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四十七章 屋外有人求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金马论坛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平特601258庞大集团退市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听到龙公子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不但是我,就连跟着我的龙小甜也勃然变色,脸上露出了羞恼至极的表情来。

    我能够理解龙小甜的愤怒,自家妹子落入敌人手里,生死未卜,接过他跑这儿来报一个信便算是了事,而且还趁着鲁道夫带人出去搜查的时候,竟然对囚禁于此的天山神姬提出这样精虫上脑的要求,这还是人么?

    我瞧见龙小甜脸上露出的神情,颇觉得有些可怜,至亲之人竟然对她的安危熟视无睹,转身便找人宣泄淫欲,这事儿无论换了谁,都难以理解。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着这木屋,示意龙小甜不可轻举妄动,走得近了,才发现龙公子在做事之前,已经有过了安排,这老巢附近的人都被驱赶到了前面防备,没有人能够妨碍他的好事。不过这事儿对我也很有利,毕竟比起其他人来说,一个龙公子,对我的威胁倒也没有那么大。

    木屋造得仓促,隔音不强,墙壁之上也有裂缝,我藏身在北面的角落,透过缝隙朝着里面看去,但见一身素净的天山神姬站在屋子中间,身后一根承重柱,五花大绑,而刚才惊魂逃脱的龙公子则光着膀子,背对着我,站在天山神姬的跟前,伸出那禄山之爪,朝那天山神姬被勒得无比饱满的胸口摸去。

    为了凸显出凌辱的效果,他特意做得很缓慢,一点一点地,试图挑起天山神姬惊慌的情绪来。

    然而天山神姬的冷,是从骨子里,由内而外的冰寒,她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于强烈的情绪,而是冷冷地看着面前的龙公子,就好像对方只是空气、流水或者树木一般,丝毫不曾理会。

    这般死人模样显然调动不起龙公子的情趣来,他指尖点在了天山神姬的胸口,得意洋洋地说道:“卫神姬,我亲爱的表妹,你个小野种,此刻的你可曾后悔过当年对我的不屑一顾,可曾想到过,你连搭理一下都不乐意的家伙,此刻却能够将你绑在这里,随意蹂躏?告诉我,你后悔了,这样的话,我一会儿动手的时候,一定会轻一点,让你感觉不到疼痛的……”

    他幼时似乎受过天山神姬的折辱,此刻言语羞辱,试图将童年的阴影抹去,然而天山神姬却只是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忽视了。

    她根本不在乎面前的这个男人,即便这男的掌握着她的生死,随时都能够对她做出侵犯。

    最大的蔑视,就是置之不理,天山神姬便是表现出了这般的态度来。

    天山神池宫既然有温泉客栈那样的靡奢之地,龙公子自然并非是那最单纯的好色之徒,他之所以对天山神姬念念不忘,更多的是要满足于自己内心之中的征服欲,而不仅仅只是一场单纯的**发泄,故而天山神姬这样的态度让他格外生气,脸色变得铁青,继而又桀桀地笑了起来:“你依旧如此高傲,不过不要紧,我特地找药石狂人要了最烈性的五石更生散,还找戴银长老学习了双修术,待会儿药效发作了,你就会发浪地叫我老公了!”

    瞧见他那变态的笑容,这时天山神姬才冷声笑道:“你这个勾结外人的叛徒,尽管笑吧,不过你的好日子,终究不会长!”

    “勾结外人?”

    龙公子像斗鸡一样地跳了起来,冲着天山神姬奋力地嘶吼道:“谁勾结外人?田不二那下贱的狗奴才才是外人,还有你找来的那个相好陈志程,这些才是外人,而我龙家,可是内宫贵胄,这天山神池宫,本来就是我龙家的!”

    在这样的私密空间里,而且还是在毫无反抗能力的天山神姬面前,多年夙愿得偿的龙公子表现得像个神经病一样,梗着脖子,破口大骂,而被擒于此处的天山神姬反而表现出世家子所应有的气度,只是撇嘴,冷冷一笑,倒也不再与他多说,闭上眼睛,淡然讲道:“你动手吧,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忍一忍就过了!”

