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六十四章 腰断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常德永利娱乐亚洲必赢net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奶奶说,我是女娃娃,不能跟那些男娃混在一起下河洗澡。13579246810而且河水很深,里面有水鬼,会害死人的。结果就那一次,比我先下水的小伙伴淹死了两个,完了我对***话深信不疑,后来村子那边的河里还淹死了不少人,后面好长一段时间我对水边都有种畏惧的感觉,一靠近就担心被水鬼拉下去淹死……

    “这水里有水鬼吗?”我第一反应就是问这个。

    死鬼阎王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你知道长生池是做什么用的吗?水鬼那种东西也能染指?好好洗你的澡!”

    我没说话,只是在心里说道,长生池不就是拿来泡澡的吗?说的好像很神圣一样,还取这么个逆天的名字。

    我手抓着池子边沿以防沉下去,那个带我过来的女阴差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离开了,托盘和里面的衣服都放在池子边。我趴在池子边看着四周的奇异花卉,没注意死鬼阎王在干嘛,等他贴着我的后背搂着我撞进我身体的时候,我才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骂他就是个阴谋家。说是让我来沐浴更衣,其实就是想占便宜……

    在水里我也不敢乱动,脚踩不到底我心慌得很。我很好奇死鬼阎王是怎么站稳并且对我那啥的……

    我死死的抓着池子边沿,几次险些被他扯进水里,似乎在水里他更加兴奋,比在**上要生猛得多。我指甲都扣断了,苦苦支撑着,他竟然还乐在其中……

    等他完事儿,我挣扎着爬到了岸上,换上了托盘里的干净衣服,完了才松了口气。我觉得我这辈子还是跟水绝好了……

    他趴在池子边看着我说道:“怎的?你怕了?”

    我看着他说道:“没怕,只是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挺扎实……”

    他白净的脸上挂着水珠,再加上池子里的水雾,让他看上去仿佛不那么的真实,那种朦胧的美感,有些让人移不开眼。他伸手摸着我的脚踝:“他不属于凡人,没那么脆弱。三年之后,你留在这里陪我可好?”

    我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想到了朦胧中听到的对话……

    死鬼阎王杀了那山洞里的曲涟,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罚他留在人间。他杀曲涟不就是因为曲涟派人抓我吗?我被那老妇人炼成的煞胎鬼婴打伤,黑白无常也受了伤,要不是白淼和白炙赶到,我怕是那时候已经死了。

    其实算起来,他也是因为我才会被罚的,虽然他现在还是能想回地府就回……

    “我阳寿是多少?还是等我活到自然死了再说吧……”我不想死那么早,不想比我爸妈先死,我要是留在阴间,谁给他们养老送终?

    他抓着我脚踝的手一用力,我就被扯进了池子里,耳边全是水花的声音,我刚换的衣服又全部湿透了……

    “你阳寿早就没了,是我擅自给你添了几年,你若死了,腹中的孩子也会夭折。孩子出世之后,就是你来阴间之时,莫要贪生,没有任何意义。”

    照他这么说来,我早就该是死人一个了。是不是我樊家的女子注定短命?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很难受。我说道:“我不是贪生,只是我没办法安心的做个死人。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要是不能为他们养老送终,就算死了也不能瞑目。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们家的女子为什么都要嫁给地府的人?就因为这个,我们家的女孩子出生就被注定活不过十五岁,我还是唯一一个活到十八岁的……”

    谈到这个问题,死鬼阎王最终叹了口气说道:“不该问的别问,乖乖听我的,回到阳间之后,离李言承远些,这是为你好。我也不能在这里呆太久,我也会一直在阳间,再被我知道你跟他混在一起,就不是挨几板子这么简单了。”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挨板子的感觉太令人难忘了……

    他突然低头凑近了我,我下意识的捂住了嘴:“阳间天亮了没?我要回去了……”

    他皱眉:“别的女人求都求不来,你还嫌多?”

    我捂着嘴摇头,但没说话。他恼怒的扳开了我的手:“你凑上去亲曲林那厮怎么没见你矜持?要是你被附体才会那么主动,干脆不救你好了!”

    他果然是个小心眼儿……

    我无奈的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去亲了他脸一下,他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一声不吭。

    我只好又凑上去亲他嘴……刚碰到,他就搂着我的腰反客为主。我惊呼:“我腰……腰……唔……”我腰要断了……

    他就跟没听见似的,反而越来越兴奋……

    我是被他抱着回到阳间的,没去学校,请了假在家休息了一天。后来我才知道,他把‘我腰’听成了‘我要’,我只能叹息,自作孽不可活……

    我原本以为我妈一晚上没见我人一定急得发疯了,回来之后才知道她其实睡得很安稳……因为死鬼阎王早就告诉她我在哪里了。

    第二天去学校,发现学校里教室门窗上都贴了符纸。本来学校该是个育人的地方,应该打击封建迷信和鬼神之说,但是最近学校发生了这么多事,估计人心都是崩溃的,所以才会出现这一现象。

    我刚走进教室,曲林就朝我走了过来,把手里的黑色背包放在了我的桌子上。那是我的书包,那天被带到地府之前落下的,原来是他捡到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很尴尬,那天发生的事情经过,我脑子一直都是清醒的……

    “那个……谢谢你。”我最终只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低声说道:“不用……我很好奇那个出现在监控里的究竟是谁……就是那个戴着面具的人……他一定不是人吧?不然不可能突然出现又带着你消失的。”

    我引用了死鬼阎王的一句话:“不该问的别问。你应该庆幸自己现在还活着,那天……我是被鬼附体了,所以才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陈可琳和赵蓉老师也被那个女鬼附过体……没错,就是这样!现在那个女鬼已经不会出现了,大可放心好了。还有,校长的死你也别胡思乱想了,知道太多也对你没好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