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三十六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软件下载永利网站的网址2开头的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如果是李可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家跟他没仇没怨的,犯得着这样么?白捡了他回来伺候吃喝的,就是这么报答的?

    我心里乱成了一团,我尽量往好的地方向,或许不是李可言,刚才我被抓走的时候他还让我小心来着,难道是其他人做的么?做手脚的一定是个懂行的人,不懂道法就不会知道扯掉哪个地方的符纸不会被发现。

    前院明显没有受到影响,符纸阵法启动了,只是后院被做了手脚。那个人究竟是谁?

    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我被带进了后山的山洞里,第一次到山洞的最深处,却是别有洞天,这里面竟然是墓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魂魄离体了,我能看清楚黑暗里的东西,就跟白天一样清晰。墓室很大,正中央摆着一口石棺,石棺上雕刻着奇怪的花纹,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棺材。

    一股压迫感从棺材里传了出来,我感觉我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我的魂儿在颤抖,可想而知这总感觉有多么的恐怖。

    抓我回来的女鬼说道:“曲妃娘娘,人带来了,吃了她,您就能离开这里了。这破封印关不住您的!”

    我看着石棺的棺盖挪开了,从里面伸出了一只苍白干枯的手,那是尸体,不是鬼魂,我吓得不知所措,不敢去看,只能闭上了眼睛。我怕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脑子里想着我会怎么死,各种死法我都想到了,我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想象力丰富……

    “曲涟,你胆子不小,别以为地府会放着你不管,连阎君的人也敢动!”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我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不知道什么时候,石棺前站了两个男人,一白一红,红的连头发都是红色,身上的长袍也是红色。白的头发也是白的,衣服自然也是白色。他们都穿着古装,头发也是古人的长发,束着玉冠。

    从我这里只能看见那两个男人的背影,感觉有点背影杀手……光看背影就容易犯花痴,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来历,但我听他们说的话觉得我似乎还有救……

    我从他们两人站的缝隙里看到那只枯手又缩回了棺材里,一个沙哑的女人声音从石棺里传来:“没想到阎王这么看重这个小丫头,竟然出动了两个判官。行,今天我就放过她,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就算我不打她的注意,别人也会找上她。你们回去转告阎王,最好看紧他的人,别到时候说这是我的地盘,回头找我算账。不听话的野鬼多了去了,我可管不过来。”

    判官?地府的判官么?我瞬间觉得他们就算长得歪瓜裂枣我也能把他们当祖宗了,只要是来救我的,我管他们长得咋样……

    抓我来这里的女鬼退到了一边,完全没脾气了,之前抓着我的时候还那么嚣张。

    那个白衣判官说道:“只要不是你做的,阎君自然不会找你麻烦。你最好安分些,有些东西求个机缘,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等你的冤屈洗去,最好立即到地府接受审判,不然只会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石棺里的女人说道:“这个我知道,你们离开吧。”

    那两个判官转过身朝我走了过来,我心里的恐惧已经渐渐退去,没之前那么害怕了,劫后余生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判官真的……真的长得很养眼,而且一模一样,跟双胞胎似的。除了不一样的衣服颜色和头发,脸一模一样。

    “小娘娘,请跟我们走。”那个红衣判官对我说道。

    我无奈:“腿软……”其实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迈不开步子了,大概真的被那石棺里的那个曲涟给吓到了。

    那个白衣判官走到我跟前背过了身去半蹲下说道:“小娘娘,得罪了,就由我背您回去吧。”

    我才不是古代女人那样的保守思想,背一下还能得罪,那现代妇产科医生还是男的怎么办?

    我趴在了白衣判官的背上,离开了山洞之后,我才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

    突然看见了李可言,他似乎一路追过来的,累得气喘吁吁。他见我没事,说道:“你架子挺大,判官来救你……”

    我从白衣判官的背上下来,瞪着他说道:“你再来晚点我就死啦!死透啦!你说你布个阵怎么会出问题?要不是有个缺口被钻了漏子,我才不会被抓!”

    李可言慢条斯理的说道:“阵法没错,但被人做了手脚,我也没料到。这肯定是人为的,有人在帮这些鬼,这件事我会调查的,你赶紧跟我回去吧,再晚了你就只能做个鬼魂了。”

    我看向了两个判官,白衣判官说道:“小娘娘,若他可信,您就随他走,我等也好回去复命。”

    李可言能一路追到这里来,就说明他想救我,那做手脚的人一定不是他。想到这里,我说道:“麻烦你们了,我跟他回去就行了。”

    突然想到了我的小姑姑,我小姑姑说她嫁的人是判官,我一时兴起问道:“我小姑姑嫁给你们谁了?你们地府判官不会很多吧?我叫姑姑叫樊月。”

    红衣判官看着是个脾气火爆的主儿,眉头总是微微皱着,我怀疑是他。因为我小姑姑新婚夜死得太惨了,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那个白衣判官就是一脸的漠然,有点冰山美男的赶脚,该不会那么粗鲁吧?

    但事实我想错了,白衣判官淡淡的说道:“月儿是我的妻子。”

    我笑眯眯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答道:“白淼。”

    我依旧笑着:“好,我记住你了,我小姑姑当初死得可惨了,现在到了地府,你要是还敢对她不好,我做鬼都不放过你!别说刚救了我我就翻脸不认人,一码归一码,救了我,多谢啦。”

    说完我走向了李可言,才发现他已经笑抽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快点回去,不然我就死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