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二十一章 七剑聚首,天下名扬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最准个人杀肖公式w买猪先生是什么动物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张励耘一声呼吼,其余六人立刻齐声附和,各自报上姓名。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汇聚,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肃穆而又狂热的表情,这些带着青春气息的面孔让武穆王的脸色变得也格外严肃起来,每一个人都认真地打量了一番,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对我说道:“陈志程,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么多年轻英豪,说实话,我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见到几人,能够有他们这般的潜质!”

    武穆王这人虽说是个奸雄。不过眼光却是极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领导威名赫赫的武家如此之久,而被他这般问起,我则满心骄傲地说道:“我倒也没有找,在这世间,小成靠勤、中成靠智、大成靠德,你或许能够占上前两样,但是最后一项,却从来都是缺乏的,所以你并不能理解。为何天下英才,皆入我瓮。”

    我这话儿是在将武穆王缺德,他聪慧非凡,自然能够听得懂,凝目打量了周遭七人一番过后,也不与我多作言语交锋,而是将手中的金扇微微一晃,平静地说道:“有的东西,讲得天花乱坠,也都做不得数,是骡子是马。还是拉出来遛一遛再说!”

    这话儿说完,他却是一展手中金扇,朝着天枢位的张励耘那儿冲将过去。

    擒贼先擒王,武穆王这人的眼光十分不错,自然晓得这七剑之中,却是以张励耘为首,若是想要破解此剑阵,必然就是要将领头者给击杀,方才能够从容不怕地解局,而即便是不能杀人,也能够通过强大的压力,让领头者手忙脚乱,使得剑阵出现破绽,而失去了应有的威胁力度。

    这是最基本的破阵思路,然而武穆王终究漏算了一样东西。

    那就是我从天山神池宫中带来的羽麒麟。

    此玉能够让佩戴者之间心意相通。而在剑阵之中一经激发,那么便几乎不用言语,便能够将剑阵之中每一个成员的心思交流无碍,这使得即便是张励耘压力陡增,其余人也能够从容不迫地布阵,或者一同承担,或者在旁骚扰,或者合纵连横。总之就是让身处剑阵之中的人,能够感受到那阵法繁复的变化之中,所体现出来的巨大压力。

    所以就在武穆王拼力想要击杀张励耘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好像一脚踩进了沼泽地,越是用力,越能够感受到周围无处不在的压力。

    这种压力或者来源于一把剑,一记锋刃,或者旁枝斜出的一记截腿,总之这样的攻击都能够给他带来颇大的压力,让他晓得自己倘若不能躲开的话,随后而来的攻击便如同暴风骤雨,一刻也不停歇。

    渐渐的,武穆王很快发现本来自己认为很有把握击杀的这七剑天枢星,却将他一步一步地带到了泥潭之中,他越是急躁,那阵法就收拢得越发紧凑,原本松散的七剑此刻竟然凝结成了一把剑、一个人,这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难受,终于明白过来那就是自己一开始便选错了突破口,竟然直接对上了这剑阵之上,最锐利的剑尖,而原本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对手的那家伙,身处于这七剑之中,却是如此的难缠。

    这个天枢星剑法刚烈洒脱,已然去除了原本的匠气,浓烈之中,透露出一股西北刀客的悍勇,而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却是牵连着整个剑阵的走向,与他硬拼,实在是陷入渔网之中的鳄鱼,只会将自己的实力不断耗尽。

    武穆王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开始转移了目标,盯上了天璇星位上那个身穿白衣的娇媚女孩儿来。

    这女孩天生媚骨,看着并不像是一名精气充沛的修行者,而有点儿戏子的柔弱,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厉害高手,虽说长得比花娇嫩,不过对于年纪一大把的武穆王来说,倒也不会生出太多怜香惜玉的心思,一记虚招,将旁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张励耘身上之后,翻手一拍,用一股最猛烈的掌势,想要从这女孩儿的身上找到突破。

    这一掌,虽说没有刚才击杀我的血魔掌凶悍,但是就凭着武穆王的手段,基本上已经能够让这女孩子手忙脚乱,甚至可以击毙当场了。

    武穆王自信满满,一掌拍出,就等着那女孩儿朝后飞跌开去。

    然而很快他的一双眼珠子就瞪得滚圆了,因为他本来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攻势却被那女孩儿给硬生生地接下来了。

    对,在没有其他人的帮助下,这女孩子就凭着一双莹白柔嫩的小手儿,接下了他那恐怖无比的巨掌。

    就在那一瞬间,武穆王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有一种世界观崩溃的感觉——怎么可能,别人也就不说了,这个女孩子怎么可能硬生生地接住这天崩地裂的一掌?

