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三十一章捡了个活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快3网app下载云顶娱乐713官网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李可言走到那倾斜的洞口前蹲了下来,抹了把地上的土放在鼻间闻了闻说道:“这里面啊,一共有五具尸体,一具死了十多年的,四具刚死不久。”

    我完全不相信他的鬼话,但是我三爷爷却信了,他有些惊讶:“谁教你的这些?”

    李可言回头冲我三爷爷笑了笑:“我有好多个师父,我所学的,都不是一个人教的。老爷子,我没算错的话你姓樊吧?”

    这下我有点怀疑了,他怎么知道我三爷爷姓樊的?这还能算出来?

    我三爷爷明显愣了愣:“小子,有前途,我活了一把岁数,还没你会的多。”

    李可言拍了拍手站起身说道:“得了,就这么进去我们得死在里面,等他们晚上出来吧,樊爷,不介意的话让我给你做帮手,咱们今晚给这些死人下个套,你看怎么样?”

    三爷爷看着李可言意味深长的说道:“应该是我给你做帮手,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住在哪里?咱们什么时候会和?”

    李可言笑得没心没肺:“我不是这里的人,没事儿喜欢四处走走,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我对这里也不熟悉,樊爷,你说了算。”

    我三爷爷大方的说道:“既然这样,跟我回去吧,省得我到时候说了地儿你也找不着。”

    我有点意见,但是没敢提,三爷爷现在是住在我家的,我爸现在这样,我三爷爷也不可能回他自己家住,万一出事了他也来不及赶过来,他家离我家得有五分钟左右的路程。也就是说,这个李可言也要住我家去,我还就不信他真的有多大的本事。他一直都没注意到附近的黑白无常,他要是真厉害的话,早就注意到了,我就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

    李可言还真的没皮没脸的答应了,回去的路上,我心情都很惆怅,我们是来找爷爷他们的尸体的,没想到捡回来的大活人。

    到了院门外的时候,三爷爷先把李可言让进去了,我忍不住拽着三爷爷小声说道:“为什么把他带回来?我觉得他就是个骗子……”

    三爷爷严肃的说道:“音音,他不是骗子,他的确懂道法。只是这么年轻的阴阳师,还真的少见。我总觉得他身上有很奇怪的地方,但也一时说不上来,为了安全起见,把他弄在身边时刻盯着也是好的。这节骨眼儿上,不仅得防着死人,还得防着活人。在山上我拉他起来的时候,看到了他掌心的纹络,也摸到了,他的整个手掌,唯有掌心滚烫,其它地方冰凉,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他的命格……是天煞孤星。跟这样的人少来往是对的,但现在还得靠他帮忙。”

    我是不知道什么是天煞孤星,我只知道我想把这个痞子拎出去……

    三爷爷说完就进去了,进去之后我才看见李可言跟我奶奶聊得热火朝天,这人怎么就这么自来熟?

    黑白无常就站在门口,跟两尊门神似的,我也懒得管了。

    这都下午快两点了,我和三爷爷还没吃午饭,我早就饿了,进屋去把奶奶早就做好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看着奶奶跟李可言有说有笑的样子,我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奶奶是个比较严肃的人,从小就没这么跟我说过话……

    三爷爷洗了手捉到了桌子前,奶奶也拽着李可言坐了下来,尽招呼他吃饭。奶奶看来也没吃饭,应该一直在等我们回来。李可言拿着筷子说道:“奶奶,黑白无常还在外面呢,也招呼招呼他们吧。”

    我奶奶脸色顿时变了:“黑白无常来这里干嘛?”

    三爷爷边吃边说道:“阎王爷派来盯着音音的……”说话的时候,我三爷爷看了看李可言。

    李可言一点也没表露出吃惊的样子,端着稀饭哧溜的喝着。

    原来这家伙早就知道黑白无常跟着我了,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我奶奶听三爷爷说完之后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她多半是以为黑白无常来勾魂的,我爸现在这样子,黑白无常又来了这里,难免我奶奶会多想。

    奶奶去厨房鼓捣了一会儿,然后端了些好酒好菜放在了一边,依旧跟上次对阴差那样,上了柱香,嘴里还念念有词。

    黑白无常并没有进来,奶奶也觉得有些奇怪:“请了他们,咋不来?”

    我端着碗走到门口朝黑白无常喊道:“吃饭吗?”

    白无常看了看黑无常说道:“不了……小娘娘,咱们这是在戴罪立功,受不得这些恩惠。”

    我转身回了屋,他们说不吃就是不吃咯,反正鬼又饿不死。

    我对奶奶说道:“没事儿,他们说不吃。”

    奶奶嘀咕道:“说不吃你就不叫啦?不懂事……”

    我……

    我真的是怎么都会被我奶奶训,要不是李可言在这里,我奶奶还不止这么说两句,得叨叨个没完。

    三爷爷突然说道:“小子,你就不好奇黑白无常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李可言吊儿郎当的说道:“凡事都有原因的,我好奇心不重,不感兴趣的就不问咯。只要不是来勾我魂儿的,我就不管,哈哈……”

    我三爷爷不是个糊涂人,对这个李可言还是有防范之心的,虽然那时候我不是太懂,可我也隐隐感觉得到。也是后来我才渐渐明白,对任何人都不要轻信,这一个人自保的起码意识。归根究底,那时的我,还太年轻……

    吃过饭之后,三爷爷闲着没事就教我画符。他从几个竹筒里倒了一些颜色各异的液体到同一个碗里,搅拌之后呈红色。然后他拿起毛笔沾了里面的液体在摆放在桌上的黄纸上开始画了起来:“这个是避邪符,一般的鬼近不了身,上次出去找你爷爷的尸身时,就是走得急没准备充分,才死了两个人……以后走夜路最好带着这个。”

    我看着他在黄纸上挥笔如行云流水,但是最后画出来的有些像字又有些图案的东西又实在比较复杂,我从一开始的专心致志和信心满满变成了脑子里一滩浆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