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六十一章 当面朋友背后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723小鱼儿看图找生肖四不像四不像更新生肖图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这小畜生也不能说是松鼠,它贼眉鼠眼的,尾巴硕大,浑身金灿灿的,一看就很洋气,一双眼睛黑乎乎的,透着光,一看就感觉鬼头鬼脑的,滑稽得很。

    这小畜生冲着我“唧唧”地叫了两声,眼神中似乎透着一股善意,我当时真的有些懵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它就爬到我的身上,帮着啃起捆着我的那藤蔓的时候,我才晓得,这肥乎乎的小东西竟然是过来救我的。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抱着太多的希望,毕竟先前小观音已经试过,这玩意实在是太难解开了。

    然而原本被绷得几乎快要死去的我,在那一刻,突然松开了一点儿。

    我低下头,瞧见捆在我胸口的那根藤蔓居然被咬断了,而这头肥硕的小畜生正磨着牙,朝着我“唧唧”直叫唤呢,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愣是从这小家伙的眼神里面,读出了“洋洋得意”几个字来。

    好吧,这几天我当真是遇到了太多神秘诡异的事情,此刻也终于算是有些麻木了。

    有着这一只突然出现的肥硕小松鼠,以啃松果儿一般的速度,将我身上的藤蔓和绳索给咬断,我滑落下来,刚刚俯身将地下的小宝剑给拾起来,努尔也滑落了下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上方的那头肥老鼠,而这小东西眼睛眨了眨,接着朝着前方交手的区域拔腿跑去。

    它的腿短,然而跑动的速度却出奇的块,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我看得出神,而这时努尔却一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二蛋,我们走吧,离开这里,逃出去。”

    努尔的建议十分具有诱惑力,然而我却犹豫了一下,看着前方。

    在那儿,小观音正在和她的师兄弥勒、阮将军一起与那恐怖的食人神树在交手,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弥勒和阮将军且不算,小观音却是为了救我而来的。

    不行,我不能做这种连自己都瞧不起的胆小鬼,就算是死,也不能将她给抛弃了。

    我没有往回走,而是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努尔瞧见我毅然决然的表情,苦笑着咧了一下嘴唇,也没有多说,跟了上来。

    万千枝条垂落下来,我们根本就看不清楚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埋着头往前冲,却被这些藤蔓给追得十分狼狈,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冲过来一个倩影,瞧见了奋力前冲的我和努尔,又气又好笑,拉着我的手就往会跑:“兵哥哥,你们干嘛往前走啊,快点跑啊……”

    这人正是小观音,瞧见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便晓得事情也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于是问她道:“情况怎么样,你没事吧?”

    小观音一边带着我们往外面跑,一边指着后面说道:“放心,有我师兄在,什么都没有问题。”

    这话儿说得信心满满,让我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师兄,有着十二分的信任,当下也就不再前进,而是跟着小观音往回跑,而没有等我们跑开多久,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我忍不住地回头过去,没瞧见后面竟然化作了一片火海,而小观音的师兄弥勒跟着那个阮将军,也正在朝着这边奋力飞奔而来呢。

    天啊,弥勒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将这么一棵传奇大树给直接烧毁了?

    因为藤蔓枝条遮蔽的缘故,所以我们根本无从知晓什么,小观音拉着我的手往前跑,她的小手儿柔软得像新春刚发的嫩芽,我当时也顾不得许多使劲儿跑,一门心思想要逃出这儿去。

    火光滔天,而整个岩洞都在抖动,那食人神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深植在地下不知道多少年你的树根也从坚硬的地下拔了出来,我们身边的岩石不断抖动,不时就有一道树根飞起,从我们的脸庞划过。

    当我们一路跑到了出外水道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努尔不见了踪影,扭头过去找,视线几乎被一大片的火光给淹没,心中惶然,而就在此刻,那个大胖子一身鲜血地冲到我跟前来,一把将我的脖子给掐住,然后纵身一跳,带着我沉入了水里。

    那胖子抓我的姿势就像拿小鸡一般,弄得我心中一阵气愤,然而在水中的我使劲儿挣扎,却根本逃不脱此人的束缚,最终还是给他从水中一路拖拽着,来到了外面的山谷中。

    此刻已是白天,大太阳,我被一路拖着上了河岸,那胖子也累得够呛,直接躺倒在了我的旁边,虽然还是伸着手将我控制住,但是躺倒的他就像一坨肉山,呼噜呼噜,气喘吁吁。

    我故意表现得虚弱无力的样子,也不再反抗了,阮将军方才松开了手,瞧见弥勒和小观音也从水下浮出,再接着又过了一会儿,白虎小熊驮着那肥嘟嘟的小松鼠从水中冒出。弥勒不理会我和阮将军的争斗,而是冲着那个小松鼠喊道:“龙象,东西拿到了没有?”

