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六十一章 马没有停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凤凰报精选八码1月去台湾旅游便宜吗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天龙真火珠的丢失让我火大,而更让我生气的,则是被小药匣子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耍了。

    这小子的年纪跟我手下的七剑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出身也算不得什么,除了有一只奇怪的黑色大雕之外,也没有任何奇特之处,而我闯荡江湖多年,拿捏这等小角色,本来就是不在话下,没想到那小子却利用了我爱才的心思,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上,屡次欺骗于我,而在最后,居然通过杀人这般凶戾的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趁机将天龙真火珠给夺走。

    天龙真火珠是我和努尔联络唯一的方式。它的丢失,让我再一次失去了与兄弟重逢的机会。

    而小药匣子利用我的信任和仁慈,来实现自己的目的,这事儿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底线,对于这种玩弄人心的家伙,即便他并不算是我的对手,我也一定要将他给赶尽杀绝。

    吃了我的,就得给我乖乖地吐出来。

    我让何武等人将回来的人数给再一次的盘查,相互地询问,寻找线索,千万不要漏过任何一个人,接着自己则在脑海里面不断地回忆起与小药匣子接触的细节。越想越心惊,那小药匣子夺取这天龙真火珠,并非是一时意气,而是筹谋已久,从他的诸多表现看来,一开始,他便不是为了那所谓的真龙精血而来,目标一致锁定在了这神奇的珠子之上。

    连拿着那黑鳞蛟龙内丹,被那赤塔叛军追杀的戏码,都极有可能是他自导自演的。而赤塔叛军,只不过是一帮被他利用的可怜虫。

    当然,赤塔叛军无故抓了我们的国人当牛做马、做实验,一样是十恶不赦,但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估计也是被小药匣子玩弄于鼓掌之中了。如果没有那个家伙。赤塔叛军的人根本可能参与进来,也不会全员杀入,知道最后流落灵界,生死不知。

    好歹毒而周密的手段!

    小小年纪,竟然能将几大势力玩弄,周旋无伤,这般的手段,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某一位“老友”来。

    再联想起在赤塔叛军基地中出现的王秋水,我心中思绪万千。

    这时下面的盘查已经结束了,依旧没有发现那个叫做陆一的东北小子,不过何武告诉了我一个细节,当大家将小药匣子的面貌特征相互询查的时候,最后归队的那四十多名人员纷纷指出,这个人是最后加入的队伍,由吴副局长作保而入的,双方似乎认识,所以他们倒也没有太多的疑义。

    竟然是混进了吴琊的队伍?

    这结果证实了我刚才的猜测,果然如此,因为先前我虽然带着大部队一路奔逃,但是对于人员的把握,也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唯有吴琊回来的时候,我因为马上要与努尔、张大明白离别了,于是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与他们的交流之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四十多人的队伍里面,多了一个根本不是宗教局和部队系统的人。

    何武汇报过后,吴琊也铁青着脸来到了我的面前,对我说道:“陈副局长,我认得那人,他是黑河罗满屯牛老根的徒弟,小药匣子。”

    我咬着牙,尽量让心情保持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只是不知道他怎么进入了你的队伍里。”

    吴琊跟我解释道:“我在半路的时候碰到了他,他说他迷路了,求我行路的时候带上他,我因为跟他师父有一点儿交情,彼此也认识,就没有多想,于是就带上了他——也正是因为他,我们才在最短时间里与大部队汇合……”

    “够了!”

    我没有等吴琊将事情解释完,便感觉到胸口一一大股的怒火止不住地往外冒,朝着他大声吼道:“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那样的地方,你就够胆将他接收,完了之后还不对我汇报,最后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么?”

    我并不想在这么多的属下面前跟吴琊争吵,因为这会伤了我自己的颜面,然而此刻我也是有些抑制不住了,一下子吼得整个校场都听到了。

    刚才还大为兴奋的众人立刻停了下来,静得落针可闻。

    吴琊的级别跟我一样,被我这般训孙子一般地骂着,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黑着脸说道:“陈副局长,有战士死了,这事情我也难过,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抓住凶手,而不是在这里追究责任——若说责任,我觉得你也有,这些人里面混杂着三批不同来历的人员,你没有经过认真地审核……”

    “去你妈的!”

