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七十八章 死缠烂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2322备用网址bf55必发彩票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问他:“你怎么突然跟我打电话了?你说的谢谢又是因为什么?你也得让我弄明白……”

    如果是我帮他爸的事,他完全没必要亲自打电话跟我说谢谢。13579246810

    他沉默了几秒说道:“我爸把我妈的遗照搬回原处了,她再也不用一个人呆在阴冷的储物间了。我讨厌那个叫李雅的女人,我爸要跟她离婚了,我想这跟你一定有关系,所以才想谢谢你。”

    原来沉默寡言的他心里藏着这么多的事,***遗照和骨灰都被搬到储物间的时候,他心里是很难过的吧?说不定他还反对过,只是没有如他的愿而已。他直言不讳的说讨厌李雅,李雅虽然是他继母,但看起来可比他大不了多少。

    我随口说不用谢,何况我也没少收他爸的好处,他完全没必要这样……

    该说的客套话都说玩了,我就觉得我快词穷了,他却没打算挂断电话,突然掉转了话锋:“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我问道:“什么忙?”其实吧,他找我帮忙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也遇到灵异事件了,不然他找我还能是什么事?

    他没立刻说什么事,而是说道:“我爸去外地了,这几天都不会在家,所以我想请你直接来一趟,价格好商量。这件事我不想被他知道。”

    我想着死鬼阎王不在,我还是等他回来了再说,但是金鹏让我尽快过去,听他急切的语气,好像希望我立刻就去一样。

    我只能先答应去看看再说,到时候回来再问死鬼阎王,我身上有玉佩,死鬼阎王应该能知道我在哪里。

    下午等我妈去上班了我才跟我爸说了一声出门了。到了金鹏家,他们家保姆招呼我坐下,金鹏很快就从楼上下来了。他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休闲裤,脸色还是一样的苍白,不过因为他的皮肤也白,就没那么显眼。比起昨天,他今天看起来精神似乎要好些了。

    他走到我对面的沙发坐下,让保姆退出了客厅才说道:“昨天我没找到机会跟你说,既然你能帮我爸,一定也能帮帮我。”

    他这么着急的切入正题,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问道:“你先说说看吧,很多问题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

    他有些局促的紧握着双手,好像有些紧张:“事情是这样的,在念大学的时候,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她很漂亮,往往这样的女孩儿身边的男人就多,有钱的富二代也多。在交往之前我听说过关于很多她不好的方面……私生活方面,你能懂吧?”

    我点点头:“我懂,你先说完……”

    他接着说道:“本来我不想跟她在一起的,她有一天突然在学校公然对我表白,还用了麦克风,全校上下都知道了。她威胁我,如果我拒绝她就自杀。我觉得吧,一个女孩子,要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说不定她真的会那样做。我当时就告诉她,我们私底下说。因为这件事,她被学校记了一次过。大学不反对谈恋爱,但是她弄得那么……那么夸张,我觉得处分什么的也很合理。”

    “后来私底下我告诉她别再缠着我了,我说的很清楚,不会做她男朋友,但是她第二天却公开了我们是恋人。她明显在撒谎,逼我就范。我很反感,我觉得她就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她那么做,也有想证明自己很了不起的嫌疑,她曾经放言只要她看上的人没有追不到手的……后来她就总缠着我,所有人都以为我跟她在一起了,我很无奈……”

    听到这里,我就奇了怪了,他没答应那个女孩儿跟她在一起,但开始他却说了,他有过一个女朋友,所以这个女孩儿后来还是成为他女朋友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时间一长,我也就懒得解释了,到后来,也就等于是慢慢的默认了吧。一开始她对我可以说很不错,一有时间就缠着我,后来可能是见我一直对她不冷不热,她没了耐心,也就知难而退了。其实这么说起来,她也不算我女朋友,毕竟在别人眼里才是,在我眼里根本不是。后来过不久我就听说她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我也没在意,但是有人开始传言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我发誓,我没碰过她,她牵过我的手,强行……吻过我,仅此而已。”

    “这样的流言蜚语让我很生气,我找到她,问她为什么要胡说,她却哭着跟我说,她怀孕了,被甩了。她跟我解释说没有在外面乱说孩子是我的,我根本不会相信她,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好。她问我为什么不肯接受她,那时候我在气头上,就说了两句狠话,然后……第二天我就听说她跳楼自杀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自杀,也或许我说的那两句狠话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或许心里压力本来就比较大了吧……”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但是我却总能梦见她,从她死后半个月开始,我几乎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梦见我深夜走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一辆黑色的轿车撞死。这两年来,无论白天晚上,我连门都不敢出,我觉得是我自己心理的问题,我请心理医生来过家里,医生说我有阴郁症。药吃了不少,但梦没有断过。我想让你帮我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到底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

    他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我懂他的意思,他想问我这两年来做的同一个梦跟那个死掉的女孩儿有没有什么关联。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不是什么普通的梦,一个人就算精神分裂症也不可能两年来每天做同一个梦。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持续的时间只有半个月,那半个月里,我梦到的都是我跟死鬼阎王四年前的新婚夜……

    照这么推理的话,他不是自己的问题,绝对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影响着他。但是从走近这栋房子的时候我就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鱼缸里那条奇怪的鱼也不见了,他母亲的魂魄也离开了,这房子没有阴气,比较正常了,这说明他身边没有鬼物,但他却还是持续在做梦,同一个梦,我有些弄不明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