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三十九章 进展缓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看台湾剧的软件彤彤拼音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

    尽管调查报告被相关领导给当面质疑,不过我到底还是中央来的调查组,这要是搁在古代,那可是钦差,所以相关领导也只能表达一下意见,最终还是在我的报告上面签了字。然而随着小满的死亡,我却逐渐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与我们配合的地方人员,他们很明显就有一种出工不出力的情绪在,尽管表面上做得周全,也挑不出什么错误,然而越是这般中规中矩,越能够体现出他们消极的态度来。

    我们毕竟不是本地人,办案的思路虽然能够大体把握,但是具体的情形还是不如当地部门的同志更加了解,所以有的时候即使有想法,执行力也根本没办法落到实处。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最终的原因还是在于当地部门对于阿伊紫洛的猜想并不是很认同,蝗灾便是蝗灾,这玩意得找农业局、林业局和环保局的麻烦,因为引起蝗灾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在于绿环面积减小,天气干旱,使得蝗虫才有了爆发的潜在因素,至于阿伊紫洛一直坚持的人为操控因素,其实一直都是被人所诟病和质疑的。

    事实上,对于我和特勤一组来说,在见到风魔以及胖妞之前,我们也对于这种几乎属于无稽之谈的猜测持否定态度,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潭溪山一战之后做了改变,当我瞧见徐淡定从司机小满的胸口那儿摸出一张带血的纸条,上面写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之时,我就晓得,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算完。

    就算这只是阿伊紫洛在危言耸听,但是为了胖妞,我都要将这件事情给彻底查算清楚。

    不过尽管我与特勤一组的人统一了认识,也积极推动此事,然而事情自此之后似乎就陷入了僵局之中,连续两天,地方部门所有的江湖渠道都没有能够传来任何关于风魔以及弥勒等人的消息,也没有什么能够将任何人与蝗灾联系到一起来,徐淡定依旧每天带着人,陪阿伊紫洛去各地滩涂取样调查,而努尔在走访了几家受害者家属之后,第三天找到了我汇报情况。

    通过努尔的描述,让我晓得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人的生辰八字都格外奇特,虽然年龄、性别以及死亡时间都不一样,但居然都是在七月十五的鬼节出生的,闹蝗灾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也都显得格外异常,整个人像梦游一般,一眨眼就见不到人了,而等找到的时候,却是已经都死透了。

    八月末九月初,正好是一年最热的几个月份之一,尸体久放很容易发臭,而且这些死者并没有得到重视,使得尸体都没有受到过太多的检查,也没有被解剖过,而当地早在85年的时候就颁布了《东营市关于实行殡葬改革推行火葬的暂行规定》,使得有六具尸体被火化了,而另外三户人家因为住在比较偏僻的农村,故而才得以实行土葬。

    然而当努尔提出想要进行尸体解剖检查的时候,却无一例外地被死者家属给拒绝了。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而且还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般来讲是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亲人死后被解剖的,更何况还是将刚刚埋下去的人给挖起来。这样做,亡者不得安宁,会让活着的人好过?这样的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不过却不能够从死者的角度提出有力的证据来,而没有这些证据,当地有关部门配合的力度终究有限,这并不是能够凭着“中央工作组”这样的头衔,就能够压服别人的。

    这边的进展处于停滞,不过我却意识到一个东西,那就是死者的共同点十分有意思,让努尔将这情况汇报回总局,让总局的调研室以及相关的专家研究一下,死者都是鬼节出身,这里面是否有一些联系呢?

    我和努尔谈过了工作,小白狐儿气呼呼地过来找我,告诉我她刚才在外面听到别人议论特勤组,说我们草菅人命,小满的死有猫腻,需要进行调查,还告诉我,说小满的死讯传回他老家之后,父母过来奔丧,闹得很凶,局里面安抚得有些吃力,准备不管了,让人直接过来找我。

    听到小白狐儿的话,我的眉头顿时就紧紧地皱了起来。虽说我们有同志牺牲,这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但是倘若因为小满的死而将我们闹得不能安宁,难以办案,事情就有点让人头疼了。要晓得,像我们这样身处于秘密战线之中的特勤人员,在和平时期是危险性最大的职业,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死,所以局里面对于因公牺牲的人员都是有一整套抚恤方案的,怎么可能还要由我们来出头?

