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三十七章 敌军凶猛蜂拥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一73期新版跑狗图好运一点通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猎豹男刚刚稳住身子,手往下摸的时候,便已经有人冲出了草丛。

    第一个到达的是努尔,以及他的榉木棍。

    一寸长,一寸强。

    巫门棍郎手中的榉木棍既重且坚,天然自带一抹红色,乃努尔自小就一直随身而携,此番事关紧急,他倒也是一点都没有懈怠,一步冲出,便是漫天的棍影翻飞,将猎豹男的后路给全数断掉。

    他凶悍,然而那猎豹男却也不是吃素的,他随意一击,便能够将张世界给击得一阵踉跄,在格斗方面,却也是一个绝对的高手,于是反手一抓,想要将努尔的棍尖给抓住。

    他认为自己应该能够抓得住,然而却一把抓空了。

    巫门棍郎的棍,哪有那么好抓?

    接着那棍尖出现在了他结实的小腹处,短暂的距离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就捅到了他的身上。

    猎豹男受不住这棍上面蕴含的劲道,朝着空中跌飞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良馗、张良旭这兄弟连却是已经杀到,一左一右,离着最近的张良馗伸手一抓,正好抓住了他的裤脚。

    又是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那人的裤子给张良馗给撕扯了下来,裤兜里面掉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纸包来。

    猎豹男在空中一个翻身,一脚落在了地上,双手一挥,低声喝道:“谁?”

    他说的却是带着滇南口音的汉语,充满了浓浓的古怪味道。

    安南人!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他彻底失去了逃脱的机会,王朋手上一把青城剑,带着寒光朝着他的脸上招呼而来,那细碎的剑锋像雨滴,倾泻而下,将他的整个眼球给闪耀一片花。

    猎豹男下意识地狂退而走,然而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飓风。

    他下意识地又转过身来,结果被重重地一阵撞击,腾飞而起,感觉心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却是一把毫不起眼的剑柄,留在了胸口。

    猎豹男在落地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

    终结他的人,是我。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配合,所有人都在先前烈火岩豹等人惨烈的死状之中陷入了最深沉的愤怒,而在那个猎豹男一声暴露了自己来历的“谁”,让我们在瞬间爆发。

    每一个人都在这一刻都使出了自己的巅峰之力,而我更是像一头愤怒的公牛,穿越一众弟兄,将小宝剑捅进了对方的心口。

    干净!果断!直接!

    当他在空中绝望地闭上双眼时,我的心中莫名一阵**般的战栗。

    这是杀人的快感,一种愤怒宣泄之后的痛快。

    猎豹男一落地,王朋便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朝着旁边的草丛里拖了过去,双手不停地在他的头颅上面拍。

    南疆这边的黑巫僧手段诡异,王朋生怕此人虽死,但是神魂却飘散而出,去给自己的同伙通风报信。一般人也就算了,像这个人,身手几乎超出我们一截,自然需要防范。当我跟过去的时候,瞧见王朋一张火符贴在了那死尸的额头上面。

    火焰一点一点地燃,隐隐之间,似有冤魂哭嚎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火符燃魂,这是一件十分歹毒的手段,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做这种事情的,因为太恶了,把人家往生的希望都给掐灭。

    不过战争就是这样,容不得人心软。

    张世界揉着拳头,将刚才从猎豹男裤兜里面掉出来的纸包拿到跟前来,低声说道:“这个东西,不晓得是什么。”

    王朋拿到手里,将其拆开,看到纸包里面有几片铜环铁片,用一个竹笼给穿到一起来,旁边有一些细碎的泥巴和粉末。他也不明白,给努尔看,努尔捻了捻那泥巴,脸色一变,指着树林方向说道:“不好,这东西是百里鸣镝,是以前苗人用来传递信号的一种方式,这边的纸包一破,对方立刻有一个鼓能发出声响,只怕他们已经发现了。”

    这话儿讲得为时已晚,刚刚一说出口,前方的林子里立刻传来了一阵骚动。

    人算不如天算。

    王朋霍然而起,朝着旁边招呼道:“众位,扯呼!”