    武穆王死死地盯着那女孩儿,这才发现她的身后竟然有五条游动的白尾。

    这白尾虽说是炁场拟化,但是对于此刻境界的武穆王来说,却实在是难以瞒过的事情,电光火石之间,他终于想清楚了这一切,失声喊道:“我日你大爷,这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人——什么妖怪?”

    武穆王对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小白狐儿尹悦,在三年前的一场自我修行中,她直接凝结出了五尾,这使得她成为了七剑之中修为最强的一把剑。

    我甚至认为,在陡然的爆发拼斗中,小白狐儿甚至有着不弱于我的战斗力。

    武穆王原本是个极有眼力的顶级高手,然而此刻的七剑却将他的认知给一再刷新,先是自信满满,觉得自己能够破阵而出,便想着先将领头的宰掉,结果速战的想法终究被无情的现实泯灭,接着转换对手,却没行到竟然遇到一个更加难缠的对手,而这也并不是他的眼力不过,而是根本就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居然还是洪荒异种,大妖化身。

    等等,不对劲啊,若是大妖,怎么可能一点儿气息都没有感知到呢,难道不是?

    />    如此一想,武穆王整个人就有些懵了,紧接着旁边伸出一剑来,凝重如水,武穆王不假思索地横扇拍去,结果发现这一剑宛如流水,一波三折,竟然将他恐怖的力量给直接抵消了,而且还有诸多杀招随之而来,这让他又是一阵应对,待到那攻势稍微一收,他才抬头望去,仔细打量刚才对自己一阵暴风骤雨袭击的光头青年,更是诧异:“我靠,你他妈的也不是人,什么个情况?”

    原本温尔、堪称儒家的武穆王居然连续失态,骂出这般粗俗的话语,也体现出了他内心之中的恐慌,不过相比较于被李道子符箓隐藏气息的小白狐儿,布鱼倒是好认一些,所以武穆王一下子就认了出来,不过接着他的脸又黑了,呢喃着说道:“这、这剑招怎么感觉有崂山派的架势,无尘、无缺那两个老顽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徒子徒孙?”

    布鱼爆发,只是因为武穆王刚才口中说的那一句话,他虽说是食狗鲶化身,但本人最是敏感不过,听到这话语,便立刻炸毛了,而这时白合、林齐鸣、董仲明、朱雪婷相继出手,这让武穆王刚才惊讶的状态终于不再那么突兀。

    因为他终于麻木了。

    青城、白云观、杂家、古学,诸多手段纷呈而出,这让武穆王有些应接不暇,而这七剑的手段各异,但剑法却总能够彼此牵连在一起,使得他的修为一点一点地被压制,这样的情形让他难受不已,终于忍耐不住了,将手中的金扇猛然一挥,朝着最为薄弱的董仲明那儿奋力戳去。

    迷毒罡气!

    扇风似箭,利刃而出,然而这般犀利的手段在剑阵之中,却显得是那般的软弱,但见七剑陡然生光,立刻有一股龙气腾身而起,将这扇风抵消,武穆王气得脑仁发疼,因为他瞧得清楚,这七剑之上的龙气,分明就是偷了他的龙须木墨晶,方才生成的。

    武穆王一招未见成效,又来一招,却是名满江湖的血魔掌。

    这一下,他用尽了自己九成九的功力。

    一掌,打出了整个人生真谛。

    轰!

    七剑终究还是太过于年幼,在这般恐怖的招式面前,七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东倒西歪地朝着四处散开,而就在武穆王脸上刚刚浮现出一抹微笑的时候,又有一个人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一把血红色的长剑,已经递到了他的胸口。

    休养许久的我,终于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回归了。

    北斗七星,一点剑主。

    先前的七剑倘若是一道稳固长城的话,有了我的加入,方才是一枚犀利无比的利器,而陡然间回归的我一上来便将所有的状态都攀升到了极致,无论是临仙遣策,还是魔体淬炼,又或者是对于天道的感悟,和自我的认识,在瞬间都一齐爆发了出来。

    一个字,凶!

    如此疯狂,剑光滔天,武穆王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一痛,低头一看,握着金扇的那只右手,居然就这般脱离手腕,朝着前面飞去。

    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