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为‘安生’‘娜娜’亲打赏的折扇加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体育必发娱乐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怔怔的看着死鬼阎王,他说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我说:“你不是说一个眼神你就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吗?你怎么就没看出来我在想什么?”

    他很认真的问我:“你觉得自己的眼神够聪明吗?”

    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深呼吸……不生气……

    “那鬼为什么盯上我?”我冷静下来问道。

    他看向了我的小腹:“他想要你肚子里的东西。”

    果然……

    我心顿时拔凉拔凉的,之前也有鬼打我肚子里阴胎的主意,也就见怪不怪了,但这是第一次有鬼把我肚子活生生的剖开,让我情何以堪?

    估摸着伤口也不是那么深,不然得去医院缝合,光自己处理是不行的,这可好了,我还没生孩子,肚子上就有条印子了……

    “为什么都想要我肚子里的东西?你的儿子那么有价值?”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死鬼阎王看了我一眼,眼神特别的怪异:“嗯……你好好休息吧。”

    我吧唧了一下嘴说道:“你帮我跟学校请个假,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不是给我班主任托梦就行了……现在我这样肯定不能去学校的。还有,我饿了,你帮我拿聚阴珠……”

    他竟然特别特别温顺的去帮我拿聚阴珠,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像他了。当他把木盒子拿过来打开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最后一颗了……”

    我让他给我,吃下去之后才觉得舒坦了。

    “没有就没有了,干嘛那么一副难过的样子?你出去帮我找食儿啊,我可是因为你儿子受伤的,你不管我的话我就跟你绝交。”我仗着他依旧还温顺,不怕死的作死。

    他放下了盒子说道:“我不能离开你,饿死总比被剖开肚子惨死好不是吗?”

    前半句话我很感动,后半句话我想揍他:“你没听说过要死也得做个饱死鬼吗?死刑犯被处决之前还得吃一顿好的呢。好的我就不求了,你给我多吃几颗聚阴珠好吗?难道你真想让我饿死啊?大白天的那鬼敢来吗?”

    没错,现在是白天,一般的鬼不敢出来的。

    死鬼阎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把玩儿:“你真觉得那是普通的鬼?如果我告诉你他之前被关在地府的十八层炼狱最底层呢?五百年都不能让他怨气散去,这样的鬼,可不怎么普通,不管白天黑夜,他行动自如。从炼狱里逃出来伤了他的元气,五年了,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他恢复了,这人间就成了炼狱。你当真以为我是因为杀了那个山洞里的女人才被罚留在人间的?这人间的事儿,太多太繁琐……”

    我听得心惊肉跳,不过我怎么就是觉得是死鬼阎王平时把时间都花在了他那些女人身上,成天吃喝玩乐忘了自己的本职,所以才会弄出这么多破事儿的?他要是早些到人间的话,还有这么多破事儿吗?冥荼还在蛋壳里的时候被偷走,十年了,现在才找到。这只恶鬼逃走五年了,现在他才来处理,怎么看都是他懒!懒死他得了!

    当然,这种话我可不敢当着他的面儿说,我能时不时的跟他斗嘴,但不能说他不尽职,那不就等于说他不配当阎王吗?我又不傻……

    “那怎么办?你就守着我,看着我饿死得了?”我眼巴巴的望着他。

    他轻哼:“放心好了,有人不会希望你死的,会给你送食儿来的。”

    谁?现在谁还能惦记着我?

    算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让他把我的包拿来,幸好给我拿回来了,没留在洪家。

    我从包里把手机翻了出来,有条信息,是李可言发来的,说钱到账了。可能是洪家人给的吧,他也没说是多少,我现在也不关心钱的问题,我只担心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

    房间里的气氛很诡异,我躺在**上当睁眼尸体,死鬼阎王就坐在一旁玩自己的面具,我们没怎么说话,就这么一直到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

    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死鬼阎王身形一闪不见了,我只看见我的房门还在诡异的摇曳……

    去开个门要这么耍帅吗?

    很快他就回来了,照样是身形一闪就回到了椅子上,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是谁,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樊音?”

    我往门口看去,毕业之后就没见过面的曲林,我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他脸上挂着疑惑,我知道他在想刚才是谁给他开的门,我估计他都没看清楚,死鬼阎王速度太快了,而且他也不一定看得见死鬼阎王。

    他果然看不见死鬼阎王,走到我**前放下了随身的单肩背包说道:“我师父让我来看看你,还让我给你带点东西来,他说你生病了。我跟你的学校在一座城市,也在这里,不是特别的远……只是一直都不知道你具体在哪里而已,也是师父今天告诉我的。”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师父是谁?”

    他笑了笑说道:“李老师啊,以前在高中教过我们的……李可言老师。说起来我跟他还真有缘呢,以前是我的老师,教我学习,现在是我的师父,教我道法。”

    我听完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你……你脑子哪里不对劲了?为什么要跟他学这个?你爷爷不是也懂这个吗?你跟你爷爷学不就好了?”

    他脸上笑容消失了:“我爷爷……上个月去世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他做啥都好就是别学这个,这个太危险了,而且还是跟李可言学,李可言那吊儿郎当的脾性,教出来的徒弟别提了……跟他一样的损色儿。

    当然,这些我不好当着他的面说,现在他已经把李可言师父师父的叫得亲热了,我哪里好再当着他的面儿说这些。

    他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背包里拿出来了一个上面有八卦图案的木盒子:“这个是师父让我给你的。”

    我想伸手去接,结果动作太大了,扯到了伤口,顿时我就一阵嚎,吓得曲林惊慌失措的问我怎么了。

    死鬼阎王一手接过盒子一手安抚着我:“你是不是傻的?白痴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