    看最新章节请访问黑/岩\阁

    ··

    难道说,有人故意将家属的怒火转移到我们这儿?

    我沉默了两秒钟,然后问道:“尾巴妞,你晓得议论的人是哪个部门的吗?”

    小白狐儿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那个女人的手下。”

    我表示明了,小白狐儿说的“那个女人”,指的是那天行动现场对小满之死纠缠不清的白嘉欣白副处长,不是修行者而能够成为行动处的副处长,这事儿着实有些让人奇怪,于是我让张励耘帮我去调查了一下,这才晓得她却是省局某位领导的儿媳妇,而据我所知,对于我们质疑声音最大的,便是那位领导。

    />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白嘉欣到底只是工作原因而对此斤斤计较,而是怀着另外的目的,想要将这一滩水给搅浑了,我无从得知,只是让小白狐儿将徐淡定叫过来。

    徐淡定目前正陪同着阿伊紫洛在市局征调的一间生物实验室中进行研究工作,接到我的消息之后匆匆赶了过来,我让他将陪同阿伊紫洛的事情交由张励耘来做,而他则负责盯着这边,倘若小满的家人真的赶过来,便有脾气最为沉稳和温和的徐淡定来接待,讲明道理,同时与市局进行沟通协商,而另外让徐淡定对白嘉欣以及她的背景进行深入性调查,看看能否挖出一些别的东西来,也免得我们太过于被动。

    我们就此事讨论了一会儿,徐淡定应声而去,而我则继续查看手中各种报告和资料,到了晚上的时候,却瞧见被我丢在泉城的赵中华在小白狐儿和布鱼的陪同下一身狼狈地走了过来。此刻的赵中华左脸一片淤青,衣服有被撕扯过的痕迹,走路一瘸一拐,显然是有受过了伤,我有些吃惊,将他带到办公室,先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居然搞成这样子?

    赵中华一口将水饮尽,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告诉我,说当日他在泉城下车之后,便一路跟随着那中年胖子,然而没想到那人下了车之后,直奔泉城旧城,好像是想要拜访某位人物,但是吃了闭门羹,然后便在一家酒店住下,赵中华随同他一起住下,连续跟了两日,都没有太多的发现,然而第三日的时候,那胖子来到一家茶馆喝茶,赵中华也跟过去了,却发现他并没有见什么人,然而等跟着出门的时候,却在小巷子中被人给堵住了。

    围住赵中华的是一伙戴着银丝手套的家伙,足有六个,手段都很厉害,赵中华与之交手,结果打不过,翻墙跑了,回到酒店的时候发现被人跟踪了,匆忙逃离,发现那一伙人追得太紧,便搭车赶到了东营,结果在半路上又被人劫了一回,差点儿丧了命。

    听到赵中华的叙述,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要晓得这小子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却师出名门,他师父是鄂北省巴东大师万三爷,外号百里无鬼,十分厉害的角色,出身沧州的赵中华自幼习武,出师之后更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在特勤一组的地位后来居上,比南疆战场一系的张世界、张良馗、张良旭还要高一些,却没想到竟然吃了这样的亏。

    我问赵中华在泉城遭到袭击,为何不去找省局求援,而是舍近求远,跑到东营这边来呢?

    赵中华抿着嘴唇说道:“我,只信任咱们特勤一组的人。”

    我点了点头,叫赵中华将中年胖子拜访的宅邸和茶馆的地址留下之后,让布鱼和小白狐儿陪着他去附近的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将身上的伤势稍微处理一下,我随后再听他汇报具体的事情。赵中华离去之后,我立刻将此事通报给了省局的孙杰主任,让他那边帮着调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发现,另外通缉那名叫做古生辉的中年胖子。

    我这边刚刚挂完电话,张励耘便又打了过来,告诉我实验室这边有发现,阿伊紫洛让我如果有可能,最好现在过来一趟,她有紧要事情跟我谈。

    听到张励耘兴奋中又略带些忧愁的口吻,我便晓得生物实验室那边应该是重大发现了,也不再停留,匆匆叫上林豪前往借调的实验室去。

    看最新章节请访问黑/岩\阁

    ··

    看最新章节请访问黑/岩\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