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走还不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112永利娱乐KTV怎么样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刚走到门口,李可言就说道:“我估摸着你家阎王很快回来找你,他又得找我麻烦了,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收留你……”

    我回过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再提他,你马上就会有生命危险,信不信我埋了你?”

    他看了眼院子里厚厚的积雪,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怪冷的,不提了……”

    第一次拿着扫把扫这么厚的雪,先要把表面上松动的弄到一边,再用铲子铲掉底层比较硬的,反正我觉得是个体力活,明明这么冷的天儿,没一会儿我就觉得发热了,还脱了外套干。我心里一直在埋怨李可言太懒,就这么大点院子,还懒得打扫,非得等到积雪这么深了才弄。

    该死的是扫着扫着又开始下雪了,还是鹅毛大雪,曲林问李可言用不用等雪停了再扫,李可言却说道:“顶着雪给我扫。”

    我顿时觉得他没人性,这么冷的天儿,衣服湿了会感冒的,还顶着雪扫,我会听他的才有鬼。我走到他面前把扫把一丢:“要扫你去啊,反正我不去了。”

    李可言什么也没说,慢步走到了院子里,我还有些奇怪,难道他真的要扫?我突然觉得他现在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不像李可言,倒像是……李言承。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脚下出现了一个发光的八卦图,然后整个人都腾升到了空中,那些正往下飘落的雪花都仿佛静止了一样,不再下落,地面上的积雪也开始往空中飞去,在他头顶上方形成了一个越发巨大的雪球!

    我没见过还能这么玩儿的,不由得看得出神了,曲林跟我的心情恐怕是一样的震惊。

    看着李言承把积雪都丢到了院子外有条有理的堆积着,然后潇洒的拍了拍手,我突然觉得李可言的痞子形象也跟着高大了起来,都是拖李言承的福,虽然他们差不多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格差异也忒大了……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天空的雪花才又恢复正常,自由飘落。

    “师父,你怎么做到的?”曲林惊讶的问道。

    李言承淡淡的说道:“心如止水,万物皆止,物随意动,皆可掌控。你要学的要多了去了,先学会怎么抓鬼吧,要做到这种地步,以你目前的基础还是不可能的。”

    我觉着挺有趣儿的,这太神奇了,我没想到道法也能到如此博大精深的地步,能够掌控万物。我伸手去接落下的雪花,突然听到了死鬼阎王的声音:“看来你过得还不错。”

    我看了看四周,没看见他人影,我试探的说道:“没错,我过得是很不错,怎么?你看了眼红?巴不得我不好过?求着要找你?我才不呢,离开你我一样的过,还会过得更好。”

    “你说什么?!”

    我听到了死鬼阎王震怒的声音,但我还是没看见他人在哪里,我掏出了玉佩,声音是从这儿传出来的么?天高皇帝远,他肯定是没在玉佩里,只是通过玉佩跟我说话而已。但是他会瞬间移动,我怕我骂了他,他下一秒就出现了,所以我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有些贪生怕死:“我没说什么,既然你觉得我暗算了王妃,不听我的解释,那我也无话可说。”

    “你什么时候好好跟我解释过?”

    声音果然是从玉佩里传出来的,我吸了吸鼻子说道:“看你那么生气的样子,想来也听不得我解释什么,只想我低头认错。抱歉,我没做过的事儿不会认错,好好的守着你的王妃吧,别再让她被人暗算了。”

    “我有说过不听你解释?不要妄自揣测别人。”

    他淡淡的说道。

    我怎么觉得他是想让我解释?我解释了他会听吗?我正在犹豫的时候,玉佩突然被人抢走了,我抬眼一看,是李言承。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这货不是吊儿郎当的李可言,我可不能把他当做李可言开玩笑,他看上去那么严肃的样子,冷得让人在夏天都觉得仿佛要结冰一样,别说抢走玉佩,就是抢走我所有的钱我也一个字都不敢说。

    “闫琮桀,现在她是我的徒弟,别妨碍她,也别妨碍我,是你自己要松手的。”说完李言承就把玉佩攥在了手心进屋了。

    我咽了口唾沫,没有再听到死鬼阎王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李言承那句话是啥意思,‘是你自己要松手的’,什么意思?

    曲林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师父有时候会变成另一个人,这时候千万别惹他,会出事儿。”

    曲林话刚落音,我就瞥见院子的雪地里多了个人影,定睛一看,是死鬼阎王!

    我下意识的躲在了曲林身后,曲林也觉得不对劲,开了天眼,看到死鬼阎王之后,不知道他为什么竟然走开了:“你们……你们聊吧……我进去给师父煮茶。”

    我……

    我基本能确定上次在我租房的那里,曲林跟白无常在外面绝对是听到了我跟死鬼阎王弄出的动静,不然他不会在看到死鬼阎王的时候这么敏感……

    “李言承,给本王滚出来!”

    死鬼阎王一上来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李言承。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悄悄的往屋子里走,我总觉得要出事儿,我得先躲躲,免得殃及池鱼。我刚走两步,死鬼阎王就冷声说道:“你再走一步试试?”

    我无奈的停下了脚步,这时候,李言承出来了,两个人都气势汹汹的样子,看起来要大干一场。我不敢拉李言承,也不敢劝他,同时我也不想理死鬼阎王,让他冤枉我!所以这貌似……不可避免了。

    我暗骂曲林没义气,自己开溜了,放下茶壶让我来!他应该在这里顶着……

    “动作够快的,不过你也得看她自己愿不愿意跟你走,我不强求。”李言承走到门口站定说道。

    死鬼阎王顿时怒火中烧,朝我咆哮道:“你走还是不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