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三十九章 硕大光头小白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1kjcom开奖结果查询金多宝心水论坛491888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旱烟罗锅匆忙交到我手中的那包东西鼓鼓囊囊,摸上去还有一些软,我原本只以为是死物,却没想到在这紧急时刻,里面的东西居然就动了起来。

    这一动,我下意识地就去稳住,却摸到了一根滑腻腻的东西,虽然隔着布袋子,却还是让我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恐惧,鸡皮疙瘩一下就布满全身。

    这一包东西,要么是蛇,要么是蜥蜴,反正应该就是一条冷血滑腻的爬虫。

    我甚至听到了它吐信子时,“嘶嘶”的声音。

    我浑身发寒,脚步下意识地就停顿了一下,王朋立刻感觉到了,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我,沉声问道:“怎么了?”

    我听到了王朋语气中的急躁,身为青城山顶尖高手梦回子的徒弟,他拥有着超过同龄人的成熟和执行,然而对手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此行最厉害的黑魔砂都还没有露面,光一个阮将军,便已经让我们狼狈不堪了,倘若敌方全上,只怕我们真的就要将性命留在这片热土上了。

    我不敢在做停留,一边跌跌撞撞地跑,一边将我怀里的这包东西递给他看。

    然而我还没有递出去,王朋便拦住了我。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二蛋,罗老既然将这东西交给了你,自然是有他的用意在的,他刚才的交待我也听到了,此物比他的性命还重要,所以你千万要拿好,不可让罗老的心思白费了!”

    旁边的努尔也跟着说道:“这东西,应该是罗老从敌人手中强行夺来的。那些老家伙,不管对头不对头的,都跑了过来,必然是事关重大,二蛋,你,小心!”

    两人同一个腔调,便将我的重要性给凸显了出来,旁边的三张瞥眼看了一下,见到那布袋不停蠕动,也不晓得是啥,张世界扭头回去看,听到风声呼呼,沉声说道:“二蛋手里有他们最需要的东西,必须有人将对头的注意力分开,不然我们朝着一个方向突围的话,那个胖子说不定真的能够缩地成寸,将我们给再次拦住!”

    王朋点了点头,环顾四周,当机立断道:“老张说得对,这里是我们的主场,只要指挥部的人一到,这些家伙都不足为惧,所以我们得分头突围。这样,老张和我一起,我们朝前走,去傣族村寨;张良旭、张良馗,你们往北边走;努尔,你保护二蛋向南,万万不可让这东西,再落入敌手!”

    情形危急,王朋是旱烟罗锅指定的临时负责人,他的话就是命令,我们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倒也没有再辩驳,当下分道扬镳,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跑去。

    直路往东,这是我们的回路,也是最危险的方向,王朋把危险留给了自己,而向北则是朝着内地走,这个方向也容易被人追堵,唯有向南,这个方向因为靠近安南,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使得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不会受到追捕。

    这个是思维的死胡同,也就是说,王朋把活着的最大希望,留给了我和努尔。

    这就是兄弟。

    倘若是在平时,我或许还会跟他争执一番,然而当旱烟罗锅把东西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性命不仅仅是自己的,而且还承载着许多人的希望。所以我没有一点儿拒绝,跟着努尔朝前,一路狂奔。

    风在我的身后呼啸,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脸上凉凉的,泪水盈眶。

    我有多少年都没有哭过了。

    然而既便是如此,我和努尔没有跑开二十多分钟,前面的林子里突然发出一阵动静,前面的努尔脚步骤停,将手往着头上一举,五指张开,示意我停下来。

    空气像死一般的宁静,我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那拉风箱一般的胸膛平静下来。

    陡然间,那林子的树上一片喧闹,接着一大群的乌鸦从我们的头上飞过,发出“呱呱”的叫声来,让人在骤然间,不由得心跳加速,一阵恍惚。

    努尔朝着那向东飞去的乌鸦吐了一下口水,转过脸来,冲我笑,试图说点什么话,来缓和一下气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前方的草丛中突然就蹿出了一头黑影子来,直扑我的怀中。

    体型似猫,身形如箭。

    吱、吱!

