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222章:哔了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永利游戏官方496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转过头看去,李言承皱眉看着我,我发现我的右手正抓着他的手,我顿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哔了狗,然后松开了手。我去,到底怎么回事?那坑里没有我的尸体,没有李言承的尸体,也没有那个掉下坑的还活蹦乱跳的外国人,一切都跟之前我看见的一样。只有几具令人作呕的血肉模糊的尸体,根本辨认不出来模样了。

    “我怎么了?你跟我不是都死了么?”我有些惊魂未定,太诡异了,刚才明明那么真实的发生了,可现在看似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李言承貌似对我有些无语:“你可能会死,但我不会。”我白了他一眼,亏我之前还为他的死难过了一下下,现在他对我这样冷漠,说出这么冷血的话,白浪费感情了。就在我在心里骂他的时候,他说道:“别往坑里看了,这是一种**阵,会让人产生幻觉。虽然不会置人于死地,但是能让人停滞不前。我们离古墓比较近了,别中了圈套。”

    原来如此,幸好刚才的只是幻觉,也就是说,之后的一切度没有发生过,我没有死,李言承也没有死,之前看到的那两个被杀死丢进坑里的外国人应该也只是幻觉,可是太真实了,我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我觉得很不舒服,我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看见,林子里的雾气飘散着,让这座山和林子都覆上了一层神秘感。李言承绕开了土坑往前走去,我急忙跟了上去,顺便掐了我自己的手背一下,感觉到真的疼,才相信之前的是幻觉。话说之前在幻觉里,我也有感觉到疼痛,看了看手指上,没有咬破的痕迹。我有些恍惚,现在正在发生的,会不会也是幻觉?

    “跟紧!不然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吧!”李言承突然说道。我小跑着跟了上去:“腿长了不起?!”他没说话,我有些不满,他走那么快,我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完全没有顾忌我的感受,只顾着往前奔走,到底是多希望得到那件东西?话说那东西是什么啊?至于这么在乎?

    “李言承,我怎么感觉有人盯着我们?之前就一直觉得……”我心里有些发毛,那些阴兵该不会真的在附近吧?太吓人了……

    “走你的路,管那么多做什么?”李言承冷声说道。我想揍他,回答一个问题至于这么冷漠吗?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惹恼了死鬼阎王,现在只能跟他这个扑克脸待在一起,还不如李可言呢,至少我跟李可言还有共同语言,还能说说话打发无聊的时间。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刚想问他干嘛,他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雾气的笼罩下,林子里竟然有人搭建的帐篷,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拽着我躲在了树后,那些人应该就是盗墓贼,冲着这古墓来的。我们要是被发现了,肯定没有好下场的。李言承道法学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拳脚功夫怎么样,看他跟死鬼阎王打起来的时候凶悍得很,谁知道是不是因为死鬼阎王是阴人的原因?这些都是活人,那就说不准了。

    李言承虽然脱离了生死轮回,但终究是人,不是神,不是万能的。我记得他之前在清扫院子里的积雪时用的那一招,炫酷是炫酷,谁知道对付活人有没有用?要是他不害怕,也用不着拉着我躲起来。

    突然,我们身后传来了一声历喝:“举起手来!”

    我跟李言承都把双手举了起来,我感觉到有硬硬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后脑勺,该不会是吧?当我们被命令慢慢的转过身之后,我看见了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当然,是陌生面孔,不是我之前在幻觉里见过的。可加小说阅读微信号:9900一个外国人个子很高,也很强壮,另一个稍微瘦小一些,头发是卷的。卷毛男问我们:“你们是什么人?”哟呵,中文还挺流利,挺正规,不知道在我大中华混了多少年了。我装傻:“我……我们只是下面村子里的人,上山来采药的,可是遇见大雾,出不去了,这不是正在找路吗?就看见了你们……”

    高个子和卷毛男打量了我跟李言承一会儿放下了手里的:“本地人?那行,你们知道这个地方吗?”说完,高个子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张地图,让我跟李言承看。

    我哪里看得懂什么地图,完全就是懵逼状,没想到李言承却说道:“我知道那里,你们要去那里吗?”高个子把地图收了起来:“好,既然你知道,就给我们带路,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走,跟我们去捡头儿。”

    我不知道李言承在搞什么鬼,要是说不知道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脱身,他这是干嘛?不是想跟这帮人联手吧?我也是醉了,他的想法我实在是捉摸不透,自找麻烦。这群人是盗墓的,而且是外国人,道法毛都不懂,跟他们联手不是拖油瓶么?墓穴里多少邪门儿的东西呢,光有实弹是没鸟用的。

    我们被带到了最大的帐篷里,一个带着帽子和墨镜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在研究地图,再傻我也看出来了,那地图上标记了几个村子的地方,其中就有我们渡村。

    “这两个人在外面碰到的,说是本地人,上山来采药的。那个男的说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头儿,让他带路?”卷毛男说道。

    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头也没抬的说道:“看好他们,稍有点小动作就解决了,别节外生枝,以防万一。”之前我不知道那个墨镜男大概的年龄,一听声音就知道了,至少四、五十岁了。

    卷毛男和高个子答道:“是!”

    我跟李言承被按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那个墨镜男站起身朝我们走了过来:“小子,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李言承不卑不亢的说道:“没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