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七十六章 黑手无辜脸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巷六给彩挂牌号香港易学报彩论马报官网

小说:苗疆道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光柱之外,战斗依旧还在继续,那阿摩王脸色铁青,一掌强过一掌。 每一挥,便有山峦倒塌之势。

    这般的手段,叫人避也避不开,逃也逃不得,只有硬着头皮生生扛住。

    而按常理来说,一般人根本就扛不过这缓缓一掌,便是十分厉害的修行者,也顶不住几下,就算是摩门教中的二把手汨罗红顶,若是并无法门,硬生生地顶着,只怕也过不得三招。

    并非敌手太弱。而是阿摩王的这一手,实在是太过于霸道。

    将空间之中的诸般炁场,皆揉捻成一处,陡然激发,这样的手段。也只有在这半神祭坛之中,方才能够得心应手。

    换一句话,弥勒此刻需要面对的,并非是阿摩王,而是那凝聚着半神祭坛法阵之威的诸般力量。

    这扬的恐怖,谁能够顶得住?

    然而这个光头蒙面人却偏偏扛住了,而且有来有回,双方几乎都看不出谁优谁劣,一般模样。

    这怎么可能?

    阿摩王原本淡定至极的心中不由得慌乱起来,而作为他的对手,弥勒其实也并不是那般轻松,事实上。他也不过是功法,正好将对方的手段给克制而已。

    这时间拖得越久,弥勒就越熬不住。

    毕竟这力量。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人力有时尽,他终究还是不能例外。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余光,投向了光柱之处,试图里面会走出一个能够帮助自己奠定胜局的人物来。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们的心思,从里面露出了一只雪白的手臂来。

    看到这只手臂,阿摩王顿时变得无比精神,而米勒的脸色则不由得一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失败了,对吧?

    就在半神祭坛有限的几人注视下,走出了一个近乎半裸的女子来;

    这女子长得端地漂亮,丰乳肥臀、肤白如雪,而且更加诱人的,是她的全身都处于一种泛红的兴奋之中,稍微有些经验的人。都知道她应该是刚刚经历过男女之事。

    这就有些让人搞不清楚状况了。

    而就在阿摩王和弥勒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有一个体格健硕的男子掐着那女子天鹅一般洁白的脖颈,也跟着走了出来。

    事实上,这个男子就是我。

    就在刚才,心魔蚩尤突然发狂,对着这位宛如天仙神女的白衣女子做了让人不齿的苟且之事,而就在这男女交融的时候,他居然运行起了某种霸道至极的采阴补阳之术,一边吸收那女子的神魂,一边修补我这残破的身体。

    这过程让人感觉到格外诡异,被那心魔给陡然挤到一边儿去的我,眼睁睁地目睹了整个过程。状冬肠划。

    阿摩王的这禽兽行为还只是小事,最让人不齿的,是它不但占了人家的身子,而且还将那久丹松嘉玛的神魂吸收,用来熔炼补贴了我垂垂而危的识海。

    那女子可是被奎师那挑选出来的神祗,此刻却被弄得毫无反抗能力,任由宰割。

    这一炮轰鸣,浑身瘫软;三炮齐鸣,跌落凡尘。

    精、气、神,三者皆备碾碎吸收。

    此乃功法,而心魔蚩尤真正在意的,则是那底下的五彩补天石,随着这采阴补阳的手段施展开来,万千毫光入体,将我诸般生机给一一恢复,顿时就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狂涌而来。

    待着气势攀升至最高的时候,那家伙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伴随着洪流激涌,而消失无踪。

    剩下的,就只有我,抱着那哭得雨带梨花、恢复凡人真身的白衣女子,滚落在地下。

    这一刻,向来淡定无比的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好嘛,爽的是那狗日的,结果背锅的事情,却轮到了我来,天底下哪里有这般让人吐血的事情?

    当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去唤那坏事做尽的恶贼。

    然而那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回应,仿佛死了一般。

    这情况让我无奈,望着身下的这个女子,莫名迷茫起来。

    说句实话,先前瞧见这白衣女子高高在上,一副让我跪舔的神祗模样,被心魔蚩尤给强占了,叫天天不应的时候,我还是在暗暗叫好的,没想到那家伙却做得这般的决绝,居然顺势将对方的神性给熔炼了去。

    此时此刻的她,跟一个普通女子,几乎就没有什么分别。

    一阵茫然过后,我突然瞧见了光柱外面的景物,弥勒与阿摩王两人酣战许久,看着你来我往,势均力敌,不过我却是瞧了出来,倘若再过几分钟,弥勒必将败亡。

    不管我与弥勒在外面到底有何恩怨,在这儿,我到底还是他的盟友,他也是费尽心思让我得以周全。

    至少此时此刻,我不再是太监了,而且比之前更加威猛。

    想到这儿,我慌忙地爬了起来,抓起旁边的裤子,抹去污秽,七手八脚地将这块烂布套在身上,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那女子正睁着一双滚圆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我呢。

    这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

    我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不过继而又醒转过来——妈的,做坏事的是蚩尤那老儿,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干嘛要心虚?

