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二十章 嗑药好疯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880最准的特马网站2018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张励耘在我后面,没有瞧见赤松蟒攻击我的那一下,瞧见锦毛鼠跟赤松蟒在地上翻滚不休,斗成一团,心忧日本客人的生命安全,所以就想提剑相帮,免得我们一直在寻找的这个赤松蟒给锦毛鼠给杀死了,留下一具尸体,那么即便拿回去,交还给日本代表团,恐怕事情也算是弄砸了,很难出现大圆满的情形,上面的面子估计也不会有多好看。

    然而我刚才与赤松蟒互换的一招,却让我胸口的血气翻涌,喉咙之中一片腥甜,仅仅是这一下,我便晓得恐怕锦毛鼠不是赤松蟒的对手了。

    我此前也是一夜周转,连番酣战,血气有些受损,未必能够挡得下疯狂的赤松蟒,所以也不再上前掺和,就等着两人分出了胜负,而我这边也恢复了一些劲道,到时候再出在掌控场面。说实话,刚才那一下,让我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倘若这一回赢得是赤松蟒,只怕他还存有杀人灭口的心思呢,我若是傻乎乎地去帮着他,待会儿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张励耘不明白这其中的曲折,不过对我却是十分的信任,我这般吩咐了,他虽然不理解,但却也是持剑而立,紧紧地关注着里面的情形。

    长道之中的战斗激烈无比,虽说从那无比沉重的铁门之中走出来之后,赤松蟒便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凶悍得让人不寒而栗,但是能够组织策划,从白云观眼皮子底下盗出御赐长生牌的锦毛鼠却并不是一般人等,他虽然在近身搏击之中的手段并不如那全身肌肉仿佛活过来一般的赤松蟒,但是手段却是了的,只见他一连捏破了好几个泥丸,顿时间就有三只黑、绿、青颜色不一的恶鬼从地上升腾而起,朝着赤松蟒扑来。

    这些恶鬼并非人形,四臂三目,一身瘦骨嶙峋,不过却凶恶异常,嘴一张,那密密麻麻的利齿让人看得胆寒,围绕着翻滚不休的两人转悠,终于抓住了机会,一头恶鬼猛然一跳,扑在了赤松蟒的身上,低头便是一咬。

    这恶鬼凝练宛如实质,一口咬下,赤松蟒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反而是反手过来,用手掌在背上的伤口上抹了几下,然后朝着那恶鬼身上涂抹而去。

    滋!

    一阵青烟升腾而起,那头撕咬赤松蟒的恶鬼被这鲜血焚烧,发出一阵高频率的尖叫,接着身子扭曲,片刻化作了虚无。

    此刻的锦毛鼠和赤松蟒都已经再次站立,两人相隔几米,锦毛鼠顾不得手中底牌,催促另外两头厉鬼再次上前,结果被赤松蟒以同样的手段给灭杀之,惊得锦毛鼠一连后退,惊声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将我养的三才不良厉鬼给瞬间诛杀?”

    此刻的赤松蟒连杀了这么多人,眼中那股翻腾不休的血红终于平淡了一些下来,桀桀怪笑,用他那并不标准的中说道:“阳血,看看这儿!”

    他得意地指着自己高高翘起的裤裆,脸上充满了得意忘形的嚣张。

    赤松蟒本钱到底有多强,我并没有亲眼瞧过,但是听刘老三给他算过命,晓得他这十多年来不能人事,自然不大,然而此刻这堪比驴马一般的玩意儿,哪里还是以前那般模样?我心中一阵翻腾,而锦毛鼠也晓得了这里面的奥妙,震惊的说道:“啊,原来你竟然勘破了那御赐长生牌的奥妙,天啊,这怎么可能,那玩意放在白云观八百多年,那么多惊才绝艳之辈,用一辈子都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竟然被你一天一夜的功夫,就勘破了?”

    此时的锦毛鼠是背着我们与赤松蟒对峙的,处于我们的中间,而我便瞧见了赤松蟒的脸上那残忍的表情,充斥着夙愿得偿的满足,以及对生命的蔑视,他一步跨前,淡然说道:“那御赐长生牌是蒙古人祭奠长生天用的,采用了三千多人的精血炼制而成,用道家的思路,哪里能够破解?我赤松家族当年曾经在满洲里跟蒙古人的后裔打过交道,明白一些秘法,只可惜当年白云观的老道士横加阻拦,这才没有得逞,且不了让我得了运气……”

    他一步一步地逼近而来,语气变得越来越沉重:“这些事情,得藏住,所以呢,要委屈各位了!”

