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八十张 甜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体育怎么样优德88手机中文版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似乎能明白他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了,因为那就是他预见的自己的死亡。13579246810至于他为什么在梦里会想着见那个死掉的女孩儿,大概就是因为他曾预见了她的死,却没能救她,他觉得内疚,所以将那份内疚困在了自己的梦里,每天这么的折磨着自己……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没有被鬼缠身的痕迹,缠住他的,根本就是他自己。

    他并没有跟我提起他能预见死亡的事,他可能自己都还在半醒半梦间,他不想戳中自己心里的痛处。

    我看着死鬼阎王说道:“天赋异禀,那就代表是天生携带的能力,那跟他也没什么关系,要是有得选择,他也不会想这样的。这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死鬼阎王轻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不公平了?一个人,之所以出生就拥有别人所没有的能力,是因为他前世的执念没能消散,即使孟婆汤让他没了前世的记忆,但却不能抹掉他的执念。自己种下的因,果子不应该自己尝吗?来世希望他不再有执念,否则生生世世轮回都是一个结果。”

    我问他:“什么是执念?”执着的信念?可以这么理解吗?

    他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我曾经遇见一个家伙,他的执念深到能保留前世的记忆,孟婆汤都对他没辙,到最后,他脱离了生死轮回。偏偏他不做什么坏事,反而降妖除魔,天庭地府都拿他没办法,他还三番几次的跟我作对。我讨厌那种带着执念的家伙。所谓执念,不过就是前世的遗憾罢了,被自己曾经做出的蠢事困住生生世世,愚蠢至极。”

    他的不屑是对他所说的那个家伙,不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但我隐隐知道金鹏的事是管不了了。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金鹏有这么深的执念,让他拥有预见死亡的能力。估计他自己也不清楚吧,前世的事,又怎么记得清楚?他这一生因为他的份执念而终,来世希望他能放下吧……

    我开始觉得其实好事也不那么好做了,帮得了大家都好,帮不了心里就会过意不去,明知道原因,却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鹏活到二十四岁死去。

    我有些郁闷的躺了下来,我想我不要再做这行了,我本来自己就没什么本事,还偏偏要去折腾,钱是赚到了,但我心里不安,我会因为帮不了金鹏觉得内疚。

    死鬼阎王在我身旁说道:“现在知道钱不好赚了吧?做这行,就要学会能帮的帮,不能帮的果断放弃,何必让自己自责?人各有命,你不是神,就算是神,也没这义务。”

    我不说话,也懒得说话,心里就是不痛快。

    死鬼阎王不知道突然抽什么疯,一把将我拎了起来:“你该不会为了这事儿跟我生气吧?一个黄毛丫头,脾气怎么那么大?!”

    我……

    我拍开了他的手说道:“我哪有?我想睡觉行不行?你不睡你还不让别人睡了?你能当夜游神,我可不能。”说完我就又躺下了。

    只听见他在一旁说道:“我是阎王,干嘛要去做夜游神?掌管人生死可比掌管人的梦有意思多了。”

    我勒个去!‘夜游神’只是比喻,比如我小时候晚上一不睡觉,我奶奶就会说我:“大晚上的不睡觉,当夜游神呐?”顾名思意,就是大晚上的游荡的意思。我还一直以为夜游神只是说着玩的,没想到还真的有。

    看来夜游神不光有,还是掌控人梦境的。

    我也懒得解释,随他怎么想吧,跟一个没办法正常交流的人说话太累了,很明显。

    “你不就是想帮那个金鹏吗?行,我让你帮还不成吗?少跟我使性子!”

    听见死鬼阎王这么说,我顿时来了精神:“真的?你说怎么帮。”

    他见我有了反应,反而开始摆架子了:“随随便便就告诉你,也太没面子了,想让我帮他可以,老规矩,我要好处。”

    我浑身一颤,脑子里浮现出了少儿不宜的画面,他要的好处对我来说难度偏大,因为跟大多数时候的做那种事不一样,他会把我弄得很‘惨’。我立刻在脑子里开始打小算盘,金鹏他爸那么有钱,之前等于救了他爸的命,出手就是十一万,这次要救了金鹏的命,我想知道金鹏的爸能给多少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我笑着凑到了他身边说到:“行啊,只要钱到手,就给你好处。”

    他露出了一抹有些让我背脊发凉的笑容:“不不不,总得先给点甜头吧?不然本来我就不情愿做的事,做起来万一就做不好尼?”

    我在心里骂他奸诈,表面上却笑得跟一朵花似的:“那你说,你要什么甜头?”反正大概也不会是什么正经‘甜头’。

    他笑着将我按着趴在了他腿上,我看着他腿间慢慢隆起的地方,顿时觉得这甜头比真正的好处更折磨人……

    我笑着说道:“能换一个吗?”

    他果断地摇头:“没得商量。”

    我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有虎牙,很尖的,万一一个不小心……你可就废了。”

    他摸了摸我的脸说到:“没关系,你若是真的不小心了,我也不会责怪你,只是要委屈你守活寡了……”

    我面红耳赤的解开了他繁琐的衣服,等我手伸到他裤头的时候,他才说道:“为何解了我的衣裳?难不成娘子也想要?”

    要你个大头鬼!他衣服是长袍,不解开怎么能……

    看着他玩味的表情,我瞬间怀疑自己的智商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衣摆长了可以撩起来……

    我装作我并不弱智的样子拽下了他的裤子,当看见他昂扬的巨大时,我顿时就怂了,不得不再次的向他确认:“真的要用嘴吗……?”我怀疑过去他是怎么把他这个放进我身体里的,怎么就能进得去……

    他无比认真地点了点头:“快些,你看它都快忍不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