    不过心魔蚩尤这事儿,到底是个秘密,在对方看来,做坏事的,终究是我。

    我看着弥勒一步一步地陷入僵局,也来不及多做解释,将这白衣女子给简单收拾一下,然后抓着她的脖子,将其推出了光柱之外。

    这个时候的我,方才发现,我已然全部恢复了,而且似乎比之前还要厉害许多;

    瞧见这场景,弥勒和阿摩王也停住了手,两人跳开一边。

    待看清楚我手中的人质,阿摩王不由得惊诧地喊道“卓玛神使,你这是怎么了?”

    他的眼睛何等锐利,哪里看不出白衣女子身上的变化。

    那久丹松嘉玛被剥离了神格,化作普通凡人,却又是满腔的苦楚,一听到阿摩王的问询,顿时就是悲从中来,还未有回话,眼泪就簌簌落下,将半张脸都给染湿。

    而弥勒这般人精的人物,却也看出了其中蹊跷,不由得嘿然笑道“陈兄这刚刚恢复,便大肆宣泄,当真是豪杰之辈啊……”

    豪杰你妹啊!

    替心魔蚩尤背锅的我是有苦说不出,也不辩解,而是从这阿摩王寒声说道“你的神现在在我的手上,你若是想要她的安全,就放开路来,让我们离去!”

    阿摩王想必也是对着白衣女子窥探许久而不得,此刻听到我的威胁,顿时就是一阵火气,愤怒无比地吼道“你这个亵神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我信仰的神灵是奎师那大帝,而这婊子既然被你亵渎,必然会遭到神的抛弃,我何必在乎?”

    他也是气极,顿时就是发了狂,猛然一掌,朝着我拍来。

    我没有意料到对方居然毫不顾忌我手中的白衣女子,直接朝着我这儿攻击,也是有些诧异,到底没有狠下心来,将那女子来做抵挡,而是将其甩开一边,双掌前出,硬生生地顶住了这一下。

    轰!

    先前弥勒与此人相斗,我在旁边看的是热闹,并不知道内中的威力,然而这一回交上手,方才知道为何以弥勒的能耐,也只是勉强还手。

    这掌势扑面而来,让人心惊胆战,感觉乌云压顶,天地倒翻。

    不过我终究还是顶住了,只是感觉双腿发软。

    不对,我怎么感觉这发软的双腿,跟与阿摩王硬拼的这一击,似乎关系并不算大呢?

    两人一交手,我整个人都往下沉了几分,而被我甩开一边的白衣女子,则被巨大的掌势给吹飞到了一边去,这时弥勒却突然笑道“陈兄既然恢复修为,龙精虎猛,那边帮我挡一挡这家伙吧;”

    他说完,却是身子一拱,脚步滑动,人便越过我的旁边,朝着光柱冲去。

    这个家伙先前的所作所为,虽然让我恢复了修为,不过却并非学雷锋做好事,而是让我先行试探趟雷。

    他能够顶得住阿摩王的攻势,却扛不住白衣女子之前的那雷霆一击。

    那毕竟是不属于人类的力量。

    我心中一动,想要将他给拉扯,不能入内,然而这家伙却滑溜无比,早知道我有此一手般,一个闪身掠过,却是冲入了其中。

    阿摩王瞧见,怒目圆睁,飞身而来,大声吼道“夺我命脉,想都别想!”

    那家伙倏然冲来,抬手却是朝着挡在他面前的我猛然一击。

    我虽然不想帮弥勒挡这个雷,不过避无可避,若不抵挡,唯有死路,于是只有拼力抵挡一番,而一击之后,我趁势往后一跃,来到了林齐鸣的旁边,抓着他的手,大声喊道“我们走!”

    我想要离开,任弥勒与这阿摩王狗咬狗,然而就在此时,光柱之中却传来了弥勒张狂的笑声“是了,是了,就是它了!”

    阿摩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悲愤地厉声喊道“不!”

    咚!

    空间陡然一震,世界大变,那满目的纯白消失无踪,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周遭都一阵拥挤,下意识地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居然如婴儿一般的抱膝而坐,周遭尽是浆液。

    我这是……在血茧之中?而这一切,难道都是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