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七十六章 结发之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app官网home必发888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妈盯着我表情有些奇怪的朝我走了过来:“你咋了?脸这么红?是不是房间太热了中暑了?你成天窝在房里干嘛?客厅不是有空调吗?”

    我被她这么一说更脸红了,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儿……跟死鬼阎王呆在一起热倒不是太热,只是做的事儿容易脸红而已……

    我搪塞了几句就回房间了,把金平给的钱都藏了起来,被我妈看见没办法解释,她一定会怀疑我用不正当的方式去弄的钱。13579246810虽然我弄钱的道道不那么正当,但是至少不是去偷去抢的。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起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我妈已经上班去了,我爸上晚班回来还在睡觉,他鞋架上的鞋还在,就代表他没出门。

    我饿得心慌,吃了两颗聚阴珠才算完。

    没见着死鬼阎王,他多半在玉佩里,不然就是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我在琢磨怎么把赚的钱拿来补贴家里,见我爸妈上班这么幸苦,我也想帮忙,但是也不好直接把钱拿出来。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就只能暂时藏着了。

    我接了杯水正要喝,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爸貌似被吵醒了,在房里问我:“音音,谁在敲门啊?”

    我边往门口走边说道:“不知道,我看看……”

    从猫眼往外看,竟然是金平和昨天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年轻男人。

    我心里没底,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快过来,直接打电话不就完了,他有我电话的。

    我打开了门,金平笑吟吟的说道:“樊音小姐,多谢你了,昨晚果然没发生怪事了,我睡得很安稳。所以今天特意来登门拜访。”

    我吓了一跳,我爸还在呢,被我爸知道了我怎么解释?难道说我会道术还帮人驱邪来着?

    硬着头皮把金平跟他‘跟班儿’迎进屋,我爸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子从卧室走了出来:“你们是……”

    此时,我的表情是僵硬的……

    金平看了看我爸问我:“这位是……?”

    我说道:“这是我爸……爸,这是金先生……”

    我爸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金平打了招呼,金平还跟我爸夸我年轻有为,我爸全程都是懵逼的表情,我在一旁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我只能让我爸先去洗漱吃早饭,不然我没办法跟金平说事儿。

    我爸知道这其中有事儿,也没硬杠在这里。

    见我爸去了卫生间,我才说道:“金先生,你确定没发生怪事了吗?”

    他点了点头:“对啊,昨晚我睡得很安稳,没有感觉有人在我房里走,也没有出现觉得有人拽我脚把我往**下扯了。只是奇怪的是,我家鱼缸里的那条白鱼不见了,就是昨天你看见的那条。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我梦到我前妻了,她在梦里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说她要走了……唉,让你见笑了,我只是觉得这梦有些怪,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玄机。”

    我知道个屁的玄机,死鬼阎王才知道。

    我下意识的揪着脖子上的玉佩晃了晃,死鬼阎王不出来我就兜不住,总不能跟人家一通瞎掰扯吧?

    还好死鬼阎王没出去鬼混,玉佩里传出了他的声音:“那梦就是他前妻在跟他道别,为了他,他前妻才迟迟没有转世,我犹记得那个女人被带到地府的时候在我殿外跪了三天三夜,只求能留在人间帮她丈夫渡过一劫。人死后会有一些灵力,能感应到亲近的人近些年会发生的好与不好的事。我那时见那女人那么心诚,就放她回人间了,现在她心愿已了,自然是该去地府了。”

    “那条白鱼不是普通的鱼,万物皆有灵性,那鱼在深海里已经修成精,有灵性。金平无意将那白鱼肚子里修炼成型的内丹当作了珍珠打捞了上来,那白鱼也是倒霉,在吞吐内丹吸收天地精华的时候遇到了打捞的人。那白鱼为了寻丹,才被抓住的,白鱼没了内丹就是普通的鱼。白鱼的内丹被金平家的猫把玩滚到了他的**下,白鱼已经心生怨念,金平的妻子想把那内丹拿来还给白鱼,偏偏他现任妻子信了江湖术士的鬼话,相信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房里藏了符纸。有那符纸,金平已经死了的前妻自然没办法靠得太近,而且她也不是灵力很强的魂,只能在房里走来走去,试图引起金平的注意。”

    “奈何金平愚钝,他前妻只好在**尾将他往下拽,想让他发现**底的内丹。昨天他已经把那符纸烧掉了,他前妻自然将那内丹拿去给了白鱼,白鱼有了内丹也就施法回海里了。别以为怨念强的魂魄才是害人之最,修成精的动物一般不会跟人产生交集,但是人一但被其憎恨,就是至死方休,你别想得太简单,如果白鱼拿不回内丹,它就会选择自杀,成了怨念强大的怨灵之后,杀了金平。若不是他妻子,他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

    我听完之后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汗,我万万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死鬼阎王昨天一去就叫我去瞧瞧那只白鱼。那白鱼身上的特征现在想来真的诡异得很,我还没见过那样的鱼。

    金平看我半天没说话,问道:“怎么了?难道不能说嘛?”

    我把死鬼阎王告诉我的都告诉了金平,金平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好半晌才说道:“那珠子被打捞上来的时候,我见那珠子挺好看,就留在家里了,没想用它赚钱,图个好看……没想到那珠子大有来头。这些天我被折腾得神经恍惚,那珠子不见了我也没发现,没想到被我家猫弄到**底下了,我还奇怪那只猫怎么最近喜欢跑到我**底下去玩,原来是为了那颗珠子……”

    我没说话,事情弄明白了就好。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我真后悔再婚,什么都不如最初的结发之妻,她去世了都还在为我考虑,这么护着我,我却让李雅那女人进了门,还将她骨灰都搬到了储物间……现在想想,我还不如被那白鱼杀了来得好,我怎么就这么蠢……”

    他说这话我是爱听的,比起一个跟死人计较的女人,一个死了都为他迟迟不肯转世的女人要有价值得多不是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