    这般一说,他身似奔马,朝着锦毛鼠一掌拍来,锦毛鼠知道后面便是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是咬牙发了狠,冲上去便是与赤松蟒一番硬搏,我则与张励耘堵在长道口子这儿,防止这里面的任何一人逃脱。至于周围,则或死或昏迷,躺倒了一大片。

    锦毛鼠和赤松蟒两人都是江湖上不错的高手,手段纷呈而出,我在旁边看得也是大为惊讶,然而两人刚才也已经是搏命相斗,此刻又招招凶险,我便也瞧得出来,那锦毛鼠若是单拎出来,自然也是一条好汉,但是跟此时此刻的赤松蟒相比,那相差实在有些远了,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赤松蟒一身精血,那人便真的如同一条蟒蛇,最擅柔术与缠斗,两人在不断的搏斗中,赤松蟒一点一点地将这优势扩大,就像那蟒蛇,一点一点地将对手缠住,不得动弹。

    终于,在最后的一记杀招之中,赤松蟒将右手撮成蛇头,猛然点在了锦毛鼠的胸口,寸劲一发,锦毛鼠朝着后面飞身跌落,接着又被他凌空踢了一脚,最终倒落在了地上去,眼看着锦毛鼠身受重伤,赤松蟒却是意犹未尽,脚尖轻点,朝着对方冲来,再次扬起一脚,准备将锦毛鼠给跺死于脚下。

    锦毛鼠的确该死,不过他若是被赤松蟒给宰了,我的麻烦可就大了,很多事情也说不清楚,我在瞧见这胜负一分之后,立刻出手,拦下了赤松蟒。

    还没有等我多劝这家伙两句,便瞧见这家伙一点儿情面都不给,直接一个鞭腿,朝着我的身上扫来。

    前边刚刚拍来一掌,而后又是这么一腿,每一式都是如此的暴烈,非生即死,这样的态度哪里有前两日那种熟人的亲热?我晓得赤松蟒这是骤然获得力量之后的张狂,目无一切,这般的气势也是十分凌厉,我不得不认真地对待,这一交手,才晓得这儿的七八人倒在他的手上,倒也不是偶

    然,赤松蟒与人拼斗,有三个特点,第一就是猛,第二就是快,而当两者都达不到效果的时候,他便又打又缠,就像一条蟒蛇一样缠着你,让你感觉蚀骨难安。

    与这样的对手交战,着实让人头疼,我有点摸不清赤松蟒的手段,生怕中了他的谋害,交手的时候更多的偏向于保守,稍微一接触便离开了,不给他任何可以发挥的机会。

    我这般保持距离,若即若离,反倒让赤松蟒变得无比难受起来,他开始在不断的试探之后,开始大声地吼叫起来,“哈伊”、“哈伊”的声音不绝以耳。

    赤松蟒最擅长缠斗,这是与他自小修习空手道和柔术有关,一寸短一寸险,步步逼人,而我在与他一番周旋之后,多少也把握到了他的手段,开始尝试性的进攻起来。然而此人一身肌肉灵活异常,即便是我用了风眼的手段让他骤然失衡,但是他却能够迅速地调整过来,而在习惯了我的作战手法之后,他竟然还能利用我风眼的手段来进行伪装,反过来预测我的行动,继而出手狙杀。

    此时此刻的赤松蟒,已然不再是前几日那个性格古怪的日本客人,反而真的如同一名持着镰刀的死神。

    张励耘几次上前相帮,却并没有插手的机会,心思一转,却将我的辟邪小剑给找了出来,递给了我,这一剑在手,我整体的攻击程度便陡然提高了一个程度,再也没有先前的担忧,以剑尖为方向,步步紧逼,而赤松蟒几次尝试不行之后,却也将重新夺回的御赐长生牌掂在手里,然后与我相击。

    这玩意可是白云观的镇观之宝,倘若有个闪失,我可承担不了这责任,于是投鼠忌器,再次陷入被动状态。

    如此一来一往,赤松蟒也有些急躁了,他刚刚闭关而出,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要倘若是我们的援兵到来,只怕他就逃脱不了。不过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如果不能将我弄死,他连回国都困难,如此一想,顿时就急了,连连不顾一切的狂攻。赤松蟒这边阵脚一乱,我便也轻松许多,一套真武八卦剑,耍得他团团转,而在某一个时间节点,我抽空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御赐长生牌夺了过来。

    赤松蟒一直急躁,而在此刻方才惊醒,顿时一震身上的肌肉,朝着我贴身缠来。

    没有了御赐长生牌的顾忌,我哪里怕他,当下施展手段,步步紧逼,最终将他逼到了某个角落,正想要上前做最后一击,余光中突然瞧见有一个黑影从出口铁门那里猛然蹿来,朝着我一剑袭来,口中高叫道:“万万不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