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二十二章 预料之外的辛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422金手指全年资料开码电视台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北疆王是个大烟鬼,这件事情与我无关,但是当他将自己卷好的莫合烟递给我,并且为我点燃的时候,我顿时对这位名列天下十大的高手产生了没由来的好感。

    这烟是一种由黄花烟草的茎和叶碾碎之后掺和晾晒而成,里面是呈颗粒状、较为粗糙的烟草,抽起来有一种浓烈的劲道,很冲,但是很过瘾,我连着吸了好几口,不断咳嗽,也终于将刚才所受到的震伤给平息了一点儿来。

    北疆王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赶过来的,后续的增援大部队还在后方,不过有了这样等级的坐镇高手,再加上这二百多荷枪实弹的武装部队,其实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剿灭能力,至于如何操作,大家都提出了好多看法,稳妥派的是总局老洪,他主张部队将石林围住,然后缓慢排查,一点一点地围住,而激进派的,则是我和萧大炮,都主张直捣黄龙,一用爆破的方式,打开一个口子,然后将坐镇其中的那东西给引出来,再行后看。

    此次行动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所以讨论一时陷入了僵局,北疆王又将两根烟给抽完了,用手扇了扇烟气,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好了,谈得差不多,日头快没了,要不咱去实地考察一下吧,不然岂不是白来一趟?”

    他这般大咧咧,自然是传递着一种强大的信心,不过见过那东西威力的人,难免有些担忧,生怕这位大拿对此次任务的难度有一些轻视,所以即便是支持立刻前去封堵解决的我,也不得不将这件事情跟他讲了明白,不过北疆王显然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站了起来,就不准备再坐下,与我们说了两句,便抬腿朝着石林那边儿走去。

    这位大爷既然已经决定,那么我们便不会再有争议,连忙招呼了人手,除了留下两个班的战士在此留守之外,其余的人,便全部都朝着石林那儿出。

    走出了村口的时候,徐淡定在旁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天气不太好啊……”

    这话儿说得意味深长,我抬头望天,只见天空的云层低垂而落,不知不觉就起了风,那冷风从黄河对面贴着地面刮过来,嗖嗖的,有一种刺骨的寒冷。我深呼吸,空气中有一种浑浊的泥土气息,这种气氛让人压抑,使得我忍不住朝着北疆王询问道:“田大师,现在天气阴沉,恐怕那些魔蜥会蹿出来惹事,到时候可怎么办?”

    北疆王浑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摆弄着自己手中的单刀微笑道:“怕甚,直接砍翻便是了。”

    好吧,他这般简单粗暴的话语让我实在是有些虚,不过我跟他有过较量,晓得光凭着他这一身劲气,便能够在漫山遍野的魔蜥海洋中杀进杀出,不在话下,而我们旁边还有这么多专业的部队,一旦构建起了一个强大的火力网,那恐怖的金属风暴便能隔绝一切的进攻,倒也不会像昨天那般狼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祖宗的话儿说得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要晓得,未知代表着可怕,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完全了解了这些之后,步步为营,我们并不用有太多的犹豫,强势一点便好。

    然而虽然有着这般的兴致,但是一走入石林之中,默然不语的徐淡定便出言说道:“不对劲,这里面的东西被移动过了。”

    我们昨日进入石林之中的时候,为了撤退的安全性,我特意让徐淡定记了一下归路,而这哥们当真是死死地盯着所有的一切,诸般变化,皆了然于心,所以这一旦有所差池,便会立刻知晓。听到他的话,我们这个庞大的队伍仍在前进,但我们身边的这几位修行者却停下了叫不来,我看向了总局的观察员老洪,昨日我们下了洞穴,而他则是独自逃了回来,对于此事,他更有言权一些。

    然而面对着我们的注视,老洪的脸色虽然苍白,但却还是告诉了我们一个郁闷的事情——他昨天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跌跌撞撞地逃出来,根本没有记住什么路径,只是看着光走。

    老洪指望不上,我回过头来与徐淡定仔细核对,现这儿其实差别不大,主要是有好几个路径,似乎因为阵法的缘故,昨天障眼,今日返璞归真,如此而已。我心中自己卜算着,然后询问北疆王的意见,他原本的表现十分豪爽,然而进了林中,脸上的表情一会儿严肃,一边儿认真,显得冷静而沉着,听到了我的问话,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字:“走!”

