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353章:为铁粉管理员‘佩佩’加更232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手机永利游戏平台下载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小花店只有我们两个工作,平时老板娘也在店里。135%7924?*6/810老板娘是个成天沉着脸,跟月经不调似的动不动情绪就会不稳定的大妈一样的中年女人,叫沈兰,打扮倒是还挺时髦,就是脸上的皮肤开始打皱了,多厚的粉底也掩饰不了她眼角的鱼尾纹,连白媛媛那么老实的女孩儿背地里都称其为‘八婆’,可想而知这个老板娘不是什么善类了。

    白媛媛这个傻白甜就是为了赚钱贴补家用,二十出头的年纪,青春就浪费在这里了。而我,当然也是出于不得已的目的才来这破花店打工,所以这个老板娘的恶劣能忍则忍,我也不计较那么多。

    这天要下班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直戴着的玉佩不见了。我焦急的找遍了整个店,还有附近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傻白甜白媛媛正在打扫卫生,凑过来问我:“妹子,怎么了?”

    其实她喊我妹子我挺无语的,她说我看起来年龄比她小,好吧,那就随她了,我总不能告诉她我实际年龄。

    我告诉她我东西不见了,让她帮我一起找找,她知道我找的是一块玉佩的时候,小声对我说道:“刚才老板娘突然走了,以前没见她走这么早,我好像看见她捡了什么东西放进包里了,是不是你的玉佩?”

    我有些无语,我有老板娘的电话,我打过去问她有没有看见我的玉佩,她语气很不好的说道:“你的意思我会偷你的东西?你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是值得我惦记的?穷打工的,怀疑我这个老板娘偷你东西?真是笑话……”

    其实之前我都不在意她那些难听的话,但现在我没办法淡定,我耐着性子说道:“我没说你偷,你要是捡到了一块白色的玉佩,上面雕刻着龙纹的,就还给我,那东西是我的,很重要。”

    老板娘冷笑:“呵呵,重不重要关我屁事,没看见,更没捡到!现在的人那,多不知足啊,房子给白住,还这么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傻白甜白媛媛估计是猜到我被甩电话了,安慰道:“她那样的人,还是别计较了,我觉得吧……也不太可能拿了你东西,她毕竟是这里的老板娘,不算太有钱,但也不穷……咱们先弄清楚了再说吧……”

    我说道:“直觉告诉我,就是她拿的,那玉佩她碰不得。”我现在心里很愤怒,别的什么我都可以容忍,那块玉佩,我不允许别人染指。

    我留下一愣一愣的白媛媛在店里,让她等会儿关门,我先回去。

    离开店之后,我没直接回住的地方,而是用元气凝聚了一只隐形的幻蝶去寻找玉佩。只要确定玉佩在老板娘的手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跟着幻蝶一直走,到了市中心边缘的一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很有钱的,属于那种生活还算过得去的,至少能买得起房的那种。

    小区的保安也不是那么的敬职敬业,反正我是很轻易的就进去了。到了b栋七楼,我站在幻蝶停下的门口,听着里面传出老板娘说话的声音,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还死不要脸的不承认,结果还算她捡到的,藏自己包里了。

    我就不明白了,她这样生活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人,比起那些穷得吃不起饭的要幸运多了,为什么还爱捡小便宜?的确,在这种城市有个小花店也不算有钱,她有钱人的架子摆得可足了,怎么就没点高大上的素质尼?

    我就在楼道里等着,当然是用了隐身术的。等夜深,所有人都入睡了之后,我才偷偷的进去。从老板娘的包里找到了玉佩我就离开了,本来想教训教训她,但想想还是算了,我现在的处境,失去这个落脚点还得找下家。虽然不用吃饭饿不死,但还得跟上普通人生活的步伐。

    第二天,我明目张胆的戴着玉佩去上班,老板娘到店里之后,脸色不太好看,估计是发现玉佩不翼而飞了,她今天晚了一个小时来,该不会是在找玉佩吧?

    我在心里冷笑,拿着花用好看的纸漫不经心的包着,当老板娘看见我脖子上的玉佩时,眼睛都直了:“你什么时候……”

    她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对,没说完就打住了。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她:“怎么了?”

    她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她想说我从她那里拿走了玉佩,但是玉佩又不是她的,她心虚,但又好奇为什么从她那里消失了的玉佩会出现在我这里。

    她脸上扯出了一抹笑,皱纹更加明显了:“你昨天不是说你丢了玉佩?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找到了?”

    我淡淡的说道:“对啊,找到了,在我**上,我晚上回去的时候就找到了。昨天不好意思,我打电话给你也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看见玉佩,并没有其他意思。”『木』『木』『书』『吧』『网』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她顿时觉得找到了台阶下:“笑话,我就说了我不会拿你东西的……”

    她也没跟我纠缠,只是心事重重的走到收银台坐下了。估计她死活都想不明白玉佩为什么会在我这里,让她慢慢想去吧,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指尖一痛,我差点丢掉手里的玫瑰花,不小心被刺扎到了。一旁的白媛媛问道:‘怎么了?被刺扎了?小心点,我看看流血没……上次我就被扎出血了。’

    她刚抓住我的手我就把手抽了回来,我才不会流血,元神能感觉到疼痛,但是没有血液,因为毕竟不是**。

    “没事,没流血。”

    面对我的动作,白媛媛也没觉得有什么,朝我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工作。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好心当成驴肝肺,觉得我不领情。我想着,等我的事过去了,一定去查查这姑娘的命和阳寿什么的,这样的姑娘,应该有个好的人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