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完事儿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新注册28云顶国际赌场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郑启山想拉开陈萱,但是被俯身的陈萱力大无比,一个大男人,被一巴掌给乎开了。??文???

    我看着一旁吓得哆嗦的小警察,勾勾手指让他过来。他好歹也是个警察,不是什么怂包,皮带还没扣好,提着裤子就过来了。在陈萱把他弄开之前,我在他惊吓的目光下伸手抓向了他的皮带,我可不是想非礼他,只是想借着他皮带坚硬的金属扣子划破手而已。我现在也不能伸到嘴边自己咬,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我只感觉手在发疼,抖着手在另一只手上画了辟邪符,然后一巴掌拍在了陈萱的脑门上。

    陈萱被打飞出去撞在了几米远外的墙上,发出了一声怪叫。事实证明我赌赢了,郑启山和小警察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估计是不敢相信我一个小姑娘能把人打飞那么远,而且还是轻轻的一巴掌。

    那女鬼似乎想从陈萱的身体里出来,但是陈萱的脑门上有一个血印子,是我印上去的辟邪符,女鬼挣扎了半天也没出来。

    接下来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求死鬼阎王,我抓着玉佩问道:“现在怎么办啊?”我脖子还在发疼,掐得也太狠了….

    死鬼阎王淡淡的说道:“接下来交给地府的人就行了,下回不叫夫君,你看我搭不搭理你。”

    我都要死要死的了,他还在说风凉话,突然,黑白无常出现在了陈萱身边,陈萱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惰:“求求你们,不要带我走….我不要去地府,我不要去地府!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白无常呸了一口说道:“你有什么不甘心的?害人不浅,让你滚一万次油锅都不为过,再吵吵先割掉你的舌头!”

    陈萱看向了我:“求求你,让我完成心愿好不好?否则我死不暝目!”

    我捂着脖子说道:“哎哟….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有什么好不暝目的?安心去地府吧,你杀了人,就没资格谈条件也没资格求情了。”

    黑白无常朝我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先回了,小娘娘好生保重。”

    我点了点头,他们两个就用链子把女鬼绑住从陈萱的身体里扯了出来带走了。

    陈萱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不动了。郑启山问我:“完事儿了?”

    我点头:“完事儿了,那女鬼被带到地府去了,案子可以结了,你们看着办吧。”

    刚才黑白无常出现他们自然是没看见的,到现在还云里雾里。我瞥见那个小警察还提着裤子,捂住了眼睛说道:“你先把裤子穿好….”

    那小警察急忙转过身去穿好了裤子:“我怎么觉得警察这行好难…

    郑启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儿,一般人还没这待遇,何况你不就是被看光了,也没啥损失。”

    原来刚才事儿还没成,看来我跟郑启山还是进去得早了点,听见陈萱叫我们就冲进去了,结果还没成….

    陈萱被送到了医院,奉来没多大事儿的,怕的就是刚才被我乎那一巴掌在墙上给她撞出个好歹。郑启山留了我的电话,直白的告诉我配合警方办案是没有酬劳的,我也就呵呵两声,我帮他就是为了洗脱嫌疑,也顺便解决自己的麻烦,我一开始就没想要什么酬劳。我回宾馆退了房直接回到了出租屋,现在案子结了,可以回去住了。

    估计柯从云是不会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了,陈萱怕也不会继续住了,也行,那就我一个人住吧,跟人合租其实就只有价格便宜了些,其他的一点也不好,我算是体会到了,所以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住吧,实在没钱了再考虑合租。

    估计陈萱是留下心里阴影了,据我猜测,她被附体之后吸光了她男朋友的阳气,然后亲手把她男朋友的尸体搬到了**下。估计她还以为她男朋友在她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已经走了,没想到…

    我洗了个澡吃了颗聚阴珠准备睡觉,刚躺到**上死鬼阎王就出来了。我才不搭理他,让他帮忙还给我摆架子,结果我差点被掐死,要不是我机智,现在脖子都断了。他见我不理他捏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真的?生气了?”

    我气鼓鼓的说道:“我都快被掐死你也不出手帮我,现在才出来,有什么用?你还是继续回玉佩里去待着好了!”

    他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黑色恶鬼面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若不是我,黑白无常会来得那么快?若不是我不帮你,你怎么会在道法方面有所突破?至少你能以血为引画符了不是么?”

    他说得是有那么点道理,其实打那女鬼那一巴掌我还是觉得挺带劲的,我心里有些小雀跃,但我还是装作生气的样子:“反正我差点被掐死的时候你没救我,我现在不想搭理你。”

    他放下面具将我搂进了怀里:“小家子气,你若真的要死了,我能看着不管吗?你那时候离死还远呢。”

    我在他怀里挣扎着:“少来了….我觉得我那时候就要被掐死了….’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脸,竟然凑上来伸出舌尖舔了舔我的耳垂。我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别….痒….”

    他执着的对着我的耳垂又咬又添,我觉得不光身体痒痒,心里也痒痒的。我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别咬了….”

    他不说话,只是死死的抱着我,不让我挣扎,一边更加力的玩我的耳垂。我被他弄得有些迷糊,他的吻突然转移到了我的脖子上,比较用力的把我压在了身下,貌似是感觉来了….

    我早就被他弄得浑身发软了,我的耳朵和脖子比较敏感,他估计也弄得很清楚,所以一开始就直接弄我这两个部位。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在变重,我无意识的说道:“你不是敢回….地府么?你那些女人….嗯….就放在….放在那里放心吗?“我的意思是让他发情了就回去临幸他的其他女人,别拽着我一根草啃!小心他那些女人不甘寂寞给他戴绿帽子!

    他分开我的腿毫无征兆的挤了进来,我浑身一颤,感觉一点力气都没了。他在我耳边说道:“说起来,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借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做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你就不一样了….”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他的意思我是他所有女人中最放荡的?是最敢给他戴绿帽子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