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黑铁年代第四十三章 阎罗公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会彩免费资料网址印度三合开奖现场直播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我盘腿静坐,尽量让自己的状态处于巅峰,好面对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然而听到努尔的这一番话,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快步走到窗边,朝着道场出口的石阶望去,只见黄岐躺在担架上,被人飞快地朝着岷山老母居住的宅院跑去,而在后面,那个与他苟且的赵雨则维持着先前的五花大绑状态,给身穿黑色长袍的杨小懒揪着头发在地上拖拽。

    那个原本为岷山老母女弟子的可怜女人被这么一番拖,身上有限的衣服给磨得破烂,血肉模糊,试图大声地说着什么,结果杨小懒直接"啪、啪"两巴掌,扇得几乎就要晕了过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此刻正是那些受训学生晚归的时候,瞧见这热闹,纷纷想要围上去,结果有教员扬着鞭子在空中打了几个炸响,顿时就害怕了,被赶鸭子一样地轰回了住处去,而杨小懒一群人推推搡搡,却一路走到了离我们这儿的不远处来。这时我才听到了杨小懒骂赵雨的话,那污秽之处,着实是让人听到了,都觉得耳朵好脏。

    因为离得不远,我也是时隔许久,才终于瞧见了杨小懒的面目——那是一张老态龙钟的脸,轮廓依稀还有当年娇媚少女的模样,但皮肤皱得跟七八十岁的老人一般,偏偏在左脸颊的一部分还保留着年轻女人的娇嫩,这样的对比并没有让人觉得舒服,反而会有一种强烈的落差,甚至反而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再往上瞧,是很大的连衣帽,将她的头部笼罩在了阴影里,我瞧见她脖子上面还有一根丝巾,恐怕是平日里用来遮掩容颜的,只可惜许是因为老公私奔这事儿实在是让她太过于激动,反而没有去在意这些东西。

    赵雨被揍得不轻,口中呢喃地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我们也都是冤枉的,是……"

    她还试图争辩,却将杨小懒心头的怒火给再次挑起了来,将赵雨直接扔在了地上,拳打脚踢一阵,觉得不解气,右手往上一扬,我瞧见她的手上竟然有长达两寸的指甲,又黑又锐利,泛着古怪的光华,这指甲就像五把匕首,猛然挥下,眼看就要将赵雨的脖子给斩下来了,那赵雨浑身僵直,被捆住的手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脱离了束缚,紧紧抓住了杨小懒的手腕处,没有让她再下半分。

    而就在杨小懒执意要将赵雨给弄死的时候,道场之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接着一个黑影倏然而至,出现在了两人之前,一挥手,原本纠缠僵直的双方骤然分了开来,朝着两边退了开去。

    倏然出现在场中的这一个黑影,却是一个身穿麻衣,佝偻着身子的老妇人。

    她浑身都有一股浓郁的黑雾将其包裹,却正是我昨日瞧见夜访监牢的岷山老母,也就是此间道场的主人。

    一招将两人给分开之后,岷山老母大袖一挥,原本表现僵直的赵雨又变得了一滩烂泥,瘫倒在地,而杨小懒后退几步,却有些不服地说道:"老母,这骚狐狸精勾引我丈夫,还撺掇他私奔,我不杀她,难消心头之恨啊!"

    一身麻衣的岷山老母是个满脸孤苦的老妇人,大片黑褐色的老人斑布满脸上,皮肉松弛,不过饶是如此,她整体上看起来,反倒是比此刻的杨小懒要让人舒服许多,她凝视着满腔愤慨的杨小懒,然后缓慢地说道:"小懒啊,你终究还是太焦急了,事情都还没弄清楚,一听到消息就冲出去了,不如先听一听别人是怎么说的,对吧,苏公子?"

    她先前还在对面前的杨小懒说话,而说到后面,话锋一转,却是朝着另外一边拱手而言。

    岷山老母是此间的主人,一言九鼎,到底是什么人,会让她这般拱手表达敬意呢?我心中微讶,目光扫量,却瞧见这边走来的,却正是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长得倒也英俊,唯有那鼻子比鹰勾还古怪,连带着他的双目狭长是,说不出来的阴险和心机深厚。我瞧见此人,立刻就想起了赵中华跟我讲起的那个鹰脸男子,原来将他擒住,又去追击徐淡定的,就是这个家伙啊。

    我藏住心中的惊讶,听到那鹰脸男子对岷山老母哈哈一笑,然后摆手说道:"老母说笑了,剑飞不过是教内的一个小角色而已,哪里称得上公子二字?"

