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三更 大试结果即将出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今晚彩四不像2017输尽光资料大全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茅山收徒的一个大方向,叫做宽进严出,也就是说,收徒的时候有教无类,只要是能够修道的,都可以收入门下,即便是我师父,也收了好几个关系户的子弟,但是若是想要独自下山去闯荡,要么就通过考核,下山扬名立万,要么便脱去道籍,回归红尘之中,然而前者可以扛着茅山道士的招牌,横行江湖,而后者则只有隐去自己的师尊名号,作为茅山分支的支脉,传承下去。

    当然,也必然会有人打着茅山的招牌在外界行事,不过不出事还好,倘若是有任何负面的消息,那么自然会有茅山刑堂出动,不管多远,必然就会找上门去,清理门户。

    茅山之所以能够跟龙虎山、青城山并称为当世之间的顶级道门,并驾齐驱,屹立于世间不倒,自然还是有着许多规矩和讲究的,而这九霄慈航阵则算是一把磨刀石。

    能过,则过,不能过,要么回炉,要么开除道籍下山。

    茅山道士之所以能够在世间闯出偌大的名头,便是跟这样的制度有着绝大的关系在的。简单用过午餐,在刑堂弟子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通往后山的那一大片紫竹林前。

    这是一片竹海,一眼望不到边界,林中寂静,不时传来鸟鸣之声,以及风吹过竹林时哗哗的响声。

    茅山宗最重要的地方,不是十二峰上的殿宇以及肥沃的峡谷平原,而是茅山后院,那儿埋藏着无数祖师先辈的尸骨和法器,以及被视为禁忌之地的秘密,是茅山这洞天福地的根本所在,九霄慈航阵并不仅仅只是检验门下弟子修为的法阵,更是扼守这平原通向后院的通道,一旦启动起来,便算是上万大军,一时之间也难以攻克。

    我们站在这竹林之前,那刑堂长老刘学道严肃说道:“总共二十三人,每进一人,就变换一次法阵,总共二十三次,以到达道门塔林为胜出,半个时辰不能到达塔林者,视为不能通过考核,此次下山名额只有十人,第十一个出现在塔林者,也算是未能通过考核,你们可听清楚?”

    他说出这么一番话儿来,让我们这些准备考核的人员一阵诧异,要晓得这九霄慈航阵乃茅山守山大阵的一个环节,最是严谨玄奥不过,半个时辰到达塔林,已经算是十分困难之时,而再加上这么一个人数限制,众人必将拼死前突,一旦生危险,毕将影响成绩。

    看来这一次,茅山的前辈对入朝之事看待得还算是比较重的,要不然也不会提出这般苛刻的考核条件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人群最后的小颜师妹一眼,她也正好朝我看来,会心一笑,然后隐秘地比了一个手势,告诉我放心,她一定会通过的。

    小颜师妹的手势让我生出了几分信心来,其实我倒也不会害怕自己通不过,我毕竟是茅山大师兄,三代弟子之中的魁人物,我若是通不过,只怕就没有人能够过得了,至于小颜师妹,方才是我所担心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天被杨师叔撞到我和小颜师妹在桃林相会过后,我就一直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在,眼皮直跳。

    进入阵中的秩序是抽签决定的,恰好我跟小颜师妹并联排着,分别是十三,十四,这是个好数字,瞧见旁人都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低声逗她道:“小颜,你听听这号码,一生一世,缘分天注定,你跑都跑不掉的。”

    我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叫她“萧师妹”,确定关系之后,才会亲昵的叫她小颜,当然这也只能是在人后,因为我答应过她,这事儿得给她隐瞒着,不能给她师父知道。

    小颜师妹听到我偷偷的话语,下意识地鼓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大师兄,我听说这九霄慈航阵有人镇守,最是难闯不过,你说我要是万一没选上,那可咋办?”

    我跟小颜师妹刚刚开始,正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阶段,哪里能够忍受分离之苦,于是我下意识地直接喊道:“那可不行,如果你通不过,我就在茅山陪着你,反正我是不愿意跟你分开的。”

    小颜师妹的脸一红,含羞说道:“那可不行,你是茅山大师兄,是要办大事儿的,可不能因为我,耽搁了茅山的大事情……”

    我理所应当地说道:“怎么可能,在我的心中,天大地大,终究还是没有我的小颜师妹大。”

    小颜师妹瞧我说得认真,恨恨地等我一眼,低声说道:“你敢?你要是为了我,因小失大,我以后都不再理睬你了,哼!”

