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二十二章 修为再高,群殴撂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8彩票苹果版ag专门对打赚反水论坛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将毕生修为集中在一个点,豁命斩出,这是一件绝对凶险的事情。不成功,则成仁,一旦斩空,自己便会堕入失败的深渊之中。

    生死之间,命悬一线。

    所以必须要对自己的这一剑有着足够的信心,以及对身边的伙伴有着绝对的信任,方才会抛弃所有的挂念与尘缘,用自己的生命为力量,划出这么一斩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武穆王这样一个对手,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此三番两次地交手下来。他给我的感觉,竟然能够比天下十大、十二魔星之中的某些成员更加厉害。

    或者说倘若他要是跻身能入其中,必然也是中等偏上的一位,这样的家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当下也只能拼尽全力,将他给降服再说。

    天下英豪何其多也,层出不穷,让人震撼。

    所幸的一点是,我最终还是赌对了,武穆王的右掌被我这倾尽毕生修为的一剑给斩得飞起。紧紧抓着金扇的手在空中翻滚两圈,最终落在了满是泥土的地上,滚落一圈,最终停止,而他右手的伤口截面,虽然没有流出多少鲜血,不过一片模糊血肉,却也十分恐怖。

    别看这场面并没有多么凄惨,但是真正被饮血寒光剑斩过的人,方才能够明白其中那种痛入骨髓的恐怖,剑上的阴寒和吸血功效会在一瞬间渗透到任何被它斩过的**。不仅吸取精血,而且还会对灵魂有着不可磨灭的损害,所以被我一剑斩断右掌之后,武穆王便仿佛做了噩梦一般,抑制不住地惊声尖叫起来。

    如此局面,来之不易,我没有一点儿的放松,当下将饮血寒光剑陡然一转,又朝着面前这位顶级高手的胸口转去,三招两式,又在他的上半身留下几道血淋淋的伤痕。

    一点突破,气势如龙。

    我此刻的剑法没有任何法规,事实上,自从在天山与那神池宫教谕大长老一战之时,被我师叔祖李道子千里附身之后。我便已经差不多领悟到了剑道的个中真谛,那就是顺应天地和心意而为,什么真武八卦剑、清池宫十三剑招,都不过是在自我养成的道路上,一种优秀的法门而已,剑法的最终真谛,不是诸多的繁复花样,而是一种最根本的杀人技。

    所谓剑法。就是用手中长剑,取人性命的一种手段,不管如何,只要是能够杀人的剑招,都是好的手段。

    心随意动,匪夷所思,无所不用其极。

    武穆王右掌被斩,心神失守,整个人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他惊恐地在我的剑势之中左右摇摆,尽管总是能够避开我这必杀的一击,但是比之先前的轻松惬意,此刻的他,显得是那般的慌乱,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一股名家傲气了。

    然而可惜的事情是,所谓“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我陡然的爆发是已经足够,但是用后来的凶猛攻势对付这一位顶尖高手,多少还是有些力弱,竟然让武穆王将场面给镇定了下来,他一个错身,却是与我拉开了距离,紧接着望着四周的七剑与我,咬牙切齿地说道:“陈志程,你不是道士,你居然在修炼魔功!”

    相斗许久,他终于也是看穿了我的底细,不过到了现在,说这么多已然没有任何意义,我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停下身子来回气,然后应道:“是又如何?”

    武穆王用一种近乎于尖锐的语气大声讥讽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堂堂茅山宗,天下的顶级道门培养出来最为优秀的后辈,居然是个集魔功大成的家伙,这样的你,与我又有什么区别,还好意思将自己化作正义的化身,前来与我纠缠——陈志程,你真的好意思么?”

    武穆王的讥讽辛辣有力,不过对于我来说,却不过是隔靴捎痒,不但我没有感觉,身边的七剑也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显然并没有被他的挑拨离间给影响到。

    瞧见他陡然间一副名门正道老学究的模样,我肃然说道:“武穆王,所谓功法,不过是人类通向彼岸的一种工具而已,而这工具到底是什么,与人的好坏是没有关系的,重要的,是看他到底在做什么事!所以,千万不要将如此肮脏污垢的你,与我相提并论,因为从行事的手段和做人的底线而言,你我终究还是有着天地之别——说句实话,你不配!”

