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黑暗年代第五十四章 河滩设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st6hcom神童网免费资网络赛车游戏排行榜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阿伊紫洛踏着夜色,带着人走了过来,瞧见我也在场,当即也是随意点了点头,然后叫人聚拢,从随身的箱子里面掏出了好几个玻璃器皿来,用手电照住,只见里面装着地果然都是泥块,不过看到标识,分别是从河滩、滩涂以及农田里面取来的样品。在此之前阿伊紫洛已经对这些样品做过了检查,此刻也是摆开来对我们说道:"基本上已经查明了,在东营所有取到的样品中,这里虫卵的密集程度是最大的,普遍高出其他地方两到三倍,由此来看,母蝗就在附近。"

    这是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不过对于她的判断,努尔却提出了异议来:"之前我们了解到,母蝗排卵,基本上是走走停停,这儿的密度这么多,或许只能说明它再次停留得比较久一点而已,并不能说明它就在这附近。"

    阿伊紫洛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是的,任何一只母蝗,它排卵的能力都是可以无限大的,但是控制能力却受到限制,这是跟阿勒厄蝗的自身等级有关系,一般来讲,倘若是布下这么多的虫卵,它必然不会相隔太远的距离。可以想象,当蝗灾再次爆发起来之后,这儿将会成为附庸母蝗的大本营,而它也是通过这些蝗虫的激素信息传递,影响到在其他区域诞生的蝗虫,从而将整体的蝗灾掌控在手,最终为了炼制的灵蛊服务……"

    我点了点头,然后指出来道:"既然如此,对方是如何控制那头母蝗的?"

    阿伊紫洛摸着这地下的玻璃器皿,沉声说道:"对方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蛊师,又或者对于母蝗之类的异类生物有着十分深刻的了解,所以才能够布置出这么大的一盘棋。我不知道具体的方法,所以才需要诸位在今夜一战中,将那东西给揪出来,千万不要有所闪失,因为我们只有这么一次主动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只怕后面的节奏就要被动地跟着对方走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周围,此番前来傅家窝屋子的除了特勤一组的所有在职人员之外,还有市局行动处的二十多名人员,以及临时调集的武警,人数也足有四十多人,全副武装,有了这么多人在,勉强也能够抵消一些对方高端战力上面的优势。

    因为努尔和徐淡定将特勤一组的人员全部都拉了过来,我还特意问了一下还躺在医院里面的赵中华,询问了他的安全状况,努尔告诉我,说在出发之前,已经将他送到了泉城去,由省局的人员帮忙照看,等伤势稍微稳定一点了,便将他送返回京去养伤,此次行动就不用他参加了。

    对于这个安排我表示满意,不过心中还是有些难过,赵中华是此次任务中我们第一次的战斗减员,这是以前很少见过的事情,不知道接下来与弥勒和其余幕后凶手的较量,是否还会有更多的伤亡呢?

    我摇了摇头,特意不去想这件事情,然后问起了阿伊紫洛后续的计划,她告诉我们,说她将会通过一个神秘的仪式,来确定那母蝗的方位,如果有可能,她或者还能够将那罪魁祸首给引导出来,而我们所需要的,则是确保那母蝗不会遁走,因为那东西的智商十分高,如果被惊扰到了,想要再次引诱其上钩的话,可能性基本就为零了。

    谈到这个问题,努尔告诉我,说我们可以布置一个限制的法阵,等到那母蝗一入瓮中,便将法阵启动,使用法阵之中的牵扯之力,让它根本没有办法逃脱出去。

    阿伊紫洛否决了这个提议,她告诉我们,说阿厄勒蝗母虫是一种极为敏感的生物,它能够感知一切与现场环境所格格不入的东西,包括我们预设在地下的法阵,倘若有这个东西,它一定不可能钻入其中的——法阵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问题在于其隐蔽性和突然性,这个如果解决不了的话,我建议还是不要尝试。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此物能够进行灵体和实体之间的相互转换,也就是说,它会陡然消失,又陡然出现,一切都无法用炁场来进行捕捉,所以要将它给拿住,难度十分大……