    “你想得倒美,若说女人,我龙小海尝过的甜头何止千百,哪里缺你这一个?今时今日,我可是很有耐心的,我要等那药效发作,等到你全身血液沸腾,像只小母狗发春一般,跪在地上求我,到时候我再……”

    龙公子的话语淫邪,说得越来越不堪入目了,我回过头去,瞧见连龙小甜都扭开了脸去,似乎不想听到这般的淫言浪语。

    我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去门口那儿敲门,龙小甜摇头不肯,我不得不扬起了手中的小宝剑,她咬着嘴唇,不甘情愿地走到了跟前来,敲了敲门,屋里传来了龙公子十二分不耐烦的回复:“谁啊,我不是说要审问犯人呢,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我跟着龙小甜身后,用小宝剑顶住她的后背,点了点,龙小甜这才不情不愿地喊道:“哥,是我!”

    听到这话,屋子里一阵鸡飞狗跳,龙公子一边披了上衣,一边过来开门说道:“小甜,鲁道夫先生就找到你了么,姓陈的那魔头没有伤到你吧……”

    龙公子一开门,还没有瞧见自家妹妹,便感觉到了一把非金非石的长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锋刃虽然并不尖锐,但是上面传递过来的凌冽却能够让人打心底里面感到发寒。

    事情如此顺利,我倒是有些没有想到,想来也是因为龙公子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些心虚,又或者出于对龙小甜的愧疚,故而没有太多的防范心理。

    龙公子被长剑架住了脖子之后,浑身一阵僵直,刚要抽身后退,结果我适时说话道:“别动,不然吃饭的玩意就要掉了。”

    若是别人,龙公子必然趁着大局未定搏一把,抽身后退,但是听到我的声音,整个人就好像吃了定身丸一般,僵立在了当场,结结巴巴地说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关注到这边的木屋,当下也是带着龙小甜推门而入,躲入了这屋子里,关上门,然后瞧着

    龙公子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嘿然笑道:“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看来是惊扰了龙公子的兴了。”

    龙公子没有第一时间理会我,而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恨恨地朝龙小甜望去,低声骂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臭婊子,没想到你居然会联合外人来阴你哥?”

    龙小甜在我面前老实听话,但是在自家哥哥跟前,倒是露出了尖酸刻薄的秉性来,当下也是针锋相对地还嘴道:“我哪里有这么一个哥哥,自家妹子身陷囹圄,他却还有心情在这里霸王硬上弓?”

    龙公子解释道:“我不是在这里审讯卫神姬这臭娘们么,至于救你,鲁道夫他已经带着人赶过去了……”

    对于这样的解释,龙小甜只用了一个字来回击:“呸!”

    这两兄妹宛如仇怨一般针锋相对着,我看了天山神姬一眼,手上用了点劲,压了压剑锋,然后说道:“先别吵,弄得老子心情不好了,黄泉路上再说话,有的是时间聊……”

    这话一说,愤怒不已的龙公子立刻哑火了,脸色陡变,陪着笑说道:“陈大哥,有话好说,别这样。”

    我没有说话,掏出刚才捆龙小甜的布条,熟练地将龙公子给捆将起来,确定安全之后,这才转过头来对绑在柱子上面的天山神姬说道:“没事?”

    天山神姬双眼清明,脸上露出了略微有些歉意的表情道:“对不起,事情我给办砸了……”

    她还待说些什么,我摆摆手,摇头说道:“事情的经过我大概了解了,不要说这么多,先逃出这里再说吧。”

    这话说完,我一挥剑,绑住她全身的绳索应声而断。

    绳子一断,天山神姬身体立刻往下瘫软,我伸手接住,将她扶起,然后说道:“怎么,受伤了?”

    天山神姬摇头说道:“没有,被下了封住劲气的药物,解药在龙小海那畜生的怀里面,你帮我找一下。”

    我走到躺倒在地的龙小海跟前,伸手一摸,找出了三个瓷瓶来,天山神姬让我将那紫色瓶塞的瓷瓶给她,打开之后,掏出两粒丹药吞服而下,接着盘腿打坐,脸上顿时恢复了许多神采。

    天山神姬在恢复修为,而我则大约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发现并不算宽敞的房间里面码着一堆整齐的黑色铁木,伸手摸了一下,冰冰凉,敲击之时还有金属之声,我朝着龙小海望去,他立刻识趣地说道:“陈大哥,这是鲁道夫他们费尽功夫,从雾林之中弄出来的铁木原胚,这东西用来做木剑,是绝佳的上好材料,为了这,他们可是折损了两个好手……”

    我点了点头,毫不客气地将这十来块品相甚佳的玩意,纳入囊中。

    收拾完这些铁木,我正待跟龙小海询问一下关于龙在田的反击计划,突然这时从屋外传来了一个粗犷的男中音:“公子,德拉古公爵求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