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黄金时代第三章 六月初,肩负使命奔往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08888开奖╦结果王中王自己制作图片视频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罗大**,哦,不,罗贤坤的调动命令在满月酒的第三天被公布出来,从总局二司行动部门的特勤三组,调动到广南省山水甲天下的静江市局挂职,任副局长。

    静江是世界著名的风景游览城市和中国历史化名城,是广南东北部地区的政治、经济、化、科技中心,能够前往那儿挂职,也算是熬出了头,对于不思进取的机关工作人员来讲,毫无疑问,确实是个好去处,旁人纷纷称羡,不过许是那日与我们酒后吐真言的事儿,酒醒过后,罗贤坤便更觉尴尬,后面几天也是尽量地避着我和努尔,走的时候都没有通知一声,除了特勤三组给他办了一个送行会之外,便再无动静。

    罗贤坤的离开波澜不惊,对于青春以及过往的感叹,以及流过的眼泪,在那个抱头痛哭的夜晚已然画下了句号,大家重新回归于现实生活中,便都将这些心思给藏在了心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之前还能够见面不尴尬,而话说得太清楚了,反而更加难以相处,朋友若是如此,不如随风飘去,我也没有再为此而感慨。

    人无论如何,都需要把握当下,我有努尔、徐淡定和张大明白这样的好兄弟,有小白狐儿这样的知己,还有一票精明能干的小兄弟,何须更多惆怅?

    特勤组的工作说来复杂,其实还算是比较简单的,除了紧急处理各类大案要案之外,平日里倒是很闲,毕竟是特殊部门,并不需要太多案牍劳形的事儿,也不一定就要坐班,只需要有人值班,随时能够拉一票人回来便好,所以除了什刹海的总局之外,我们更多的时间还是待在了西郊的训练基地里面,打磨一身的修为,而在九三年四月份,我们二司的行动部门甚至只在小白楼保留了部分办公室,而集体都搬到了石景山训练基地附近的大院去。

    别人都说”六扇门中好修行”,这一句话其实有对有错,对的地方,就是毕竟是总局的脸面和爪牙,自然会有大量的资源朝我们这边倾斜,平日里瞧不见的许多功法、手段和秘闻,对于我们来说,想要了解,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不对的地方,就是很多人会在机关中将自己的心性给迷失掉,忘记了自我,流连于灯红酒绿的现代社会,忘记了修行,忘记了平日的清修苦练。

    我和努尔以前的好友王朋,他师父便是担心他入世履职,耽搁了修行,故而才将他重新召回了青城山。

    而我,其实反而觉得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工作,反而更加能够增强自己的修为和见识,毕竟我并不是整日盘腿打坐的内丹派,也不是开炉炼丹、敬神画符的丹鼎符箓派,对于世间的领悟,对道的理解,并不是盘腿在深山中坐着便能够了解的,它需要去人世间体悟,在川流不息的人间穿梭,瞧遍那世间疾苦,尽己所能地去帮助那些绝望无助的人,那种从内而外所所带来的巨大满足感,远非寻常人所能够感受。

    世人敬神,烧香膜拜,无外乎就是祈求神灵能够帮助弱小的自己,得偿所愿,而我们却在入世的工作中能够获得这种信仰的力量,这才是最让人舒心的事情。

    问心无憾。

    我每日忙忙碌碌,修行却并未有所耽搁,更多的时间里,还是在打磨特勤一组手下这些人的实力,基本上已然成型的高手自不必去说,稍差一些的,比如说习练燕青拳国术出身的张世界,横练双雄张良馗、张良旭,这些人加入特勤一组之后,不但自己擅长的领域有了很大的突破,而且也习得诸多修行上的法门,除灵镇恶的手段也学了不少,至于后辈一系,张励耘、小白狐儿、赵中华和林豪,进步神速,除了最末的林豪之外,其余人的修为甚至比三张还要厉害许多。

    这便是团队的力量,而出道以来和无数高手交过手的我也越加感受到了紧迫感,晓得倘若是寻常角色,我或许还能够应付,但是一旦沾上了”邪灵教”三字,事情就变得复杂无比了,别说那恐怖的天王左使,就算是随便来一个十二魔星,或者最近声名鼎盛的四大公子,或者什么庐主,都不一定能够战而胜之。

    修行者的江湖跟寻常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并不是靠人多而取胜,高端力量一旦顶不住压力,甚至有可能被一人给翻盘。

