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花样年代第二十三章 机遇总随危机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版管家婆彩图天空彩票手机开奖结果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小宝剑陡然而动,显然是白合在此处感应到了一些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焦急。

    我也顾不得跟徐淡定翻脸发火,赶紧找了一个背阴的地方,将白合给唤出来询问,虽然此刻已是傍晚时分,但是阳气依旧浓重,白合显得无比的虚弱,不过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好像就是这个地方,我感受到了一种很神秘的召唤,它让我整个灵魂都感觉到了一种悸动……"

    我四处打量了一会儿,瞧见这里荒郊野岭的,哪儿有什么人家可投?

    来的路上也就瞧见几窝山鼠和野兔,难不成这白合转世,就变成一头肥肥的兔子?

    听到白合说了这话儿,徐淡定立刻一阵激灵,从背上将一个木箱子给放下来,然后将其七拼八凑,弄成了一个玄门方桌,此桌就是那罗盘的放大版,更加复杂,上面的天干地支七十二海繁复,正中间有一颗圆滚滚的水银珠子,不停地晃动着。

    徐淡定很认真地将其放平,还找了几块碎泥垫好桌脚,点燃三根线香,口中念念有词,一开始还十分平静,而后便开始有些状若癫狂起来。

    他一举一动,颇有大家气度,旁边的萧家老三看得一阵仰慕,然而我却瞧出有些不对劲来,待他歇了一口气,问他这作法是所谓何来?徐淡定长吸了一口气,面朝着东边说道:"我这是在找人气集聚的地方,从这儿走几里地,应该有一个村子。"

    我顿时有一种想要气晕的感觉,找一个村子,有必要弄这么大的动静么,好像是在特意卖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茅山来的是吧?

    徐淡定这人给我的感觉总是慢上半拍,他并没有感受到我的郁闷,而是慢条斯理地将这家当收成一个木箱,然后躬身对萧老三说道:"三哥,这儿你路熟,还请你带路。"

    我将白合收起,继续前行,果然翻过两道山梁,竟然瞧见有一片河湾,而旁边则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站在高处往下看,瞧见村口似乎挺热闹的,围着一大堆的人,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出门在外,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我们一直来到村口前,远远看到人群之中有一个留着三撇飘逸胡须、带着小墨镜的汉子,正胡天胡地侃着呢,我心中正诧异,瞧见那人,顿时就觉得这世间简直就是太小了。

    那人正是刘老三,正扛着"铁齿神算刘"的招牌,忽悠村子里面的寻常百姓呢。

    徐淡定和萧老三都不认识这刘老三,一脸疑惑,然而我却是径直走了上去,那人并不晓得我过来,还在那儿夸夸其谈道:"……刚才讲了这么久,诸位应该也是了解一些,村子里之所以怪事连连,便是因为这儿的风水不好,此处本来是两山交接,呈那二龙夺珠之势,却不想有人将山口的巨石给滚落,珠走龙游,自然是煞气凛然,凝聚冤魂恶灵……"

    他讲得头头是道,那些村民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这个算命的各种胡吹,不时还聚在一起议论一番,而有一个老太婆却已经率先跪拜下来,哭着喊道:"求先生救救我家儿媳性命啊!"

    老妇人哭得稀里哗啦,情真意切,刘老三倒也不好再装,拉长着音调说道:"事情倒也没有那么困难,只不过老夫我这几日奔走忙碌,倒也没有怎么吃过饭……"

    他舔了舔嘴唇,旁人立刻一会,纷纷上前过来拉他,热情地说道:"来我家,来我家!"

    先前的那个老奶奶抢上前来,一把抱住刘老三的大腿喊道:"谁都别跟我抢,我儿媳马上就要临盆了,还出现这事儿,眼看就要母子双亡了,你们还好意思跟我争?"

    刘老三被这么一个老人家抱着大腿,哭笑不得,转过头来,指着我们三人说道:"这三个,是我照过来帮你们破解邪事的帮手,还请一并请回去商议。"

    原来这家伙是看到了我们,村民们纷纷上前过来,将我们簇拥着朝村里走去,徐淡定和萧老三一头雾水,而刘老三却自来熟地将手中的旗幡和吃饭家伙扔给萧老三拿着,揽着我的肩膀说道:"二蛋,我们俩得有一两年没见了吧,近来可好啊?"

    我压抑住心中的惊讶,平静地说道:"我现在叫陈志程。"

    刘老三立刻反应过来,呸了两口,然后哈哈大笑道:"对,陈志程,听说你现在是茅山大师兄了啊,挺威风的嘛?"

