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199章: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娱乐7276必发365手机网址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他嘴上说着不介意,却咬疼了我耳垂,这就说明他口是心非。我就笑笑不说话,男人的嘴果然是不能信的,就当白炙没什么问题好了,希望吧……

    我突然又想到了他对樊晓的态度,反常的好,我问他:“你之前对人不都是衣服冷冰冰的样子么?怎么对我的堂妹那么亲热?”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听我这么问,他说道:“好歹她叫了我一声姐夫,总不好对她太冷淡不是?”

    就叫他一声姐夫就把他收买了,我要是叫他夫君,刚才是不是就不用遭罪了?

    第二天我跟樊晓被送回了阳间,死鬼阎王自然也跟我们一起留在了阳间。我们回来的时候才早上不到七点,所以没人发现。樊晓说还有点困,想先睡一觉,然后就倒在了我的**上。我也没睡醒,就也躺了下来。死鬼阎王已经回玉佩里了,我闭着眼准备睡觉的时候,樊晓却推了推我:“咱们现在说话姐夫能听见不?”我随口说道:“管他听不听得见……”一般时候死鬼阎王是不会说话的,有时候他或许在睡觉,叫他他也听不见的,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所以,管他听不听得见。

    “音音姐姐,白炙他不碰我,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樊晓问道。

    我来了精神,难不成他真的有隐疾?

    “不碰你?你们结婚那晚不是……有过吗?”我问道。

    她支支吾吾的说道:“有是有……不过一半儿就停下了,我疼嘛,疼得不行。但是我听说第二次就不疼了,但是他却不碰我了,是不是因为不喜欢我?”

    这个……这个我还真的不好回答,原来那晚一半儿就停了,不怪不得樊晓看着生龙活虎的,可能也就疼了那一会儿……昨晚我还以为他们小别胜新婚呢,谁知道啥事儿也没发生。

    “你年纪还小,别瞎想了,你不是没睡醒吗?接着睡。”我说道。

    她不甘心:“可是我看网上的那些人说,男人跟你同**却不对你动手动脚就是对你没兴趣。”

    我无奈的说道:“那说不定还是为你着想呢?真心爱你的人就算跟你睡一起,很想碰你,但是处于谋些原因他也会忍着不碰你。”

    她有些失落:“真的么?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我不喜欢她刨根问底的性格,还问得这么透彻,我情商也不高,我解答不了她的疑难杂症。我就随口敷衍道:“说不定他趁你睡着动手动脚了但是你不知道呢?所以你就别瞎想了,那是他的问题,跟你没关系。就算现在没感情,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以后你们在一起了,肯定就没问题的。”

    她唉声叹气的抱怨了一通,我没搭理她,过一会儿她也就睡过去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我也拿她没办法。我晃了晃脖子上的玉佩说道:“你该不会在偷听吧?”

    死鬼阎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们自己说给我听的,原来女人在一起只会说这些话题……还真的有点……”

    我有些尴尬,不过我觉得他脸皮真厚,一字不漏的听了,还一声不吭的默默听完了,假正经。

    “要不要我去问问白炙为什么?我看樊晓挺忧心的。”

    我一听觉得可行:“行啊,你去问问,男人毕竟比较好问一些,总不能我去问。”

    玉佩里没声儿了,我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还能睡一会儿。正当我要睡着的时候,死鬼阎王又说话了:“我问过了,我说了白炙对女人是很温柔的,他只是怕她疼。早跟你说了白炙没问题。”

    我嘴角抽了抽,还是不敢相信白炙会很温柔,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昨晚我没去看小姑姑,我应该去问问她的,白淼应该会温柔吧?虽然表面上看着跟冰块儿似的。

    不知道他怎么问的,这么快就得到答复了,等明天告诉樊晓,她也能安心了。其实吧,我觉得年纪太小了热衷这种事情不好……真的不好……

    我刚睡了没一会儿,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儿,动静还挺大。今天是年儿初一,大过年的,不会还有人吵架吧?不是都说中国人最好的劝和方式就是一句‘哎呀,大过年的,算了吧’么?

    樊晓也被吵醒了,小妮子起**气挺大,嚎了一声说道:“干嘛啊这是?年初一的吵什么吵?大清早的,吵死呢?”

    我无奈:“呸呸呸,知道过年还说什么‘死’字?多不吉利?我出去看看。”

    我起**开了门出去看,是不远处的邻居家在闹,我奶奶他们站在院门口朝那边张望,我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樊晓的妈也在一旁,一边摇头一边说道:“那家的老人死了,大过年的,都撑不过这个年儿……”v信号:9900

    我有些奇怪:“死人也是挺正常的事,吵什么呢?”

    樊晓她妈说道:“哪个晓得哦?应该是为了老人下葬的事吧,也真是的,大清早的,还是年初一就这么闹,看来那家子是过不得一个好年咯。”

    我看了一会儿,貌似的确是为了老人安葬的事吵架,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回屋子里去叫樊晓起来吃早饭,我们这边初一早上是吃大汤圆的,奶奶已经把汤圆下锅煮着了。

    樊晓不情愿的起来穿好衣服,走到外面就冻得发抖:“好冷哦……乡下还没暖气,这些人真抗冻……”

    我看她那样觉得有些好笑:“就是刚起**那会儿冷,扛不住也得抗。”

    这时候,樊小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走路摇摇晃晃的,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樊晓逗他:“你也刚起来?干嘛皱着脸?谁惹你了?”

    樊小路也不理她,径直朝院子里走。樊晓伸手去抓他,他回头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樊晓的手背上:“别碰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