    这叫声就像刀子刮在玻璃上面,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发狂的声音,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一般。

    我下意识地递出了一剑。

    小宝剑将这东西的半边脑袋毫无悬念地削了下来,一大瓢鲜血淋在了我的右手胳膊上面,我顿时就感到半边身子发麻,回过头去的时候,瞧见那个黑影子被努尔一棍,像打棒球一样,打上了天。

    这东西竟然就是先前胖妞捕获的那种肥鼠。

    努尔冲到了我的跟前,二话不说,将半截榉木棍插在地上,双手在我的脑门上面结了一个巫印,紧接着口嚼舌尖,一口血箭喷在了我染血的胳膊上面。

    冷热冲撞,我感觉到有亡魂哭泣的声音。

    努尔开始作法,手印不断变换,一分钟之后,他方才停歇,抬起头来,脸色变得十分严肃:“不好,那东西回去报信了!”

    我怀里的那包东西又开始动了,我甚至感觉到它隔着布袋,想要朝我咬来,然而这布袋看似普通,却内含金属丝编织,那玩意根本就咬不透。

    我们两个开始继续跑,不要命的狂奔,为了方便,努尔甚至将那半截跟了他十多年的榉木棍都给扔掉了。

    然而我们没走十分钟,在上山的过程中,两边的林子里不断地传来了动物快速的跑动声。

    闭上眼睛,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五六十头肥硕如猫的巨鼠在黑暗的角落飞快爬动。

    我们的脚步不停,然而终究还是敌不上那些只有小短腿的啮齿性动物。

    当第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第二个则离我们不远了。

    老鼠蜂拥而上。

    努尔后来换了一根有些弯曲的木棍,枝桠被我帮着削去了,然而就在短暂的几分钟之内,这木棍竟然因为受不住力,被他打折了。

    我们两个边逃边还击,最终在一片悬崖口那儿停住了。

    前方是山崖,是绝路,上百米的落差,掉下去,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藏着绝世宝典的山洞。

    只有死。

    我们被三十多头肥硕的老鼠给团团围住,这些老鼠有的跃在岩石上,有的爬到了树枝间,还有的则围堵在我们的前路,它们有的大,有的小,然而共同的特征,是一双嗜血的眼睛。

    这眼睛红悠悠的,黑暗中给人的感觉,像是鬼魅。

    我的衣襟已经染红,那些鼠血在我的衣服和皮肤间不停地翻滚着,似乎有些腐蚀性,而且还与无数亡魂在呐喊,倘若不是刚才努尔那一口舌尖血,只怕我早就跑不动了。

    努尔拿着一根折断了的树棍,一脸苦笑道:“我小时候,因为寨子里穷,吃了无数山鼠,没想到这报应来得忒快,现在就要被老鼠吃了。”

    我胸口的那袋东西又在动,看着这一大群将我们团团围住的肥老鼠,我突然在想,旱烟罗锅为什么偏偏将这玩意交给我?

    他干嘛不交给身形更矫健的张世界,或者是主持全局的王朋呢?

    我心中隐隐有所答案,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不停叫唤的老鼠突然停歇了下来,只见我们前面陡然一暗,然后有一个人从黑暗中跃了上来。

    本来就是黑夜,只有隐约月光和星光,谈不上什么光明与黑暗,然而此人一来,的确让我眼前一黑。

    接着我瞧见了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光头。

    大光头慈眉善目,除了这一脸宛如钢针的络腮胡子之外,倒也没有什么让人惊奇的地方,样貌有点像是我们之前训练时营地附近的一个村民。

    不过他的眼睛亮,微微一动,就感觉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大光头穿着富有安南特色的长袍,有点像僧衣,不过又不全是,上面绣着一些蜘蛛和蜈蚣。

    他走到我们面前不远处,裂开了嘴笑,露出了一口白牙来,然后朝我伸手讨要道:“年轻人,把小白龙还给我。”

    小白龙?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怀里面的东西,不明白这小东西跟《西游记》里面的白龙马有什么联系,然而那人见我下意识地去抓胸口,骤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努力地和缓着语气说道:“别乱动!小心点,年轻人,你把怀里的东西给我,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如何?”

    这人口气如此之大,想来必定是一个大人物,我紧紧抓着小宝剑,努力平心静气地问道:“你是御鼠王?”

    那大光头嘴角一咧,露出了颇为古怪的笑意道:“你们还知道御鼠王?不过我不是他,我是……”

    “黑魔砂!”努尔瞧见我的手往怀里伸,于是一步上前,挡在了我前面,寒声说道:“你就是杀害了烈火岩豹的黑魔砂,对吧?”

    大光头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躬身说道:“对,就是我,黑魔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