    听完阿伊紫洛提出的难点,我却微笑着说道:"关于阵法的布置,这个我来解决,除此之外,还有就是对付守护母蝗的那些人,这里面倘若是有风魔、耿传亮乃至弥勒的话,我们这儿的战斗力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这才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这话我所在了点子上,不谈对方的其余战力,光说我刚才谈到的那三人,虽然特勤一组的高手众多,但是能够与其正面交手的,恐怕也只有我、努尔和徐淡定三人,张大明白勉强能够算半个,至于其余人,小白狐儿是爆发型的,张励耘和布鱼欠一点儿火候,张良旭、张良馗和张世界这三人对于寻常角色还算强势,但是在这些顶级高手面前却终究还是先天不足,而至于林豪,他能够保住性命,那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除了特勤一组的成员,市局派来协助配合的这二十多人里面,近半都是修行者,不过高端战力欠缺,最厉害的有两人,一位叫做王歆尧,是泰安龙门派的弟子,另外一位叫做崖真瑞,出自孔府门生,不过说到修为,恐怕也就能够和张世界等人持平。

    至于阿伊紫洛,我倒是一直没有见过她出手,不知道她具体的手段强不强。

    当然,人多势众也有人多势众的好处,超过一个加强排的武警,荷枪实弹,即便是天下十大,也没有勇气正面冲击,如此倒也不拥有太多的担心,当下我也是让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带着市局的人员与这些武警混杂在一起,跟他们讲解技术要点,千万不要遇事惊慌,只要等到关键时刻,朝着对手倾泻弹幕便好。

    在做过了计划和推导之后,我开始布置人手,首先是确定了阿伊紫洛作法的场地,就在离黄河不远的一处河滩之上,这里有大片的芦苇荡以及浅滩,还有呼呼的河风,由徐淡定带着布鱼埋伏在芦苇丛中,防止敌人从河边逃逸,而努尔则藏身于树林之中,掌控整个局面,张大明白和张励耘分布西东,朝着村子方向遥遥掌控,至于林豪和三张,则与市局

    的王歆尧、崖真瑞一起,在努尔的整体指挥下行事。

    而我和小白狐儿,则藏身在阿伊紫洛做法的地方不远处等待着,那母蝗一旦出现,立刻出手,使用八卦异兽旗将其定住,然后由王木匠将这虫子给擒下,而我们则准备着看护母蝗的那一拨人的冲击。

    如此准备完毕之后,大家开始对表,接着阿伊紫洛缓步走到了空地之上,开始布置,她一没布坛,二不摆阵,若是开始往四周洒下黑色的粉末。

    这粉末是用青草、虫粉、臭椿叶子和鱼腥草等物研磨而成,闻着有些怪怪的,而且阿伊紫洛散播的方式十分特别,似乎是按照某种仪式布下,整个人仿佛在跳着某种舞蹈,接着脚步越发地癫狂起来,身影恍惚,似乎能够幻化出某种光辉,绿莹莹的,接着她那条火红色的小虫也从身上爬了出来,星光之下,仿佛一只流萤,舞动着炫目刺眼的光华。

    这样的舞蹈诡异而疯狂,似乎还充斥着许多诡异的力量在其中,我闭上眼睛,耳膜之中能够听到与河风不同的风声,小白狐儿紧紧抓住了我的手,低声说道:"哥哥,我有点怕……"

    小白狐儿天生便是洪荒异种,这世间能够天然比她强悍的可不多,虽然此刻过于年幼,但是很难有什么东西让她生出畏惧之心来,我当下也是握紧了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呢,不过是一条小小的虫子,何必担心?"

    话儿是这么说,不过我却也是放缓了呼吸,平静等待着,而阿伊紫洛在起舞一刻钟之后,终于不再停留,而是掐了一个古怪的法决之后,轻轻地印在了半空中,漫天的星光洒落下来,这印法似乎凝乳实质,与周遭的粉末融为了一体,接着那印法在极度的收缩之后,轰然炸开,陡然间竟然朝着很远的地方传播而去。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阿伊紫洛朝着我们藏身的这边草丛俯身冲了过来,刚刚一停下脚步,立刻朝着我们身上洒下一种带着青草香的粉末,然后告诉我们道:"那东西十分敏感,这个可以掩盖住你们的气味。"吗名扔。

    我点了点头,然后调节呼吸,安静等待,不知不觉过了许久,头顶的月亮藏进了云层之中,又偷偷地露了出来,正当我以为此法并不奏效的时候,突然间阿伊紫洛用胳膊碰了碰我,我抬头望去,却见一个西瓜大的物体从村庄之中缓慢地飞了过来,月光之下,那东西浑身接近于半透明的颜色,比之于蝗虫,更像是大一号的蜜蜂……

    这就是我们寻找已久的母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