    我虽然重回凡间,但是魔性却犹未消退,一脚将吴琊给踢飞了去,接着饮血寒光剑陡然而出,疾走几步,剑尖抵在了落地躺着的吴琊脖子上,寒声说道:“吴琊,老子忍你这龟儿子已经很久了,仗着自己资历老,叽叽歪歪,却没干一件正经事;你知道我将这些兄弟囫囵个儿地带回来,有多不容易么?你知道那珠子,对于我们的意义有多重要么?那是老子拼了性命,洒了鲜血才挣回来的,现在都给你毁了,还我有责任?”

    我说得气愤无比,剑尖随时都有可能刺破吴琊的喉咙,那老家伙却也是高傲的性子,被我这般羞辱,只是咬着牙,闭眼大叫道:“来啦,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一了百了!”

    他许是也感觉自己太过于丢脸,不断激我,想拉我下水,不过我却是揪起他的脖子来,啪啪两个大耳刮子,打得他满脸都是血,紧接着我寒声说道:“吴琊,你别拿那些官场上的破规矩来跟我掰扯,我来告诉你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在宗教局这个特殊的地方,只要有理,只要有力,那就是大爷……”

    教训完了吴琊,我一把将他推开,这才感觉心情舒畅许多,看也不看他,而是回头吩咐何武道:“立刻联络省局,汇报现在的情况,另外对在场的所有人都进行监控,务必给每个人都做一定时间的心理治

    疗和保密性管理;这边的事情以你为主,而我则立刻赶往黑河,听到没有?”

    何武和知道内情的几个负责人本来就对吴琊一肚子的意见,瞧见我这般落那家伙的面子,心中却也十分畅快,不过听到我的吩咐,不由得有些惊讶:“陈局,你奋战了一天一夜,怎么还要忙?”

    我摇头说道:“那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不能让偷东西的那家伙逍遥法外,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方才晓得这世间,是有道理的。”

    对于小药匣子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众人也是愤恨得很,何武甚至想着要跟我一同前去,被我拒绝了,最后选定了苟竹轩这个省局的老油条,在营地里找到了一辆越野车,带我一路奔赴黑河。

    我奋战良久,虽说有广陵金丹可以嗑药,但是潜能却终究耗损严重,没出营地多久就睡着了,后来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的时候,苟竹轩却是跟省局联络上了。

    何局长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特别指示了附近宗教局的同仁在前面的路口与我汇合,和我一同前往黑河罗满屯,配合我接下来的行动。

    至于兴凯湖那边的事情,苟竹轩告诉我,在何武的主持下,已经处于收尾工作,而吴副局长则当天就返回了省局,不再理会。

    兴凯湖一案兹事体大,牵涉到的人员也颇多,特别是群体过境,还涉及到了传说中的那条黑龙,这不但让省局震动,还惊动到了总局,我收到的信息,是总局那边已经派了几个特勤小组过来协助调查,连民顾委这种部门,也派了人过来协查。

    我估计那儿很快就会有人接手何武的工作,即便是我留在那儿,估计也得被一群官帽子给压住,索性跳出来。

    我与何局长指派的人汇合之后,一路赶到了位于大兴安岭林区的罗满屯,在外围对这屯子进行了监视。

    并非我不想直接进去搜查,只是因为这罗满屯虽说是一个屯子,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松散的修行宗门,里面藏龙卧虎,并非现在疲惫至极的我说能够镇住场面的,而且小药匣子刚刚夺得天龙真火珠,若是要赶回来,也许有一段路程,于是我让人在外面监视,而我则盘腿打坐,尽快地调节劲气,回复精神。

    如此过了许久,没有瞧见那小药匣子返回,反而是瞧见牛老根带着十几人,偷偷摸摸地朝着大兴安岭深处摸去。

    瞧见这情况,我便知道他应该是得到了消息,扯呼逃走,于是便当机立断,对他实施了抓捕。

    牛老根是个十分厉害的高手,不过这也只是相对而言的,在刚刚杀戮无数的我面前,却也不是什么势均力敌的对手,很快就被擒住了,至于其他人,死伤各半。

    没办法,我这个时候火气太重了,有点儿收不住手。

    稍微审问过后,牛老根铁了心不肯说话,我也没有多言,将他们这一行人押往黑河,又留了人在此监视。

    回到黑河的时候,天色已是蒙蒙亮,我的电话响了,打开一接听,被何武告知一个情况。

    兴凯湖附近的一个农场,落龙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