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八十三章 大战,终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宝宝论坛内部三肖8码2017年马报彩图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双掌依然在交击。

    康克由的目光开始从我的脸上,下移到了自己的胸口处,瞧见那宛如活物一般的饮血寒光剑,表情顿时就显得有些僵硬了。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显得格外颓丧,用一种低沉的语调讨教道:“我已经在自己的周身,布下了九重空间结界,不留一丝空隙,为何这剑,能够避开我所有的感知。插入我的胸口?”

    我与他双掌交接,感受到这一具躯体的状态,已然从巅峰中滑落下去,平静地说道:“别的事情,我不如旁人,但是说到杀人技,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康克由浑身一震,仰起头来,凝望着我许久,突然说道:“你不是他!”

    我点头说道:“自然,那个家伙。哪里能够拿得住你?”

    康克由问:“那你是谁?”

    我冷笑道:“看来你还是进化没有完全,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融合到巴干达那臭虫的意志,所以直到此刻,都还不晓得老子的名头。不过没关系,我一会儿,会送你回去的。到了那里,劳烦你帮我转告一下那个蹲在茅坑里面吃屎的家伙,这儿是老子的地盘,以后若是没事,少给我来这里晃荡,惹我不高兴了,直接杀到三十一层天去,灭了它本体,知道不?”

    康克由面色惨白,鲜血开始从嘴唇外面冒了出来,眼神也涣散了。嘴唇蠕动道:“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不然我死不瞑目啊……”

    我朝着他猛然一推,双掌终于分离,康克由朝后退开,每退一步,身体就枯萎数分。

    走到第三步的时候,我冷冷地说道:“你不用知道,它知道就行。”

    一语方罢,我朝着前方平平推出一掌。

    这一掌,极为古怪。运用的力量奇怪至极,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一点儿着力点一般,然而在当它推进到了某一点时候,突然就像击破了虚空一般,直接打出了一个高速转动的漩涡来。

    而这个时候的康克由,已经被插在胸口处的饮血寒光剑给吸成了人干。

    我一招手,饮血寒光剑向前推进,将康克由给再一次地送到了跟前来,脚步一错,我却是到了它的身后,手握住了饮血寒光剑的剑柄处。

    猛然一送,仅存着一丝意识的康克由被推入了那漩涡里面去。

    眼瞧着康克由被送入漩涡,接着被一剑斩于无形,一直藏在角落处的我终于忍不住了,疑惑地问道:“为何不杀死它?”

    “这怎么可能?”

    这话说得我无言以对,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我心中不安,对它说道:“你笑什么?”

    我心中狂跳,决绝地说道:“你有种试试看,信不信我们同归于尽,让你的阴谋落空?”

    心魔一句话,说得我无言以对,事实上,我觉得它这并不是在唬我,因为我切切实实地能够感受到,那把剑,的确有这样的实力。

    像它这样的魔头,只要想夺取我的身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一股绝望袭上了我的心头来,感觉自己此刻就要死去。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我又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无限地扩大,全身的知觉又重新连接到了我的感知里面来,这才晓得是那家伙又沉浸到了我的心湖里面去,不由得一阵诧异,出言问道:“你这是为什么?”

    我诧异莫名,然而那边的回答却让我僵立当场,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话语随着它的沉浸,渐渐化作虚无,而我站在原地,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一阵长长的沉默之中。

    这个时候的它,似乎有一点儿不同啊。

    我想得出神,许久都没有反应,一直到手臂突然被人给抓住,这才倏然回过神来,正要反抗,却听到一声低沉而熟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志程,是我。”

    刘长老?

    我猛然回过头来,却瞧见抓着我胳膊的,却是刑堂长老刘学道。

    先前的刘长老因为偷袭成功,被康克由刻意针对,最后身中数道黑芒,直接翻到进了尸堆之中,不知生死,而此刻他站在我面前,除了衣衫破烂,却并无太明显的伤痕,着实让我有些惊讶,难免也生出几分怀疑来,指着他说道:“刘长老,你刚才不是……”

    向来冷脸以对的刘长老,此刻瞧向我的时候,却是多出了几分敬意,将破烂的道袍掀开一侧,却见在贴身的地方,竟然有一层黑色的鳞甲包裹。

    这是龙鳞甲,是由黄山龙蟒身上剥下来的皮鞣制而成,我其实也分得有几份,不过此刻却还在南南手中,等待制作。

    没想到刘长老却已经穿在了身上。

    瞧见我露出明了的意思,刘长老点头说道:“前来南洋的时候,已经打听过了这家伙的名声,临时加急,每人赶制了一身,其实也有你的一份,不过来不及交给你。刚才的确是被弄晕了,不过倒也不妨事。你怎么样,还行吧?”

    听到他略带关心的话语,我一开始还不太明白,等到打量自己,方才发现我周身上下,衣服破烂不说,皮肤渗透鲜血,整个人完全就是个血人模样。

    此刻的我,当真狼狈极了。

    我先前也是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应对那心魔之上,并没有太多关注自己本身的情况,一直等到被刘长老提醒,方才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然处于崩溃状态,此刻站立都有些勉力,是天旋地也转,恨不得当下就闭上

    眼睛,痛痛快快地大睡一场。

    不过虽说康克由被斩灭了,但是危机并没有解除,旁边还有无数围观的巴干达巫教信徒,这些家伙瞧见自己信仰的真神毁灭,倘若是发起疯来,我们这些残兵败将,未必能够扛得住。

    倘若是栽在这些家伙手里,我可真的就是有苦说不出了。

    太丢面子。

    不过这些,我却不能够说出来,对着刑堂长老轻声说道:“刘长老,帮忙扶一把。”

    刘长老人精一般的人物,哪里不晓得我的状态,听到我的话语,当下也是不动声色地把我给搀扶着,而我则举剑朝天,冲着那些傻了眼的围观者高声喊道:“康克由阻拦我茅山刑堂执法,祸害生灵,此刻已经被我击毙,杀人者,茅山陈志程是也,谁若是想要报仇,此刻就给我站出来!”

    我此刻也是强行压住激荡不休的气血,冲着以食人魔虏布为首的一众巴干达巫教信徒嘶吼。

    刚刚将康克由给全力斩杀,携着这般的威势,即便我声音嘶哑,却也没有弱上几分气势,而在刘长老这般不动声色的衬托下,却也显得无比的威风。

    我举剑朝天,环顾左右,却是没有一人,敢与我对视。

    众人僵立,彼此沉默。

    瞧见食人魔虏布一众人等,仿佛傻了一般地在远处站着,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要知道,此刻的我,别说是再抡起魔剑去干架,就算是站立,都实在勉力,那些家伙倘若真的发起疯来,凭着这巴干达巫教的一众精锐之徒,对上我们这些刚刚经过康克由蹂躏过的残兵败将,胜负真的还是分不清楚。

    就在我多少有些焦急的时候,突然间,在远处的人群一阵骚动。

    紧接着,我听到有人仓惶呐喊着,丢下手中的兵器就朝着黑暗处一阵狂奔,而这种恐慌的情绪似乎在一瞬间就蔓延了开去,陆陆续续地有人逃离,便连食人魔虏布这样的中坚分子,都扭头就走,不再管任何东西。

    溃散了,巴干达巫教的一众信徒在康克由死后,信仰终于崩塌了,仓惶逃离,当瞧见这情况,我的心里,终究还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此战,终于算是完结了。

    我这般一想,顿时就感觉两腿发软,不由自主地朝着旁边谢谢倒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