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十三章 不准漏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app怎样永利花app下载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有村子里的人焦急的问道:“三爷,出啥大事哦?你莫吓我们。13579246810??文???道观那些道士真的都跑了?”

    我三爷爷点了点头:“他们跑也不一定跑得掉,出了这个村子死得更早。不管怎么说,先回去吧,我想办法跟那‘东西’谈谈,看它想要干啥子。”

    我走在人群后面,偷偷问死鬼:“你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吗?”

    他淡淡的说道:“我劝你还是别问,省得知道了害怕。早就提醒过你别回来了,这是这个村子的人种下的因果,人家回来讨债了,没什么好稀奇的。”

    我有些疑惑:“要是鬼的话,那黑白无常怎么不收了它?要留它祸害人?”

    死鬼没好气的说道:“活人有告状的地方,死人也有告状的地方,只要那‘东西’不理亏,地府的人也没权带它走。别以为死人找活人麻烦就是在祸害人,是错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地府是轮回的地方,多少被人害死的鬼魂挤在枉死城里不能转世,地府都养鬼为患了。只有让他们这些鬼魂完成了夙愿,才能让他们自己到地府接受惩罚,转世。杀了人的鬼往往要经历十八中酷刑,说不定熬不过就魂飞魄散了,即使知道这样他们还要这报仇,那得死得有多冤?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留在人间报仇,地府也不是不通情理的。”

    我实在不理解,我一直听老辈人说,人死了就死了,祸害活人就是不对的,死人该去死人去的地方。现在听死鬼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地府的人有些乱来,要是放任这些因为冤死充满戾气的鬼祸害人,那得添多少冤魂?

    “放任那些鬼杀人就好吗?地府迟早鬼满为患。死人就该去死人的地方,死都死了还要害人,地府的人怎么能立下这样的规矩……”我有些不满。

    死鬼的声音变得有些冷:“你怎么会懂逝去之人的悲哀?带着一身戾气永远都无法投胎转世,对死了的人就公平了吗?”

    对,他也是死人,他比我懂,我这个活人还真没资格去评判什么。

    “你说的那个偷走我爷爷尸体的‘东西’,它的冤屈大到能祸害整个渡村的人了吗?我爷爷跟它也有仇?我爷爷一辈子就没做过坏事,连招人口舌的话都没说过,凭什么连死都不得安生?你以你死人的角度有你的看法,我也有活人的看法。”

    一言不合就不说话,他没搭理我,我也没再搭理他。

    走着走着,我突然听见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很显然,其他人也听见了。这大半夜的,深山老林,怎么会有婴儿哭?

    三爷爷掐指一算,有些惊慌的说道:“别到处看,一直往前走,也别说话!”

    我知道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看了看死鬼,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原地,已经跟我拉开了几米远的距离。

    我不解的看着他,他却突然一声低吼:“滚!”

    我心一沉,生气就生气,让我走我就走,干嘛要我滚?我也生气了,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闷着头跟村子里的人走出去了好远,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去,已经看不见死鬼的踪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些失落,那家伙喜怒无常的,真是个怪咖。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三爷爷和奶奶停了下来,三爷爷语气有些沉重:“不用往前走了,鬼打墙,走不出去。”

    我一下子就慌了,看了看四周,景物是有些熟悉,貌似已经走过了。我小时候听奶奶说起过鬼打墙,我在家里虽然不咋受待见,奶奶也对我很严厉,疼爱我的话没说过多少,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倒是不少。

    她以前告诉我,鬼打墙就是鬼人被鬼迷了眼,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一直在一个圈子里不停的转转转。有的人就直接累死了,也有幸运的,天一亮就能出去了。

    奶奶问三爷爷:“三弟,你说咋办?”

    三爷爷就地盘腿坐了下来:“等到天亮,不然出不去的。我感觉这鬼打墙不一般,不是普通的小鬼,夜里提防着点,大家都就地休息一会儿吧,不用太过惊慌,只要心里没鬼,就不用怕。”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学着三爷爷的样子坐了下来,渡村的人对鬼神一说都是比较相信的,此时他们都是以三爷爷为中心,把他当作救世主。

    我也在地上坐了下来,折腾一天了,我早就累得要死要活了,脚真的很疼。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解开休闲鞋的鞋带想脱掉鞋子让脚放松放松,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瘸了。

    鞋子还没脱下来,就听到死鬼的一声厉喝:“你敢脱一个试试看?!”

    我冷不丁的被吓得一哆嗦,停下了脱鞋的动作。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不远处,正看着我。我哼了一声不想搭理他,之前还叫我滚,现在屁颠屁颠的跟来做什么?

    我想继续脱鞋,却听他说道:“女人家,知道廉耻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露足!”

    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原来他真的就是个‘老古董’,之前看我穿着短袖t恤就盯着我看了半天,估计也想说点什么的,还好我没穿超短裤,穿的长裤,不然估计他要逼逼叨个没完。

    “我就要脱鞋,你管得着吗?”我一边说一边作势要脱,殊不知就我一个人在说话,所有人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奶奶担忧的问道:“音音,你在跟谁说话?”

    我瞟了一眼死鬼说道:“没有啊,我在自言自语呢。我脚上都磨出血泡了,走了一天了,还以为能睡个好觉呢,谁知道……”

    三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时不时的转过头看我一眼,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现在也不好过问。

    顶着死鬼灼灼的目光,我还是没勇气把鞋子脱下来,他要是发起疯来我们一群人也招架不住。

    我想问问死鬼有没有办法带我们出去,但是周围的人都没说话,我要是突然说话,会显得很突兀,他们要么以为我鬼上身,要么以为我有精神病。

    突然,一个村子里的人站了起来,三爷爷问道:“你要哪里?”

    那个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在月光下显得那么渗人:“我去找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