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二十一章没有不透风的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优惠活动办理大厅澳门永利娱乐网站登录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奶奶’说道:“阴差又不是一般的鬼魂,怎么不能出来?我要是不附体,你既看不见我也不能听见我说话。你自己快点走,小娘娘说不走她就不走,你要是再撒泼,我就把你带到阴曹地府去!”

    我急忙对我妈说道:“妈,你现在也看见了,阎王派了阴差跟着我的,我不会有什么事,你走吧,算我求你了,这件事得想办法解决,我也不小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我妈还是有些固执:“你一个小娃娃,你能做成个啥子事?”

    我说道:“我也不小了,我都十八岁了。”而且我还是要当妈的人了。这话我没跟我妈说,这也是我希望她快点走的原因,昨晚那个女鬼说我肚子里有阴胎的时候那么多的村子里的人都在场,现在估计都传开了,我怕我妈知道了担心。

    我妈一边哭着一边把丢在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我走,女儿大了不由娘,我都晓得,你要留就留吧,反正我跟你爸是离婚离定了。我管你们搞啥子幺蛾子,都死了我都不管了!”

    看着我妈一个人走出门的背影,我很想哭,但是我忍住了。她走了就好,留下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很舍不得我妈,万一这件事之后我没活成,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等我妈走了之后,我奶奶突然晕过去了,我三爷爷把我奶奶扶了起来,掐着她的人中:“快点帮忙把你奶奶扶进去。”

    我还不名所以:“她咋了?”

    我三爷爷说道:“被鬼上身之后都要昏过去的,虽然上身的是阴差,但也是属阴的,你奶奶身体也比较硬朗,没得啥子事,睡一会儿就行了。”

    我听完之后才放下心,跟三爷爷一起把我奶奶扶进屋子里休息。

    等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好多村子里的人,有我以前认识的,也有长变了样觉得面生的。毕竟走了四年,不长也不短。

    见到我,村子里的人表情都比较奇怪,桂花婶走到我三爷爷跟前说道:“我听我家那口子说,你们家音音八字阴,还坏了鬼胎。是不是真的哟?你看你们家出的这些事,二娃子和洪老七都死了,还死得那么惨,这事儿你得跟我们说清楚,也算对我们有个交代。那些背时的和尚道士都跑了,我们这里懂点事儿就只有你了。”

    桂花婶四十来岁了,我认识她,她人比较泼辣,以前还跟我奶奶吵过架。她长得很一般,皮肤也很黄。她说的‘懂点事儿’是指我三爷爷懂点驱邪和风水之类的。

    我就知道这件事传开了,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不知道三爷爷会怎么说,说实话吧,有没有人信不说,就怕都信了,引起恐慌。到时候肯定都要跑,跑了不代表就没事了,可能死得更早。

    我三爷爷脸色沉了下来:“胡说八道!村子里是出了点事,邪性得很,不是有我在嘛?要是真有那么严重,我早就跑了,还在这里等死吗?那些和尚道士为啥子走我反正不晓得,那个山上的洪寺不是还有和尚在撞钟吗?这说明没全部走啊,具体啥原因我也不晓得,莫一天听人瞎说,在这里想东想西的吓人。至于音音怀鬼胎的事,你看她肚子像怀起了吗?昨晚阿贵被鬼上身了,那鬼胡说八道的,你们也信?”

    我心里紧张得不行,三爷爷这是在隐瞒,他知道该怎么做。桂花婶显然不全部相信我三爷爷的话:“我晓得,村子里的人也大多晓得一点你们家的事,好像是有啥子阴婚嘛。不然你们家出生的女娃子怎么一个个都没养活?之前还好好的,突然一晚上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傻了,活起的也没活过半年,而且据我们所知,都没活过十五岁,这事儿也太邪门儿了点。是不是你们家得罪了哪个恶鬼哟?莫牵连了村子里的人。三爷,也莫怪我说话难听,这事儿不是开玩笑的。早上你们家大爷和二爷的尸体还有早就死了的大奶奶的尸体都在一块儿去了,还诈尸了,二爷前脚死了,大爷也死了,这么吓人,你就跟我们说实话嘛。”

    我三爷爷还是死不承认:“说我们家的女娃子活不过十五岁,音音不是活到十八岁了?可能是祖坟出了点问题嘛,我正在查,莫得啥子大事,你们成天在操心啥子?”

    我回来那时候跟我打过招呼的六婶也在人群里,听到这话她怪腔怪调的说道:“说不定音音不是你们家的女娃子呢,那哪个说得准?二嫂我奶奶那么能干这里有说我奶奶很强势很凶的意思的,都没养活自己的小女儿,就音音没事。我还记得四年前有天早上你们家吵起来了,动静还不小,后来才知道是阿云把音音带走了。那时候音音才十四岁吧?听说阿云带她走的时候都是背起走的,没出事怎么会那样?”

    我三爷爷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啥叫音音不是我们家的女娃子?阿云是那种人吗?的确,四年前音音被她爸妈带走了,那不是阿云跟我二嫂性子不和吗?以前也没少吵吵闹闹的,那次是打起来了,音音又在生病,不背起走怎么送医院?”

    我也忍不住了,六婶说话实在太难听了,还意有所指的说我妈偷汉子生的我。我不满的说道:“我都记得清楚呢,那次我半夜发高烧,我妈早上回来看我那么严重还没送医院,就跟我奶奶吵起来了,所以才把我带起走了,说我奶奶带带孩子的意思不好我,要自己带。六婶,你说话不能好听点嘛?”

    六婶可能也觉得自己说话不对,笑笑:“哎哟,音音,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是嘴快。你说你们家以前的女娃子都养不活,不管是病死的还是怎么的,都挺邪乎的啊。为了你们家的事,二娃子和洪老七都死了,虽然说是意外嘛,鬼这种东西哪个也管不住,也没理由找你们陪多少多少钱,但是二娃子还那么年轻,刚娶了媳妇,娃儿怀起还没生呢,多造孽嘛。洪老七他们家也不富裕,他这个全劳‘顶梁柱的意思’死了,一家人哭天喊地的,这样子搞起咋办?你们家也死了两个人,没人非要找你们扯皮闹事,你们也多少赔人家点钱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