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219章:生死不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娱场m类似永利棋牌的棋牌游戏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今天不管是李可言还是李言承,似乎看起来都不是特别的对劲,好像很冲动。他不似平时那样的冷静,大概这样容易露出破绽,没过多久就被死鬼阎王打翻在地。李言承嘴角流出了丝丝血迹,我有些慌了:“别打了!快点走吧!”他们就跟没听见我说话似的,死鬼阎王一步步朝李言承走去,我情急之下跑了过去挡在了李言承跟前:“别打了!这样打下去有意思吗?!”

    气氛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死鬼阎王怔怔的看着我,渐渐的,眼神变得愤怒了起来。他的眼神明显是针对我的,或许我维护李言承的举动是不那么的妥,但我只是想阻止他们继续打下去而已。他这样生气未免有些太夸张了,我也是为了他好,能尽快的下山不是最好的么?突然,死鬼阎王转身走了,身影走进了迷雾里,看不见了。我还愣愣的在原地,他再一次丢下我走了,这次……是为了什么?我没觉得我做错了,就算单单吃醋也不至于吧?

    李言承从地上爬了起来:“为什么不留住他?”我回过神咬了咬嘴唇:“我的话,他向来不听,何必……”

    “别再做这种蠢事了,我不需要你维护,你这样,只会惹恼他。”李言承抹了把嘴角的鲜血说道。我不解:“为什么?”他语气特别淡然:“因为嫣儿做过跟你一样的事。你要是找得到下山的路,就自己离开吧,不然就跟紧我。”说完他就转身走了,是跟死鬼阎王走的反方向。死鬼阎王我肯定是追不上了,雾气越发浓郁,我找得到下山的路才有鬼,所以我只能跟着李言承走了。

    他刚刚说我做过跟嫣儿一样的事,难道是……维护他吗?所以,死鬼阎王刚刚那么愤怒,是因为这个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有点涩涩的……

    我摸摸的跟在李言承身后,他话也不多,我们都只是闷头往前走。他们都称呼嫣儿为‘嫣儿’,这个名字肯定不是全名,是昵称。不带姓氏的昵称,要多么亲近的关系才可以……李言承是这样称呼的,死鬼阎王也是这样称呼的,而死鬼阎王极少叫我的名字,叫也是叫的全名。不是我非要耿耿于怀,是有些东西就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我控制不住不去想。

    “你跟闫琮桀,是因为嫣儿结仇的吧?”我问道。

    李言承说道:“不全是,主要因为道不同吧,不过也差不太多。”我犹豫了一会儿继续问道:“嫣儿,是怎样的女人?”

    “很美,善良,善解人意。”

    几个简单的词语,李言承的语气那么的淡然,听不出来一丝一毫的喜怒哀乐,可是却在我的心里犹如平静的湖水落下巨石激起了千层浪。我发现我总是在为嫣儿这个素未谋面的人烦恼,好像害怕她的出现,但又不希望她活不过来,我见过死鬼阎王听见鬼差说嫣儿的残魂被王妃放走之后的样子,就那样毫不犹豫的走了。如果嫣儿不能复活,死鬼阎王心里应该会有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窟窿,那个窟窿,是他在杀死嫣儿的时候留下的,可能……那么疼。

    大概爱屋及乌吧,我不觉得自己多善良,但也绝对坏不起来。我这人不适合做大恶人,但也不适合做大善人,我没办法忽略掉心里的不平衡和嫉妒,大概应该我还是活人吧,人性就是这样,贪、嗔、痴傻、愚昧、善妒、虚荣。随意吧,无论最后结果怎样,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我不想做最后最悲哀的那个人,即使是,也要保持微笑,至少看着不那么狼狈。

    我没问李言承嫣儿的死是怎么回事,在死鬼阎王看来这是个不能提及的禁忌,我摸索了许久他才告诉我。多半在李言承心里也是一样的,嫣儿同样是不能触碰的禁区。两个男人为她生死不休,嫣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单单就凭李言承的那点描述,我完全想象不出来,一边好奇,一边害怕,这种矛盾的心理,会把我折磨疯吗?

    “你也不错,至少,是我见过的,除了嫣儿之外最特别的女人。”李言承突然说道。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也会夸人?不过把我跟嫣儿混在一起说,我就有点不高兴了,什么叫除了嫣儿之外?说白了我就是不如嫣儿呗。特别又是几个意思?我都在怀疑他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我也懒得搭理他了,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紧张的,我跟李可言比较熟悉,但是李言承的性子我是完全摸不透。现在就剩下我跟他两个人,谁敢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并不是很了解的人?要不是出于无奈,我也不会跟着他。现在我得时刻的警惕小心,万一有个闪失,是我自己小命不保。死在这里就太冤了,何况我一死就是一尸两命,对于肚子里的孩子,一开始我是很惊恐的,因为不知道他在我肚子里存在了四年之久。现在知道了,而且时不时还能感觉到他在我肚子里动,我感觉到了他是个鲜活的小生命,那是我……和死鬼阎王的孩子。

    最初我并不确定我肚子里的就是孩子,现在确定了,所以我的心自然也是希望孩子能够平安的出世的,虽然是阴胎,总不至于生出个怪物来。没有哪个女人不期待自己的孩子出世的,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我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常常摸着小腹,感受孩子的存在。我甚至想过孩子是像我还是像死鬼阎王,但是归于现实之后,又觉得有些可笑,连死鬼阎王爱不爱我我都不清楚,就给他生孩子,以后我的路该怎么走?

    “当心!”李言承突然停下伸手拦住了我,我刚才走神了,没发现前面有个大坑,不知道是干嘛的,直径还挺大,就是不知道有多深,不管深不深,摔下去反正都是狗啃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