    我没有接他这一茬,左右一打量,发现旁人都没有注意到我们,便低声说道:"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刘老三一边朝着旁人微笑,一边说道:"我掐指一算,便能够猜出你剑下女鬼的大限之期,差不多就是这么几天,我当日答应过你,这些年来也未曾懈怠,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茅山之上高人辈出,外门长老梅浪更是此中大拿,我估计着你应该能够找过来,所以就在这儿等你了。"

    刘老三到底有多神,这个我真的很难讲得清楚,只知道他是麻衣世家当代相术第一人,而且打过这几次交道,我也晓得他的确是有些真本事,这话儿我也不敢说信与不信,想起一字剑,问他人呢?

    刘老三一脸郁闷,说道:"这家伙倒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自从在茅山之上一战成名之后,就开始嘚瑟起来,跟一个叫做慈元阁的投机倒把组织勾结了,都没有时间理会我了。"

    他说得几多委屈,然而我却哈哈一笑,拍手说道:"哎呀,好事呢,一字剑终于摆脱了你这个吸血鬼了!"

    刘老三顿时勃然大怒,要不是碍于这些村民的面子,他恨不得直接跟我翻脸,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狠狠地瞪了我一样,然后说道:"我们走着瞧。"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到了村民家中,待别人散去,老奶奶开始张罗起了吃食来,苏北的条件并不如金陵和苏南一代,也谈不上有多么精致,不过老太太却是将鸡窝里面的所有鸡蛋都给摸出了来,旁边的萧老三看不过去,上前阻拦道:"老太太,你家里面还有孕妇呢,马上就要临产了,没有营养可不行,我们吃素,给我们把这馒头热下就好。"

    老太太家里除了她自己,还有儿子和儿媳,而且儿媳的肚子已经挺得老高,都准备临盆了,萧老三很坚持,这家人也就半推半就地接着干粮袋去热了,刘老三气鼓鼓,说你谁啊?

    我赶忙给几人介绍,刘老三也是个见风转舵之辈,听闻徐淡定是茅山长老徐修眉的儿子,顿时喜笑颜开的上前来握手,说久仰久仰。

    这家伙是个极有本事的人,然而表现出来的,却有完全跟一个江湖上厮混的术士差不了多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寒暄没多久,刘老三便跟我们讲起了此间的状况来,说这个村子也是巧了,就在这个星期,就有三位孕妇要出生,而且恐怖的事情是,最近频频闹鬼,牲口一到天黑,就死命地往外跑,猪爬栏,鸡跳窝,一堆一堆地往外跑,有的人睡觉,莫名其妙就出现在村外的地里面去,有的人醒来则躺在了粪坑里,差点儿熏死,至于那几个孕妇,则晚晚做噩梦,有一个都差不多要把孩子吓掉了。

    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村子里的人报了警,又请了两个附近的神婆,结果都没有效果,此刻正是急得上了头,瞧见了我们前来,却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我来了兴趣,问他刚才在村口那儿说的话,到底是真正的风水论,还是忽悠别人的话语?

    刘老三左右一打量,见没有外人,便低声说道:"这事儿呢,说起来倒也有些缘故,不过我感觉跟这最有关系的,应该是这村子里即将诞生的三个小生命里,有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如果我猜得没错,估计跟你差不多。"

    跟我差不多?

    我想起了我出生时发生的事情,虽然所知不多,但也晓得倘若不是李道子当时给镇压住,说不定就又是一番景象,而若是如此,只怕事情可能就要复杂许多了。

    瞧见我明了他的意思,刘老三语气突然变得很沉重起来:"哎,最近这几年,感觉好像一下子就乱了很多,虽然刚刚严打过,但是水面下却暗流涌动,各地更是事故频频发生,说实话,我感觉……"

    向来嬉皮笑脸的刘老三变得如此忧国忧民,的确让人有些不适应,而就在此时,旁边一直老神在在的徐淡定却突然插话说道:"我还在想机缘在哪儿,原来落在这里。"

    这话说完,他看着疑惑的我们解释道:"按常理来说,每一个新生命都有自己的灵魂,夺舍而生,必然会受到诅咒,而倘若降临的,是上天所憎恨的意志,那我们将其抹杀了,白合进去,那一切都会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徐淡定这话儿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不过计划想要实施,还得验证一下,刘老三所说,到底是不是真的。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