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二十七章 不死不相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欲钱到香港来猜生肖88期今晚出的什么码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奔跑的四轮马车上,我正询问着刚刚被救出来的三个年轻女人,这才晓得有两个是被人骗到国外打工,结果入了魔窟。而另外一个,则是在边境的时候,直接给人掳了过来。

    这帮赤塔叛军,当真是嚣张至极。

    稍微地了解一下情况之后,我又开始了对王秋水的盘问,不过这家伙却是个守口如瓶的角色,软硬不吃。

    王秋水不开口,我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是人质,而且后面还有那么一大堆的人在虎视眈眈地跟着,随着离敌营越来越远,我心中有些烦闷,将王秋水给那两个朝鲜人看着。而我则跑到了第一辆马车,跟老熊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我刚过去,老熊就颇为担心地低声问我,说是不是准备放弃丁戈和钩子,直接逃走?

    他是个明白人,晓得王秋水在我们的手上,对方就会投鼠忌器,不一定会直接跟我们拼命,然而一旦将王秋水给放了,对方没有了顾忌,只怕这儿逃出来的所有人,都会死掉。然而尽管如此。老熊依旧显得有些犹豫,要晓得丁戈和钩子都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样的兄弟是换命的交情,说抛弃了,实在是有些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我摇了摇头,说人肯定是要换的,因为如果我们这边不守承诺,对方未必会顾着王秋水的性命而放我们离开。

    对于这帮人来说,能够救得了王秋水最好,若是不能。将所有知情人都给杀了,也是不错的选择。

    毕竟如果有人逃出去,他们赖以为生的老巢就全给毁了。

    老熊指着马车里面,对我说道:“刚才屠格涅夫跟我说了一个情况,我认为你应该跟他好好聊一下。”

    屠格涅夫是被救出来的两个老毛子之一,他们是俄国有关部门的人。而且还是两个当官的,因为手下的兄弟给赤塔叛军杀了个干净。跟这帮人是苦大仇深,不死不休,不过在刚才的冲突中,他俩为了保护那几个女人,都受了点小伤,正在马车里休息。我点了点头,推开马车门,看了一眼被敲晕的孔八神,然后与里面的两人握手,先是表示了感谢,接着问起他们是否有什么好主意。

    屠格涅夫是个比一般俄国人都要瘦弱的中年人,虽然精神并不是很好,但眼睛特别亮,他对我表示了感谢,然后告诉我,说在林子东面的一定距离,驻扎着俄国边防军的一支部队,如果能够赶到那儿去,凭借着军营的重武器,应该能够守得住这些家伙的攻击。

    我想起赤塔叛军刀枪不入的模样,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些家伙,可不是一般军队能够对付得了的啊……”

    屠格涅夫晓得此刻的隐瞒,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于是对我说道:“陈,事实上,那支部队在俄军的序列里面十分神秘,是专门用来处理此类突发事故的,有着丰富的经验……”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和我们宗教局一般的存在。

    对方之所以在这远东小城驻扎着这么一支队伍,未必就是针对赤塔叛军,更多的可能,假想敌只怕是我们这些人。

    屠格涅夫说得并不多,但是我也能够明白,如果这些人能够逃入那儿,应该能够摆脱赤塔叛军的追杀。

    不过问题在于距离有点儿远,只怕未必能够赶到那儿,这边已经将人都给杀得差不多了。

    时间来不及多作商量,我与屠格涅夫确认清楚之后,立刻下了决定,首先就是让另外一个老毛子提前出发,头也不回地前往那军营,寻求援兵,而屠格涅夫则带着大部队,尽量赶往那个方向,至于追兵的问题,则交给了我。

    我负责给大部队拖延时间,这伙人到底是生是死,其实都得看我到底能不能够将这一帮赤塔叛军给拖住了。

    对于我的计划,屠格涅夫表示了强烈的怀疑,觉得这事儿实在是有些不太靠谱,然而赶车的老熊却笑着对这老毛子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位陈兄弟可不是一般人,他在俺们国家,是一等一的高手,这帮叛军里面没有一个是他对手,连伊万诺夫都不行!”

