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206章:你不早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钱提不出来竟彩必发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第二天的早上,传来了一个让我惊愕了好久的消息,洪大年跟他老娘死了,死状很惨,眼睛惊恐无比的大大瞪着,全身上下被抽干了水份,手还伸着,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像风干了的鸡爪一样。

    这个是我没想到的,我没想到洪大年和他的老母亲会死,死相明显不正常,这不由得让我联想到他是不是真的从那个死了的盗墓人身上得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被山坳里的东西给杀了。

    村子里出了事基本都是我三爷爷去处理的,我三爷爷在村里还是算比较有威望的。这事一出,自然是人心惶惶。

    我跟着三爷爷到了洪大年的家里,见过了尸体之后真的是一阵恶寒。三爷爷做了场法事,把洪大年跟他老娘埋了之后,依旧还是一脸的愁容。

    跟着三爷爷又回到了洪大年的家里查看了一番,他还是唉声叹气。我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还会出事。我三爷爷叹了口气说道:“那山坳里的东西不好惹,那洪大年一定是手脚不干净,要是山坳里的东西已经把洪大年偷走的东西给拿回去了那还好办,就怕洪大年已经把东西给掉了。到时候那山坳里的厉害角色肯定拿咋们村子开刀。”

    我瞥了一眼洪大年家里桌子上摆着的还没吃完的酒菜,有种不好的预感。洪大年家里穷是人尽皆知的,开始大鱼大肉了,说明他得到了一笔横财,也就是说,他从盗墓人的尸体上得到了从墓穴里带出来的好东西,并且已经掉了。

    洪大年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他给了谁,这事儿的确不好办了。我们没在洪大年家里找到任何东西,我问三爷爷:“可不可以做法把洪大年的魂魄招来?咱们问问不就得了?”

    三爷爷摇了摇头说道:“洪大年刚死,魂魄到了地府是要审判的,这期间没办法招魂,得等到他头七的那一天。”

    头七,也就是人死了之后的第七天,有魂魄会回来这一说。还要等这么久,这七天估计也不会宁。

    我预料错了,这七天村子里没出什么事儿,跟平时一样正常,加上又是过年的,许多人也都放下了心。樊晓和樊小路他们两家的人都走了,说是还要忙。樊晓年后就要去阴间了,估计到时候她家的人又要闹一场。

    洪大年头七这天,三爷爷在天黑的时候就开始做法招魂,足足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我看见他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看着简单,实际上是体力活,需要耗费元气。元气是什么我还不太懂,三爷爷给我讲过,可我一知半解。

    最后他停了下来,但是没有看见洪大年的魂魄。我有些急了:“怎么样了?”

    三爷爷摆了摆手说道:“洪大年的魂魄不在地府。我也试着从其他地方招魂来,但是洪大年的魂魄没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在地府?难道黑白无常没带走他的魂魄?从其他地方也招不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大年的魂魄找不到,那就没有办法问清楚事情的原委。

    这件事情只能暂时搁着了,也没别的办法,只要村子里不出事那就行,可谁知道呢?

    回到屋子里,我躺在**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对着玉佩问道:“你开始不知道洪大年的魂魄没去地府吗?”

    死鬼阎王说道:“知道啊。”

    我有些郁闷:“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们等了这么久,还白忙活了一天。

    他闷闷的说道:“你也没问吧?你现在不是很能么?什么都不需要我帮忙,也没想找我吧?现在才想到我。”我无语,我的确是不想找他帮忙来着,但是他明明知道还让我们白忙活,多说一句话要死的?

    我不想说话,心里有点小矛盾,这不怪他没说,是我自己不找他的。我闭着眼准备睡觉,死鬼阎王的声音却在我跟前响起:“你这样,让我觉得有些危险……”

    我猛地睁开眼坐起了身,额头却撞在了他的下巴上,那个疼,别提了……

    他没什么反应,我捂着额头有些惊恐的看着他,他刚才的语气太吓人了,什么我这样让他觉得危险?这句话就很奇怪,还有语气,阴沉阴沉的……

    他朝我伸手,我下意识的后退:“你干嘛?我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好好说啊……别吓我……”

    他扒拉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做事儿能经过脑子么?我觉得……你在试着自己独立,难道是想摆脱我?”

    他终于还是察觉了,我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没……没有……”我恨不得扇我自己一巴掌,说话还结巴,明显在说谎,我自己都不信,更别说他了。

    他手从我额头移到了我的脸上,换成双手捧着我的脸,我好怕他一个不高兴把我脖子给扭断,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我就感觉蓄谋已久的阴谋被他发现了一样。

    “为什么这么想摆脱我呢?难道是我哪里不够好?你说出来啊,我可以改啊……”他说话的语调没有起伏,眼神也是平静无澜,我很想知道面具下的他是什么表情……

    我敢保证他说出来的话都不是真的,其实是其他意思。我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没有,真的,你也没有哪里不好。”我想说之前我都说了那么一番话了,在冥河边,何必现在再来问我为什么?可我现在不敢说,我觉得他像颗定时,随时会爆炸。

    他慢慢的凑近我,我们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我只能仰起头,最后脖子酸了,手臂没撑住,直接倒在了**上。他还不放过我,压了上来:“说谎太多的人,到地府的时候是会被一针一针的缝上嘴吧的,你可能不理解那种痛苦……”

    例假来了,痛了一天,这时候才发布章节,不好意思,这几天过了我会恢复每天五更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