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252章:为Sandy丶???宝宝加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总站5必发365手机网址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心里气得不行,但还是努力的保持镇静,最近我脾气见长,以前就是个软包子,现在动不动就怒火攻心想跟人拼命,都是被死鬼阎王给气的。

    我努力露出了一抹微笑:“行吧,不说这个,那可以聊点别的,比如给我讲讲你所知道的闫琮桀的黑历史之类的,我很乐意听……”

    安子玥挑眉:“黑历史?我没理解错的话,应该是他所经历的不是特别愿意提及的过去吧?”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聪明。”

    他露出了倾倒众生的笑,我没觉得被他迷惑住了,只是觉得背脊发凉,我始终记得,越迷人的越危险,比如死鬼阎王,就是他那张帅逼脸把我给套进去了,把我了还帮他数钱。

    其实我挺难过的,安子玥说的心里都清楚,**不离十是真的。可我就是不明白,既然死鬼阎王在利用我,为什么还要为我出生入死的,他完全可以不替我挡,那让他丢了一条命……

    可是转念一想,又想得通了,大概是因为我死了他想要的东西也就没了吧,一切都是为了让嫣儿复活。

    从他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叫嫣儿的名字时,我就应该保持不动心,这样的话,到最后即使知道被利用,我也可以坦然的接受,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可现在,我大概不能全身而退吧,**的伤口可以随着时间愈合,但心里的伤口,时间只是起到麻痹的作用,时不时的想起来,还是会撕心裂肺的疼……

    安子玥思考了一会儿,大概在想死鬼阎王究竟有什么黑历史吧。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能称得上‘黑历史’的,大概就是他跟莫嫣儿那一段儿吧,那闹得是惊天动地的,天帝震怒,把他关进浮屠塔的第七层承受了三年的雷劫他都一声不吭的扛着。毕竟是亲兄弟,天帝不忍,把他放了出来,出来的时候遍体鳞伤,只是眼里的戾气丝毫未减,倒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把。”

    我一口气把杯子里的茶喝干净,真希望杯子里的是酒。我笑着说道:“这算哪门子的黑历史?一点都不糗……”

    安子玥也跟着我笑:“他那个性,想让他出糗,可没那么容易。你腹中胎儿已经开始随着神器成长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成熟,神器和胎儿一起出世,你想好未来的路怎么走了?”

    想好个屁,我的未来就是两眼黑,该生生,该死死,爱咋地咋地吧,我突然不好奇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了,也不敢好奇了,我不想已经布满伤痕的心再承受一次次的冲击,我怕我撑不住。

    我没觉得自己可怜,也不需要别人来可怜我,车到山前必有路,老天总得给我留条道儿走吧?就算是再坎坷再崎岖的路,我也能走到平坦的时候,只要能给我一条路……

    “管他的呢,生生死死的,不就那么回事儿?人活着,就得开心一些,本来命就不长,何必拿来糟蹋呢?别人越希望你死,你就越要活着,就算活得再狼狈……”我说不下去了,没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就算狼狈的活着又能怎样呢?我坚持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安子玥大概是看出了我心里的状态,没有嘲讽,没有落井下石,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突然,他说道:“子瑜,有客人来了,去瞧瞧。”

    果然就是李子瑜吗?怎么变了副样子?李子瑜应了一声走了出去,这里就剩下了我跟安子玥两个人。他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闫琮桀来了,看来是知道你在我这里,来救你了。”

    如果是在这之前,死鬼阎王来了,我会很高兴,但是现在,我没有任何感觉。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来就来呗,干啥用个‘救’字儿啊?你又没把我怎么样。对了,你干嘛在我身上留了个印记?还留在那种地方,你是有多下流?你应该想好那个条件是让我干嘛了吧?痛快的说出来,省得我心里欠得慌。”

    安子玥笑容有些僵硬,估计被我骂下流有点内伤……

    他脸色阴晴不定:“那叫下流?我还没想好让你做什么,你继续在心里欠着吧。”

    我站起身说道:“随你,要是下次你再找我来,就权当那个条件抵消了,所以没事儿别找我,都说你是个狠角色,不好惹,别动不动的吓唬我,让我有生之年过几天清净日子。”

    他笑出了声:“哈哈……谁告诉你我不好惹?你觉得我不好惹吗?连下流这种词汇都用来骂我了,我也没杀了你吧?小爷我好惹得很,我也不会要了你的命,我还等着看好戏呢。”

    看你大爷的好戏,把别人的人生悲剧当成戏剧,真是有意思得很。

    我听到了脚步声,我的心也跟着砰砰的快速跳了起来,那是死鬼阎王的脚步声,我太熟悉了。

    安子玥依旧品着茶,一脸的惬意,就好像死鬼阎王是来找他心平气和的唠嗑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

    当死鬼阎王气势汹汹的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别过了脸,努力的压制着心里的怒火,突然好想问他,在他心里,我究竟算什么?因为嫁给了他,怀了阴胎,我变得浑身阴气,招惹鬼怪,这么久以来,我所受的委屈又算什么?

    我不要任何的补偿,只希望他能够赤诚相待,真话伤人,但谎话,更为致命。

    “安子玥!你找死?!”死鬼阎王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怒吼着质问安子玥。站在门口的李子瑜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都被吼得露出了担忧之色。

    安子玥淡定的说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只剩元神了?已经死了呢,还找什么死?你干嘛这么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我可没对你的女人怎么样,只是告诉了她一些你一直不肯告诉她的真相而已,瞧瞧,她一点也没生气呢。”

    安子玥这么一副怪腔怪调的是怎么回事?唯恐天下不乱……

    死鬼阎王沉默了,之前是气势汹汹都平复了下来。我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开始满腔疑惑,后来是被欺骗之后的满腔怒火,现在,我是无话可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