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246章:你死了我就高兴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注册送38永利皇宫463网址怎么打不开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李子萱看向了眼镜男:“爸爸,是李子瑜杀了我,你们为什么要多生一个啊?难道有我一个不够吗?他是个杀人犯,你们留着他做什么?我比他乖,比他听话,你跟妈妈不知道吗?为什么还要再生一个?就要我一个不行吗?!”

    眼镜男浑身都在哆嗦:“女儿啊……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就……当初爸妈也只是想给你生个弟弟有个伴儿啊,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弟弟的吗?”

    李子萱冷笑:“喜欢?我那都是装的,因为你跟妈妈会高兴。其实在他出生的时候我就想掐死他,自从有了他,你跟妈妈就不那么喜欢我了,什么玩具和吃的都让我让给弟弟,总是说弟弟还小,要让着他,我受够了!”

    眼镜男有些错愕:“不是……不是那样的,我们一直都以为你会很喜欢弟弟的,怕我们工作忙,没人陪你玩,有个弟弟也好给你作伴。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死在枯井里?”

    李子萱冷森森的说道:“虽然我是假装对李子瑜好,处处让着他,但他还是我弟弟啊,我恨他,但我也不会对他怎么样。那天我带着他到枯井边玩,我探头往井里看的时候,他竟然把我推了下去,他还说我要是死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爸爸,你还喜欢他吗?你还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他吗?你明白我当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尸体腐烂的心情吗……?”

    眼镜男早已经泪流满面,捂着脸泣不成声。不知道他哭的是自己失去了女儿,还是从李子萱嘴里说出来的真相。

    突然,李子瑜出现在了楼梯口:“你在说谎!根本不是那样!”

    剧情突然的翻转,所有人都朝李子瑜看了过去。李子萱怒道:“怎么不是那样?你那时候年纪小,根本记不清楚了,我却记得很清楚,就是那样的!”

    李子瑜低吼道:“我们一起死的,难道你忘了吗?!十年了,我从未真正的睡着过,从未做过梦……我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继续活着……”

    这剧情翻转得太吓人了,李子瑜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一起死的?他不是还活着吗?

    李子萱打量了李子瑜一会儿,突然笑了:“哈哈哈哈……你不说,我都忘了,当时咱们一起掉下枯井的,看到你也死了,我就高兴了,凭什么要我一个人受罪呢?”

    李子瑜眼里隐约有泪光闪烁:“你为什么一直要这么想?当时明明是你想推我下去,却不小心你自己失足了,你在掉下去的时候还拽着我不放,最后硬生生的把我也给拉了下去。我当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咱们不能都死了,都死了的话,家人该多难过……他们,该多孤独?”

    “我死了之后,进入了一个没有光亮的世界,一个人告诉我,他可以让我活过来,不过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我跟正常人不一样,那个人让我永远记得,自己只是个死人!我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但我不会有梦境,也不需要睡觉,那个人给了我十年的寿命,条件是十年之后,我的魂魄归他所有。我当时就想,十年也好,至少还有十年……”

    我突然想到了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我更倾向于相信李子瑜说的话,对于李子萱的话,我不那么相信。一个人擅不擅长说谎,从一言一行就可以看出来。

    李言承突然说道:“好了,李子萱,你可以去地府了,事实上,李子瑜没有杀你,你反而杀了李子瑜。我来这里,除了把你送到地府,还有……带李子瑜的魂魄去见那个给了他十年寿命的人。李坤,你注定在四十五岁之后才有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孩子,前面这两个,都会夭折。”

    李坤就是眼镜男,最悲哀的估计就是他了吧,等于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孩子……

    眼镜男边流泪边苦笑:“我已经四十五了,上个月刚到……”

    李言承没继续这个问题,只是说道:“明天可以去接你妻子出院了,她身体以后会很健康。”

    眼镜男顿了顿问道:“那个……给了子瑜十年寿命的人是谁?可不可以……不要带我儿子走?我现在就这么个儿子了……”

    李言承摇头:“十年已经是极限,这是逆天改命,没有回旋的余地。”

    李子瑜还算冷静,但是李子萱不乐意了:“我不要去地府,我不是故意杀人的,不是的!”李言承手一挥,李子萱的魂魄就变成了青烟,回归了之前烧掉的符纸上,让我惊讶的是,明明之前被烧掉的符纸,竟然变得完好如初。

    李子瑜身体一僵,倒在了台阶上,魂魄飞了出来。

    离开了眼镜男家之后,我们回到了酒店。十年前的两起悲剧,终于在今天结束了。李言承跟曲林住的是双人间,我一个人住的单间。我就很好奇,那个给了李子瑜十年寿命的是谁。李言承说了这叫逆天改命,逆天改命貌似是大忌,谁那么大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阴冷的响起:“樊音,你胆子真大!”

    我吓得一哆嗦,起身一看,死鬼阎王就站在我**边。他戴着面具,说明他恢复正常了,还真快,我以为这两天他都不会找我呢。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胆子真大?我看着他问道:“干啥啊?我又咋了嘛?”他身形一闪,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直接一把把我按在了**上:“咋了?你问我你咋了?怎么又跟李言承搅合在一起了?我的话你只当耳旁风是吧?”

    我当时没忍住笑,就笑出声了。因为我问他我咋了的时候用的是方言加普通话的调调,他竟然回答我的那句‘咋了,你问我你咋了’也是用的跟我一样的调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