    武穆王被我如此直白地说出来,脸色顿时就变得一阵黑,不过他却想着辩解道:“我不配?呵呵,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杀人魔头,到底哪里比我高尚了?”

    我平静地说道:“杀人魔头?呵呵,笑话,没有霹雳手段,怎怀菩萨心肠,你我的区别在于,死在我手下的,都是恶贯满盈的有罪之人,都是有理由不存在于世间的家伙,比如你,以及你手下的那帮恶棍;而你,则虽然有着厉害到极点的手段,但是对于生死、对天地、对自然,却从来没有什么畏惧之心,蔑视人性,从来都是将自己的成就,建立在无辜者的痛苦和尸体之上,这样的你,怎么能容于世间呢?”

    我说起这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那些苦难矿工一张张麻木不仁的脸,和死鱼一般的眼球,心中怒火越发地旺盛起来。

    而听了我说的这些,武穆王却是不以为然地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过就是些贱民,猪狗不如的东西,何必怜惜?”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声笑道:“道德经竟然能够被你曲解成这样的意思,足以能够体现出你身上的戾气;像你这样的人,最好还是早日魂归幽府,如此才能让这世间的人少些苦难。”

    武穆王却也冷笑道:“陈志程,你若是还想在体制中混,就千万不要得罪我,你根本不知道我太行武家,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量……”

    刷!

    我没有等他说完,便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剑,对

    着周围调息已好的七剑朗声说道:“诸位,可愿与我一起并肩,诛杀此獠,还世间一个太平?”

    “诺!”

    众人齐声应道,接着拔剑齐出,与我一同收缩剑阵,朝着武穆王紧紧收拢而去。

    七剑齐出,而再加上一个与他们日夜为伍的我,这才使得那北斗七星剑阵拥有了绝对犀利的杀伤力,绝对的默契以及羽麒麟的存在,使得剑阵之中虽然多出了一个我,但是一点也不会突兀,武穆王不但要面对应接不暇的七剑,而且还得时刻担忧陡然杀出的我,一时间修为都不能发挥全部,处处受制,几个回合之后,身上又添了好几道伤痕来。

    七剑合璧,而在这样的剑阵之中,我居然有一种被无限拔高的感觉,这样对于力量的掌控感让我信心满满,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刘老三给我算过的命。

    他说过“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而你若想战胜命运,则需要主宰死亡”,而想要主宰死亡,则需要有北斗七星护翼左右,辅弼两星命中贵人。

    现如今,七星聚集,我已然成势,便有了与天下高手放手一战的勇气。

    北斗七星剑阵,一开始并非危机重重,然而到了后面,便开始体现出了无处不凶险的绵连杀意来,武穆王在受了几剑之后,终于晓得了自己或许真的有可能就要命丧于此,于是便也不再与我等硬拼搏命,而是开始有了如何脱身的想法。

    失去了右掌,他依旧还有着恐怖的战斗力,一拳一腿,皆可杀人。

    在一阵躲闪之中,那家伙将双脚猛然跺在地上,一阵巨喝,口中念着某种法决,那整个人居然陡然间变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金甲巨汉,黑影重重,无数从天地之间卷涌上来,将其缠绕,他一双眼睛变得如牛一般滚圆,桀桀地怪笑从口中发出,一种与他迥异不同的声音说道:“我武家有两卷仙册,延绵千年,哪有那般好欺负的,小子,看我的……”

    化作金甲巨汉的武穆王一出现,便有吞天换日的气势,然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儿却陡然出现,身子低伏,显现出了五尾法身,朝着此人轰然撞去。

    砰!

    小白狐儿三尾之时,便能够撞断黄河石林中的巨柱,而此刻功力精深,这一撞之力,简直就有倾天之威。

    张狂不已的武穆王被这么一撞,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武穆王的力量是从大地之中涉及,双足离地,便停止了继续增长的态势,而在半空之中,却是布鱼和白合,两人手中的剑,正好点到了武穆王的双脚涌泉穴之上,一惊刺破,这巨汉便如同破漏的气球,紧接着便是林齐鸣,他脸色肃穆,朝着武穆王的额头拍出一掌。

    全真龙门,清末传承。

    武穆王在半空之中,陡然一震,那巨汉形态还没有发挥半点功效,便瘪了回去,心中正是惊诧,却感觉胸口一痛。

    一把血光游弋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紧接着有人朝着他的脑袋拍来。

    这是在收魂。

    一整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