    这话儿说完,她还待说些什么,前方的刘学道长老面无表情地点名说道:“秀女峰萧应颜,准备进阵。”

    小颜没有再来得及跟我多说什么,匆匆向前走去,路过红线,有人挥舞令旗,三两下,我便瞧不见刚刚走入竹林之中的小颜师妹,前方又是一片空空荡荡的林子,唯有山风在林间呼呼地刮过,显得里间危机四伏。

    小颜师妹消失影踪之后,下一秒,刘学道长老又面无表情地念下一个:“清池宫陈志程。”

    听到我的名字,我当下也没有再多犹豫,立刻往前走去,我走了十步,进了竹林,只感觉身后有旗幡招展,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只见身后所有的景色骤然一空,所有的人都瞧不见了,只有重复又重复的竹林,望过去,朦朦胧胧,雾气连绵,四周都是一片朦胧的白色,晓得那阵法已经开启,此刻的时间和空间都处于时刻变动之中,稍微一不留意,便差之远矣。

    所谓阵法,其实我在茅山之上也是略有研究,无外乎推演卦象,奇门遁甲,不过说得简单,但是这里面的学问却是博大精深,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无数前辈殚精竭虑地推演布置,那可不是可以小觑的,倘若是一般人,还真的难以走出。

    别的弟子,一旦进入阵中,自然是原地不动,左右观察地形,然后按照各种景象,对应卦象,接着开始推演,走一段路程,算一段路程。

    因为这九霄慈航阵是茅山的守山大阵,所以算计倒也不算困难,不过时间缓慢而已,这也正是规定半个时辰之内必须走出这个法阵的原因,不过我不一样,当下也是开启了临仙遣策,血劲一涌,天地之间就变得那么简单起来,在我的脚下,只有合适与不合适两种选择,所有苍翠的竹林都遮不住我的眼睛,一步一步地朝着终点前进。

    然而我终究还是不能顺利的前行到达目的地,刚刚走出不远,突然间前方的竹林一阵抖动,接着我听到了“嗖、嗖”两声,有东西从头顶上破空而来。

    我没有抬头望去,而是下意识地朝着侧面滚了开去,一个闪身而过,便感觉有两道劲风从我的身边划过,直接插入了泥土之中。

    我稳住身形,低头看去,只见是两根半截的竹筒,斜斜插入了我身边的泥土之中,瞧那深度,入土足有半米。

    半米——天啊,这得多大的劲道?

    我心中震撼,不过却也晓得这是人为在操控,有人不想我这般顺利地到达目的地,必然就要出手阻拦,而我哪里能够让对方得逞,当下也是一跃而起,马不停蹄地朝着塔林的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我跑得疾,而那攻击也加快了节奏,先是一两根,接着四五根,到了后来,漫天削尖了头的竹子从空中倾泻而下,几乎贴着我的身边划过,让人心惊胆战,而且地上不时还有游藤如蛇一般蔓延而起,十分麻烦。

    不过我却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被弄得胸中火起了,一个壁虎游壁,直接顺着那竹子射来的方向,朝着那些在阵中捣鬼的家伙冲去。

    来人并没有想到我不去破阵逃命,反而向他们这边袭来,结果我一番突袭,倒也奏效,双方交手几个回合,我直接下了狠手,结果拉扯了两个人下来,二话不说,拉着揍了一顿,惹得那两人连连喊屈道:“大师兄,别打了,快别打了,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两人是蒙着脸的,我揭开来,一个冯乾坤,一个朱睿,都是刑堂的弟子,被我揍得鼻青脸肿,连连求饶,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我不过应付一下考核而已,你们干嘛这么狠?

    冯乾坤苦着脸说道:“大师兄,上面的大佬让我们拖拖你的后腿,我们也是没办法。”

    我扬起拳头,威胁道:“还玩么?”

    冯乾坤苦着脸说道:“得,大师兄,我们祝你勇拿头名。”

    两人躬身送我,没有阻拦,以及我很快便一路穿过了九霄慈航阵,来到了塔林之前,穿过紫竹林,雾色立刻消散,前方围着一众人,居中的正是刑堂长老刘学道,瞧见了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是第一个,很快,二十三分钟。”

    我是头名,这并不稀奇,当下也是走入人群中,等待着后续的人6续走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