    这情况着实让人觉得麻烦,然而好在我从茅山回返而来的时候,又多了一件底牌,那就是王木匠。

    王木匠就是我从黄河石林中带回来的猥琐阵灵,这老头儿存活于世,已有千年时光,是一个十分矛盾的集合体,它有着远超出寻常人的孤傲之气,觉得自己一身本事和才华,就是”给它一个支点,它能撬动地球”那种,然而或许是在这个世界太久了,害怕离去,所以极度怕死。这家伙在西陵峡一战之时露过一面,却凭着我的八卦异兽旗,顶住了沧澜道场最重要的法阵力量,是个不错的帮手,只可惜并不愿臣服于我,不过这情况在我师父出手之后,终于妥协了。

    毕竟面对着我师父这样已入至道的修行者,它所有的骄傲都不过是狗屎一坨。

    妥协之后的这老头儿终于对我敞开了心扉,这时我才晓得这哥们儿虽然是怨灵集合,但本我意识的前世是一个手艺非常不错的木匠,自负才华,甚至还跟当时的墨家钜子有过数面之缘,只可惜别人瞧不上他,所以就没有什么师徒缘分,后来被坑杀于石林之中,这意识觉醒了,晓得自己的名字叫做王木匠,也从法阵之中学到了许多知识,千年无聊,倒也对这周易八卦之道,夺天地造化之功,有着许多研究,算得上不错的帮手。

    不过这家伙就是有一个缺点,唠叨,一个人叨逼叨、叨逼叨,光回忆自己的光辉岁月,都能讲上大半天的时间,着实让人厌烦。

    搬完办公室没多久,九三年六月初,宋副司长找到我,让我带队前往南方省督查一件走私贩毒案。

    一般来讲,我们中央特勤组经常会出差,不过都是会去一些当地力量不足的地区,比如说中西部,以及华东地区,至于西南、华南

    ,特别是作为改革开放门户的南方省,其实去的还是比较少,先前西陵峡主犯乔老二落网,那一次算是我第二次踏足南方省,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区域的地方力量还算是不错,基本上能够自己处理,特别是南方省这个地方,作为改革的前沿阵地,出于保驾护航的必要,有一大批的高手在那儿坐镇。

    不过宋头儿却告诉我,说负责南方省业务的那位大拿最近病逝了,而当家的另外几名高手,有的退休,有的牺牲在了岗位上,一时之间,抽调不出精干的力量来,现在中央正在对南方省布局,而在这班子调整之前,需要我过去顺便坐镇一下,将那一笔困扰南方省多年的案子给办了,安定人心。

    对于这一点,宋头儿跟我再三强调,说南巡过后,南方省在咱们国家的地位越来越重要,那儿是门户,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乱的,所以我过去之后,一定要迅速将局面给稳定下来,另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中央发现一些可用的人才,这个需要在报告里面体现出来。

    他说得严重,并且告诉我,说已经给我们联系好了飞机,让我将家里面的事情处理一下,明天就出发,不要延误。

    我拿着卷宗返回了一组办公室,将这消息宣布,说我们有可能要在南方省出差几个月,今天就到这儿了,立刻下班,所有的人处理好自己家里的事情,我们明天准时出发,坐飞机去。这消息一出口,有人欢喜有人愁,不过都急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我瞧见徐淡定一脸郁闷的模样,笑着说道:”淡定,听说你谈了一个外经贸部的女朋友,现在正在热恋中,要不然我让你留京得了?”

    徐淡定挥挥手,红着脸说道:”哪里有,你别听张大明白那缺货瞎忽悠,没有的事情那啥,大师兄,我先走了,明天见。”

    徐淡定逃一般的匆匆离开,小白狐儿冲过来将我给抱住,口中嚷嚷道:”哥哥,太好了太好了,又回南方了,我要吃鸡烩蛇、龙虎斗、烤乳猪、太爷鸡、盐焗鸡、白灼虾、白切鸡你带我去最好的馆子吃!”

    我苦笑道:”尾巴妞,这么多,咱哪里吃得起?”

    小白狐儿噘着嘴巴摇头道:”我不管,反正我的工资都给你保管了,连顿好吃的你都不负责,那我找宋头儿反应去”

    我大囧,说道:”这些钱我又不用你的,给你攒着当嫁妆呢。”

    小白狐儿嘻嘻笑道:”什么嫁妆啊,那么麻烦,要不我就嫁给你得了”

    呃,那啥,我们还是谈谈案子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