在产房里生完之后护士有抱给她看过,不过也就那么一眼而已,并没有现如今这般抱在怀里那么的有真实感。

    聂然按照护士的指示喂了孩子第一顿之后,护士就先退出去了。

    房间里,顿时就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易崇昭担心她刚生产完身体虚弱,不让她一直抱着,就替她抱在怀里。

    其实这也是他第一次抱孩子,但是姿势却比聂然这个准妈妈更熟稔。

    聂然半躺在那里,看着他抱着孩子在屋子里走动,时不时地轻拍着孩子,一副标准好爸爸的样子。

    看得出来他在私下里练了很久。

    聂然靠在那边,静默了片刻后,才问道:“孩子名字你想了没”

    “嗯,想了。”易崇昭听到她叫自己,就又走了回去,坐在了她的身边。

    “叫什么”聂然问道。

    易崇昭低着头看着怀里还未张开的眉眼,面部的轮廓线条都柔和了起来,“小名叫安安,大名叫易安然。”

    聂然扬眉,“安然”

    对于这个名字,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不好。

    反正挺普通的。

    按理来说,以易崇昭的能力,取个更好听的名字应该很容易才对。

    结果取了一个这么普通的。

    但是坐在那里的易崇昭却嗯了一声,解释:“因为我希望她能一生平安。”

    他们当兵的遇到的危险实在太多了,而他的女儿,他唯一所希望的就是平安。

    其他的别无所求。

    聂然眉心轻蹙了下,“那易安不就好了。”

    她只是觉得既然求的是一生平安,那就直接叫易安不是更方便,三个字写起来太麻烦了,但易崇昭却抬头,冲她一笑了起来,“既是一家三口,自然也要把你的名字添上才完整啊。”

    易、安、然。

    原来是这样。

    聂然这才恍然,心头温暖不已。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三口了吧。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还有她。”易崇昭单手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就此覆在了聂然的手背上。

    显然这话是在回答刚才生产前聂然对他说的那一句。

    大概是做了母亲的缘故,当年眉眼间带着桀骜的聂然现如今嘴角弯起,少了几分的冷冽之色,对他说:“你也是。”

    你也不再是一个人,你有我,还有她。

    易崇昭心头微动,道了一声:“谢谢。”

    “彼此彼此。”

    两只十指相扣的手,还有怀里那个呼呼大睡的小家伙,在这春末初夏的夜晚里,只觉得岁月一片静好。

    ------题外话------

    哈哈哈,包子性别出来啦,喜欢吗明天番外继续走起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