    就这般说着,北疆王带头往前走,一路左转右弯,仿佛前面有一条线在指引着他一般,大约走了十分钟,突然间他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我和萧大炮说道:“这个地方,可是有那蒙古王宝藏的传说?”

    萧大炮点头说是,又问前辈是如何晓得的?北疆王的嘴唇含着笑,仰头看着那些高耸的石柱说道:“我闻到了味道……”

    他这般意味深长,让我多少也生出了不安,拿眼神瞅萧大炮,想询问这北疆王到底是什么来意,然而萧大炮也只有报以苦笑,不作回答。

    队伍继续走,一开始还是徐淡定带路,到了后来,总是北疆王一马当先,带着大家一路行走,不知不觉,他竟然带着我们来到了生长着蓝饥饕蘑菇的那片区域,张大明白拍碎的石柱依旧还在原地倒立,微微流动的风,将一股轻微的异香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鼻间。

    想起那天几乎每个人都中招的情形,我脸色一变,大声招呼道:“大家都不要呼吸,小心这儿有毒!”

    我这一吼,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然而北疆王却是一阵微笑,平静地说道:“这倒也无妨。”

    他这么说着,叼在嘴上的卷烟随手拿下,然后右手做了一个手势,五指曲住,仿佛在虚抓什么,地上有一股气运被他凭空抓起,接着他将手上抽到一半的卷烟弹向了空中,掌心遥遥一照,就在我们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前方陡然一阵火云烧,大片大片的红云垂落,仿佛仅仅只在一瞬间,我们的四周都变成了红色的海洋。

    这场景让所有人都心头一滞,这才想起来,能够名列天下十大者,除了有着一手好刀法,倘若没有几把手段,哪里能够拼得过若干对手?

    这火焰来得快,去得也快,在下一秒钟,火海潋滟,接着化作了虚无,滚滚的热意还在周边流连,但是北疆王刚才弄出来的一切异象都已然收敛至虚无,周边好大一片地方都是黑黢黢的烟尘灰土,而那些容易让人致幻的蘑菇,则都已经变成了灰烬。

    一曲火云烧,竟然能够直接抽取地下残留的磷素上升而至,然后放出这么一把大焰火,这手段,当真是厉害爆了。

    就在我们触目惊心之时,我突然瞧见屹立场中的北疆王动了,他脚尖一点,人便出现在了十米开外,手往空气里面一抓,竟然直接抓出了一头浑身黑鳞的直立魔蜥来。那畜生还想逞些蛮力,然而这嘴巴刚刚一张开,却有一道白色的闪电从它的脖子之间闪耀而过,刷的一声,但见鲜血迸出,却是身分离。

    这一道白色的闪电,自然就是北疆王手中的那把单刀闪耀出来的光华,快得让人的肉眼都难以捕捉,只有惊叹。

    一刀毙敌,北疆王并不停顿,而是将手中的单刀玩出了花样来,不断地抖落刀花,每次斩在一处什么都没有的空处,便有一头魔蜥从那虚无之中跌落下来,要不然便是身分离,要不然就是一刀两断,显得十分的果断,而且节奏紧凑,让人目不暇接。

    刀刀,皆是一招毙命。

    在场的除了我们,还有那些前来执勤的普通战士,除了领头的干部有一些概念之外,普通的战士都给眼前这个灵活无比的胖子和从无到有的魔蜥尸体吓了一大跳,有的胆小一点的,甚至都连连后撤,吓得枪都要丢掉了。

    萧大炮和手下,以及部队的干部们都在安抚战士们的情绪,而我则与嘤嘤分别朝着前方冲去。

    当我们到达北疆王的身边时,他已然停下了脚步,手中的单刀朝下,那血水顺着血槽往下走,滴滴答答,不绝于耳,而在他的身前,则有过二十头的直立魔蜥,躺于地下,化作无数肉块。

    斩杀这么多魔蜥,北疆王没有一点儿喘息,面不改色,不过脸色却变得有些严肃了,回头跟我说道:“我终于晓得,为何以你这般的后辈,还会这么吃亏了,原来如此。”

    我点头,然后说道:“前辈,这些东西到底是隐藏在哪儿的,怎么我看不到?”

    北疆王说道:“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恶灵法阵在,是迷惑人方向的,通过相似的石林和路径来让人的方向感迷失,因为隐在阵里,你自然是看不到的。这些货,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厉害,所以此番,恐怕会比想象中的要辛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