    那小畜生跳上了岸,使劲儿地抖动着身上的皮毛,那一身金光色的毛在阳光之下,有些刺眼。

    它不理会弥勒的提问,而旁边的小观音则趴在草地上抗议:“它叫小胖,不叫龙象!”

    弥勒不理会自己这没脑子的小师妹,而是一把揪起了那小松鼠颈后肥肉,使劲儿地抖,焦急地催促道:“小东西,快点告诉我,再虚张声势,我直接将你给炖了,信不信?”

    这威胁有些吓人,那小东西显然是信了,跳上弥勒的手臂,一对小爪子捧着胸口,一阵干呕,结果吐出了一个鸽子蛋一般大小的虫卵来。

    这虫卵看着十分柔弱,跟以前我们养的蚕蛋一般,不过呈现出来的是金黄色,而且上面竟然还有许多细密到极点的符文,这种符文跟现在我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我虽然读不懂,但

    是隐隐之间,感觉好像有一种佛家的禅意。

    那种符文,就算是隔着十几米,都能够感受到它传递而来的威压,让所有人都心头沉重。

    瞧见这东西,一向表现得十分淡然的弥勒脸上也有着抑制不住的狂喜,手掌一翻,将其收了起来,不经意地瞥了旁边的我和阮将军一样,然后关心地问道:“阮将军,你还好吧?”

    蠢肥如猪的阮将军倒也是个识趣的妙人,当下也没有问那虫卵的事情,而是勉强站起来说道:“那老东西当真难对付,我挨了那一下,这小身板可有些虚。”

    弥勒微微笑,像一个无害的阳光青年,满怀感激地对小观音说道:“刚才要不是阮将军挡住了那老妖婆的青木乙罡之法,说不定这把火就根本点不燃,而我们所有人,都得葬身火海了……”

    他说道这里,我心中黯然,有心再潜回去查探一下努尔的生死,然而却也知道此刻的我,身不由己。

    果然,两人聊了几句,注意力终于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来,阮将军一脸狞笑地看着地上的我,冷声说道:“姓罗的那个老家伙当时从黑魔砂眼皮底下,将小白龙偷走了之后,据说是交到了你的手上——小子,别跟我们打哑谜了,把东西交出来吧?”

    这话儿一说出口,弥勒和小观音都看向了我,面对着众人的虎视眈眈,我苦笑,摊开双手说道:“我要是说那东西没有了,你们信么?”

    阮将军的那一张肥脸上面肌肉扭曲,恶狠狠地说道:“在把你抽筋扒皮之前,我是不信的。”

    弥勒也耸了耸肩,微微笑道:“我也不信。”

    不管他们再不信,不过他们千辛万苦,越境而入所要追寻的东西,确实是已经死掉了,而且为了治疗阮将军和黑魔砂给努尔留下的伤害,我已经将尸体都拿出来分食了,全部都吞入腹中,一泡屎给拉没了,哪里还能交得出来?

    见我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阮将军终于忍耐不住了,手往腰后一抹,弄出了一把尖锐的刀子来。

    他的绝学是冷若冰霜的铁手,然而用来吓人,还是这么一把雪亮的刀子管用,当他抵到我脖子上面,然后翻动我怀里的东西之时,我闭上了双眼,心中哀叹:“唉,我终究还是躲不过啊……”

    一阵翻弄,阮将军将我一堆零碎弄出,扔在地上,并没有瞧见小白龙的影子,愤然喊道:“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就把你杀了,拷问你的神魂看看!”

    他手上正准备用力,这时小观音给我求起情来,让他刀下留人,千万别杀了我。

    小观音到底心思纯良,也没有什么国界之分,阮将军虽然不怎么在乎这一点儿不管事的小妮子,却还是有些看重弥勒的感受,扬眉看了那光头青年一样,结果对方笑眯眯地抬手,一副请你自便的模样。

    阮将军心中稍定了,感觉这小子倒也识趣,没有再理会小观音的请求,而是紧紧握住刀子,朝着我的脖子这儿猛地捅来。

    然而这刀子还在半途,阮将军一对死鱼眼中,却突然冒出了难以置信的恐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