    大伙儿撒腿便跑,朝着上一个傣族村寨方向跑去,我则朝着林子上面看,招呼着胖妞跟我一起逃开,然而这黑灯瞎火的林子里,胖妞纵身上树之后,便已经不见了身影,实在难以找寻。

    不过这林子就是胖妞的老家,情形危急,我倒也不能留下来找它,于是跟着众人朝着山下跑去。

    三张在前,我、努尔和王朋押后,分成两个箭头朝着回路疾退,我们身后的动静越发地强烈了,偶尔回过头去,还听到有风声呼啸而来。

    对方就离我们有两个山头,脚程快一些的,十分钟就能够追上来。

    一个过来探路的斥候都如此精锐,倘若是主力过来,还真的有些让人把握不住。

    一阵发足狂奔,然而当我冲上一条山道的时候,发现前面的三张都停下了脚步来,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两兄弟呈扇状,围住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军装中年人。

    穿着安南军装的男人。

    三人没有冲上去开战,而是散落四周,显然是被这个男人的气势所震撼住了。

    安南跟这个世界的头号霸主美利坚鏖战十年,死的人一批又一批,从精壮男子到老弱妇孺,不事生产,生活那叫一个苦,所以除了高级干部之外,几乎没有几个胖子。

    安南猴子,安南猴子,这话儿是蔑称,不过的确如此,安南人个个都精瘦精瘦的,一双眼睛饿得直发亮,像狼。

    然而这个家伙,却是个胖子,看规模,约莫有两百多公斤。

    黎笋都没有这么胖。

    这个世界上不是因为胖子就显得气势十足,而是因为此人站在山口处,一双眼眸宛若皎月,双脚一站,便有那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的气度,我们三个断后的人挤上前来,那人的脸上则露出了笑容来:“就你们几个小鬼,居然敢杀我大将?”

    我再此之前,一直笃定地认为胖人从来都是善良的,因为他们笑眯眯的时候,真的很像是那庙里的菩萨,然而此人一笑,却有一种诡异的恐怖。

    我发现了,原来这人的嘴角上面,有一根蜈蚣似的疤痕,狰狞可怖。

    后面似有追兵汹涌而来,前方又有拦路虎,一时之间,我们一行便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王朋提着青城剑冲上来,不管不顾,一脸的桀骜不驯:“我艹你大爷,在爷爷们的底牌,你这头猪还敢撒野,兄弟们,弄死这几把玩意!”

    两军交战,最重气势,那胖子居高临下,一副渊渟岳峙、气度非凡的模样,使得三张皆不敢前,然而王朋却是来了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上来就是一通骂,接着左右招呼而上。

    他这一声吼,反应最强烈的就是张世界,国术修行,到了明劲巅峰的时候,身体里便仿佛有一团火,恨不得随时都泄出来,王朋一招呼,他便抢身而上,当头就是一掌。

    这一掌劈在空处,立刻就有破空声,啪的一声响。

    然而这一掌虽然劈实了,却被那胖子给架住了,两者一较劲,张世界脚站不住,一骨碌跌飞而走。

    张世界败退,接着就是努尔的榉木棍直捣而来。

    努尔舞出了一大片的棍花,然而最终的杀招却藏在了捅往丹田的那一招暗棍,当他使出来的时候,棍尖却被带着皮手套的胖子给抓住了。

    努尔的棍法有多快,那些摆在了他棍法之下的同辈学员最是了解,刚才被捅到腰眼的猎豹男也能了解。

    然而却被这人轻轻一捞,便给抓住了。

    那人抓住榉木棍之后,微微一抖,那巨大的劲力便传到了努尔的身上来,倘若他直接弃棍而走,倒也不会有什么伤害,然而努尔却是一个倔强的苗家小子,硬是生生抓住了另外一端,就是不放手,只是通过腰身的扭动,卸掉了一部分力。

    这榉木棍的争夺,以努尔的一口鲜血画下了句号,随后王朋的青城剑已经杀了上来。

    还有我的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的小宝剑。

    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们一上来就用上了拼命的打法,胖子的命金贵,所以他在面对着我们这种疯狗一般的逼迫之下,却是放开了努尔的棍尖,朝着后面退开。

    双方错身而过,而横练两兄弟则挡在了胖子的前面。

    虽然修持的是佛法,然而两人却是金刚之忿,巨大的拳头捏得紧紧,朝着这胖子的身上砸了过去。

    胖子不闪不避,任这拳头砸在身上。

    张良馗、张良旭的拳头打在那一堆肥肉上面,却仿佛砸在了棉花上面一般,空落落的,止不住心中一慌,然而接下来却是那棉花之上,涌起一股巨力,将两人给推得跌飞而去。

    仅仅是一个照面,这胖子便让我们所有人都吃了苦头。

    攻守之势易也,然而这是王朋却突然出声攀谈起来,剑收身后,抱着拳头问道:“前辈好身手,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姓甚名谁?”

    那胖子倒也是个体面人,朗声回答道:“好叫你晓得,我便是北部协调部队的阮将军……”

    话音还没落,努尔一直暗扣在袖子里面的那根银针便倏然而飞,直插此人的胸口。

    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