    岷山老母也与他客气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老身虽然久居乡下,但是邪灵新生代四大公子中的阎罗公子,却也还是听过的。我与你母亲颜寒雪曾经有过故交,阴魔之名当年也是有所领教的,你便不用这般客气了。这两人是你带回来的,所以事情呢,还是求苏公子帮忙解释一下,你看可好?"

    像岷山老母这样称霸一方的人物,也只有跟与自己地位相同的人,方才会这般的客气,而我听到了,心中不由得一阵惊疑,因为身在这个圈子中,邪灵教的名字已然是如雷贯耳,百年前一个叫做沈老总的男人横空出世,召集了十四个当世间最卓绝之辈,分为左右二使和十二魔星,征服了无数帮派和团伙,成立邪灵教,这里面的每一个魔星,都是邪道之中一座不可攀登的高峰,而这位苏公子竟然是那阴魔之子,当真是值得这份尊重。

    另外,这四大公子又是何人,我当初在云龙山下碰到的那个依韵公子,是否就是其中一个呢?

    我心中有些乱,却听到那苏公子说道:"本来在追一个逃跑的家伙,结果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识得水性,跑到了江边,跳进了浑水中去,我有一个兄弟精通水性,也跟着跳下了去,结果半天没有浮上来,估计是被那厮在水下给害了;我带人沿江搜了十里地,都没有发现踪迹,就回来了,没想到路过灯影峡旁边的时候,突然听到崖边有人呼救,便过去瞧了一眼,只见那个黄岐兄弟被一条僵尸蛇给咬住了,顺手救了下来。"

    岷山老母点头说道:"我先前听小懒说过了,那个家伙应该是茅山水虿长老徐修眉的儿子,家学渊源,那水性恐怕不是一

    一般人所能堪比的。"

    听到徐淡定的来历,苏公子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并不在意,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这才说道:"我暂时止住了黄岐兄弟身体里面的毒素,不让其发作,至于里面的尸毒,恐怕老母你更应该晓得解决办法,所以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心;我瞧他们都是给五花大绑在这里面的,刚才跟顾老兄和周老七交流了一下,感觉好像不是私奔,不过这位师姐好像是给吓坏了,一直都不肯开口……"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不再言语。

    阎罗公子苏剑飞将事情说清楚之后,往旁边站了站,这时昨日将赵中华押解过来的那个全身包裹得黑乎乎的蒙面人迎上了他,给他递了一张湿毛巾,苏公子便仔细地擦起了手来,而岷山老母则低头看了一眼被揍得七荤八素的赵雨,凝视着她,寒声说道:"到底是谁将你们给绑了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自己师父怒目一瞪,那赵雨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她跟随岷山老母日久,自然是知道这位老婆子的厉害,将脑袋埋在地下,哆嗦着说道:"师父,我、我没有跟黄郎、啊黄岐私奔啊……"

    听到赵雨叫了一声"黄郎",旁边的杨小懒顿时又想发作了,结果给岷山老母平静地看了一眼,这才后退而去,借着那老婆子依旧平静地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似乎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赵雨整个人都崩溃了,趴在地上,哭泣着说道:"我不知道啊……是两个男人,一个长得很帅,另外一个,我没有瞧见,就被打晕了——哦,对了,黄岐跟他们好像认识——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当时被打晕了,后来迷迷糊糊醒来一次,听到黄岐在跟他们说话,刚要阻止,又被打晕了。"

    岷山老母听到赵雨说得结结巴巴,眉头一竖,喝问道:"说清楚一点,那两个男人到底是谁?"

    赵雨抓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说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她的哭泣反而让岷山老母脸色越加发寒了:"我教了你十多年,结果你却连对手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都没有搞清楚,就被打晕了?你这样说,是不是想告诉我,我很无能啊……"

    岷山老母的脸色越加阴郁,袖子下面的手在抖,似乎想要出手杀人了,这是她旁边的张嬷嬷则提出来道:"别的先不讲,那两个人知道我们沧澜道场的位置了么?"

    她的这一提醒顿时让所有人回过神来,纷纷发问,然而赵雨依旧摇头,表示不知晓,而另外一个人昏迷不醒,一时间闹成一团,正在这时,擦完手的苏公子在旁边悠悠说道:"今早不是抓到一个么,拉过来问问,不就晓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