    老熊刚晓得斩杀了清河伊川的人便是我,顿时间是信心倍增,对我有一股盲目的崇拜,然而我却自家人晓得自家事,在这茫茫的雪原里,对于这么一帮家伙,车轮战的话,只怕我并不能以一当百,杀出重围来。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如此,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时间过得很快,当马车过了一片林道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伊万诺夫的喊声,告诉我距离够了,双方准备交换人质了。

    我与老熊嘱咐妥当,接着翻身下马,将被敲昏的孔八神弄醒,并拖了下来,接着又将王秋水给一把拽了下来,让这两人在前面走着,而我则在后面,执剑而随。

    我一落地,两辆马车没有半点儿停留,朝着前方飞奔而走。

    在另一边,伊万诺夫也出现在了视线尽头,带着丁戈和钩子,缓慢地走来。

    两人相距一里地,我停下脚步,冲着那白胡子老头儿高声喊道:“伊万诺夫,把你带的那帮人给我叫出来,停留在我的视线之内,要不然我不会放由秋水先生离手的!”

    听到我的话语,伊凡诺夫将手举了起来,接着他身后的树林中陆续冒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块头,停留在远处不动。

    对方之所以这般好说话,是因为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将我们给剿灭干净的自信。

    我没有在说话了,抽出两个绳子来,将身边的两个人质双腿绑住,让他们只能蹦着走,移动速度变低,这才推了一把王秋水,平静地说道:“秋水先生,这一回不能好好招待你,抱歉了,若是下一次我们相

    遇,再把酒言欢吧!”

    王秋水一边像兔子一般蹦跳,一边苦笑着说道:“我可不敢再与陈局长见面了,下一次,只怕就没有命了。”

    双方的人质都被放开了,奋力地朝着对面跑来,王秋水和孔八神是蹦蹦跳跳,而丁戈和钩子也是,不过两人的嘴巴都给堵住了,显得更加难过。

    这四人在中点相遇,而在那一霎那,我和伊万诺夫几乎同时朝着对方飞奔而走,朝着对方扑去。

    仿佛约好的一般,双方没有半点儿犹豫,一里地不过五百米,对半而算,几乎就是抬腿就到的距离,而在这场冲刺之中,我显然要比对方要快一线,直接飞出两剑,将捆在丁戈和钩子身上的绳子挑开,接着没有作任何停留,冲着他们喊一声“走”,便朝着王秋水的背影斩去。

    然而我这边争分夺秒,作为赤塔叛军的首领,那伊万诺夫却也不慢,他在我即将斩中王秋水的前一秒中终于赶到了,一把又粗又长的弯刀出现,将我这凶猛的攻击给挡住了。

    我这一招,既实且虚,留着七分力,若是来得及,必然一把将王秋水给弄死,然而对方赶到,便立刻收手,朝着后面一退,紧接着横剑来斩。

    对,没错,既然杀不了王秋水,我便擒贼先擒王,看看能不能斩杀伊万诺夫。

    铛!

    一声清越的金属之声响起,措手不及的伊万诺夫朝着后面连退了几步,不过却是稳住了步子,双手一抖,整个人的炁场突然变得格外恐怖起来,坚硬的黑毛朝着外面冒了出来,瞧见他这副模样,我晓得对方算是准备与我拼命了,当下也是提起手中的剑,展开了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将伊万诺夫压得气都喘不过来,接着陡然后撤,朝着旁边的林子里躲开。

    我一走,后面那一大堆的赤塔叛军全部都扑了过来,一窝蜂地朝着我这边掩杀而来。

    看着这些凶猛的家伙,我的心莫名地炽热起来,不过却也晓得自己一旦陷入了重围,必然会被撕成碎片,于是一边打一边退,并不与对方死拼。

    而另外一边,我瞧见丁戈和钩子正在疯狂地迈动着脚步,朝着消失的马车那儿跑去。

    而在他们的后面,则有四五个快速的身影朝着他们追击。

    不行,我不能让他们被追上,要不然我做的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想到这里,我没有再逃,而是猛然一转身,朝着一个扑到我跟前的家伙一剑斩去。

    那个家伙瞧见这煞气凛然的魔剑斩来,一瞬间化作了一头巨狼,避过刀锋,朝着我的脚下扑来,却没想到我的剑这般灵活,手腕一抖,却是正着撞到了长剑的剑尖处,这饮血寒光剑直接从他的头颅,一直插到了胸腔里面去。

    而对方的生命无比顽强,即便如此,居然也能够在最后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来,还伸出爪子来,想要将我挠死。

    我简单地收剑,一脚将这家伙给踢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一声凄厉的喊声响了起来。

    余光处,那个叫做丁戈的小个子已经被人追上,四五个巨狼一阵撕扯,立刻化作了碎片。

    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