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二十七章死鬼又娶妻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场乐网址送22云顶顶国际大陆网址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我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在路过陈桂英家附近的时候我不由得又会想起洪老七老娘给我说的那些事,然后觉得有些毛骨悚然。途中还听到了猫叫,类似猫发/春的时候才能发出的那种叫声,有些像小孩子哭的声音,在夜里尤为突兀。

    回去之后,我奶奶开始唠叨了:“你搞啥子去了这么晚回来?”

    我关了手电筒说道:“路上遇到洪老七的妈,她提着一袋子米,我给她送回去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是用的标准的普通话,惯性的就说出来了,我奶奶似乎有些不满:“跟着你妈去城里住了几年,本地话都不会说了?”

    我有些无奈,我跟我妈他们去的地方虽然并不是多大的城市,但是主要交流语言就是普通话,我爸妈在那座城市工作那么多年,自然也习惯了讲普通话,我奶奶就不太听得惯。

    我直接回到了我住的那间屋子,一进门,就看到了阴差提着壶酒喝得晕头转向的。

    我有些担心他现在是否清醒:“喂,你不是回地府去了吗?怎么提了壶酒在这里喝?”

    阴差见我来了,大方的把酒壶递了过来:“小娘娘,今儿个阎君大人又添了房侍妾,咱们也跟着乐呵乐呵。”

    我有种想把他一脚踹飞的冲动,我敢打赌他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对我说这些话的,甚至可能还会瞒着我那死鬼阎王另娶新欢的事。我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这是实话,大概是因为之前我就知道那死鬼阎王有很多女人了吧。我没想过去阴间伴他左右,当然就不会吃醋了。

    “今天你就回去吧,我不会出什么事的,这里不需要你看着。”我说完了就直接上床上准备睡觉,懒得去管一个醉鬼。

    阴差说了声好叻,然后就化作了青烟不见了。

    夜里,时不时听见我爸爸那个房间有撞门的声音传来,我也听到了三爷爷的声音,在睡过去之前,我感觉到眼角的枕头湿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刚走到院子里,我就听到了奶奶跟隔壁的洪老太太在院门口说话。

    本来老婆婆聊天的内容我是不感兴趣的,但是我捕捉到了我奶奶说的一句话:“洪老七的老娘老爹都死了?啥时候死的?昨晚上我家音音还送她回去的……”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问道:“什么?洪老七的妈死了?他爹也死了?昨晚上还好好的啊,我送她回去的时候她都精神得很……”

    我有点不敢相信,昨晚上我没见到洪老七的爹,但我敢肯定他娘好得很,怎么说没就没了?得有个死因吧?而且一死还死两个,这太不正常了……

    隔壁的洪老太说道:“人老了,都是说走就走,一口气提不上来就死了,正常的很哩!老七他爹早年就瘫在床上了,这下赶上老婆子一块儿死了。早上老七媳妇去看的时候才晓得人死了,都梆僵硬了。”

    我觉得有些不对:“他们家不是还有人吗?人死了应该早就发现了啊。”要是有什么问题,早些送医,不至于死了一晚上没人发现,送医及时还不一定会死,昨晚我看见他们家有个年轻女人的。

    隔壁的洪老太压低了声音说道:“两个老的单独住的,哪里有人服侍他们?老七前面的几个兄弟姐妹,死的死走的走,现在就剩下老七媳妇了。平日里给两个老的一些米啊,菜啊,就算好的了。”

    我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昨晚我分明看见那屋子里有个年轻女人,洪老七媳妇不可能那么年轻的,当时我还以为是他们家的其它媳妇,这么说来,我都怀疑自己昨晚看到的是鬼了。

    我是个心里不怎么藏得住事儿的人,当即就说到:“昨晚上我送洪七爷他娘回去的时候看到他们家有个女人坐着啊,还挺年轻挺漂亮的,要是他们两个老人死了,应该早就被发现了啊。”

    我奶奶脸色沉了下来:“你瞎说什么?他们家没得年轻女人,常年又不走亲戚的,哪有什么年轻女人在他们家?就两个老的。人都死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等哈让老三去他们家做做法事,这事儿就算过了。”

    隔壁的洪老太刻意的看了我两眼,然后就回去了。

    我奶奶埋怨我道:“你张起个嘴巴乱说傻子哟?洪老太嘴巴长,要说你撞到鬼了。”

    我有些委屈:“可我就是看见有个年轻女人在他们家啊,就坐在桌子前面的,这还有假?要是真的是鬼的话,那两个老人就死得冤。这次死的是这两个老人,下回被害死的还不知道是谁家的呢!”

    奶奶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说道:“晓得了晓得了,等哈你三爷爷要去看的,你一个小孩子就莫操心这些了。你妈回去之后跟你打电话没有?她脾气硬是怪得很,还敢跟我动手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给我打电话,打了我也接不到,我手机没电关机了,充电器忘了拿来。她没给没给你打电话吗?”

    我奶奶撇嘴说道:“她啥时候想起过给我打电话的?我死了她才开心,说不定那时候她还想得起来回来看看。这回回来一趟吵一架走了,估计她一辈子都不想回来了。”

    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奶奶和妈的夹缝中生存的,跟妈在一起的时候听我妈说我奶奶的各种刁蛮各种不好,跟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就听奶奶说我妈的各种不好。以前我是跟谁在一起就听谁的,觉得另一个人不好,做得不对,等长大了懂事了之后才知道,实际上就是谁都有理,都有对错,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就听听而已,不会觉得谁对谁错了,同一件事从两个人的嘴里说出来对错就不一样了,这是我这些年总结出来的经验。

    三爷爷也起床了,打着呵欠走了出来。我觉得他昨晚因该还是没睡好,我不敢去想象我爸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