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世风日下,太辣眼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现场平台必发bf88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一早就猜到那个嫣儿跟死鬼阎王有很大的牵连,根据李可言的话可以看出来,那个嫣儿曾经跟死鬼阎王可能是那种关系,说不定就是他曾经女人中的一个。并不是我抓着不放,一开始我觉得或许关于嫣儿的事是死鬼阎王的禁忌,不提也罢,后来我发现李可言竟然也知道嫣儿,说不定他们之间的仇怨就是因为这个嫣儿而起。

    死鬼阎王一边让我离李可言远点,一边为了嫣儿跟李可言干架。凭什么?就因为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局限我的自由?女人最悲哀的不就是不能确定在自己男人心里的地位吗?我以为我跟死鬼阎王够亲密了,可是他却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

    越想我越觉得生气:“做,怎么不做?赚钱的事儿不做白不做。李可言,说什么为我好的话,我不信。关于你跟死鬼阎王之间的恩怨我就不再问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别把我牵扯进去。”

    我说这话只是觉得死鬼阎王因为自己的私人恩怨不让我跟李可言来往有些过分,说得直白点就是,要是他们是因为嫣儿结仇,那就更没资格因为这个管束我了。我也是在警告李可言,他跟死鬼阎王的恩怨不能把我牵扯进去,就是他不能利用我,谁知道他有事儿没事儿找我是不是因为挑衅死鬼阎王?反正万事皆有可能,我丑话说在前面罢了。

    李可言没有正面回应我的话,只是说道:“下午放学之后我去接你,就先这样吧。”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玉佩里的死鬼阎王并没有动静,估计是在睡觉,这两天一直都是这样,还不知道他要这么安静到什么时候去。

    我也没做什么准备,李可言自己要找我去的,反正我就是啥也不会,还得分我钱,他自己脑子进水就不能怪我了。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我当然得双手接着。

    下午放学之后,我走到校门口,全都是轿车,我看到许多大学女生上了车,刚要感叹这学校的有钱人真多,就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生坐到了一辆豪车上抱着后座上的一个秃顶老头儿叫了声干爹。

    世风日下,太辣眼睛……

    突然,我听见了李可言的声音,我循声望去,一辆黑色的轿车上,李可言探头在车窗前跟我招手。

    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么?我不好意思上车,我怕别人把我当做那种傍有钱人的女人……

    我装作没看见也没听见,然后掉头走了。

    走出去了好远,李可言开车追了上来:“你搞什么鬼?”

    我有些不自在的上了车装作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哟,你开买车了,看来坑了不少人的钱啊。”

    他转过头看着我说道:“别扯开话题,你干嘛啊非要我来追你?故意的?”

    我没好意思说真正的原因:“没有啊,我没看见你,你刚才在校门口吗?”

    他没搭理我,把车调转了头上路了。

    我从包里拿了颗聚阴珠放进了嘴里,李可言突然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想知道嫣儿的事?是出于女人好奇的天性吗?”

    我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呵呵,并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你跟死鬼阎王是因为什么这么深的仇,见面就要干架的样子。话说,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我到底该叫你李可言还是李言承?”

    他说:“随便你怎么叫吧,其实最初我也不知道我还有李言承这个身份,后来渐渐地,我发现我会变成另一个人,那时候我会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跟双从人格差不多吧,看似一个人,实际上是两个人。那天在嘉庆桥下我没骗你,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身体里还有个李言承的存在。”

    我该相信他吗?去计较这些也没用,不管他是谁,带我赚钱可以,敢利用我或者算计我的话,反正我不管,我就要问候他祖宗。

    到了洪家之后,有钱人的奢侈生活在我心里又刷新了个级别,私人豪宅,要什么有什么。只不过气氛不太好,因为一楼设置了灵堂,死了人了。

    我勒个去……

    洪家人应该还是遵从老一套的安葬方式,不然也就不会这么折腾了,直接火化不就完了?但是明显,并没有这样。

    走进去我就看见了一口镶金边的棺材,有意思,死人都这么奢侈。灵堂前摆放了一张照片,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的遗照,死者是个老人。

    一群人就围着灵堂哭,洪家的人还真的挺多的。

    李可言上前跟去学校找我的那个姓洪的说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楚,然后我跟李可言就被带到了楼上的客房。

    李可言在我旁边收拾带来的家伙什,反正就是做法要用的东西。我有些心虚之前对姓洪的说的这事儿很棘手的话,万一人家只是想给死者超度一下呢?我那么来一句人家要吓死的好嘛?

    我想了想问李可言:“是跟死者超度还是怎么的?”

    他扫了我一眼说道:“要是单单超度的话,我叫你来干什么?看戏啊?”

    我松了口气,有事儿就好,要是真的没什么麻烦事儿,我那句话就成了打脸的话了。

    李可言见我松了口气的样子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着我:“你这人怎么回事?人家家里有事儿你还松了口气,什么心态?”

    我大大咧咧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是,只是今天姓洪的去学校找我的时候我跟他说了一句他的事儿很棘手。万一只是来做法超度超度的,那我不是白吓唬他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他听完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还别说,被你说中了,洪家的事儿棘手得很,有我们解决得了的,也有我们解决不了的。我们做好分内事儿就醒了,其他的就当不知道。”

    我不明白他说的不能解决的事儿是什么,不过我也没多问,到时候肯定就知道了。说我好奇心重吧,其实有时候我好奇心真的也不重。

    过了一会儿,姓洪的让人来告诉我们可以下去了,李可言也没带什么东西在身上,直接跟我空手下去了……

    ps:重点强调一下,追书的亲们千万要进入简介页面,也就是主页上点击收藏本书,一直有读者反应书找不到了,收藏了就不会丢失的,还请大家不要觉得费事儿,到时候书找不到了也麻烦是不是?收藏又不要钱。喜欢‘’的书迷们请多多收藏关注哦,每天上午11点到12点更新三张,亲们的打赏捧场也会有加更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