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371章:玉佩里的别有洞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兴发网址优德体育怎么样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气息不像是虹乐,我拿着花瓣回到阎王殿,果然,虹乐正在帮祈佑捏肩,俨然一副小丫鬟的样子,没把自己当神。x?文??祈佑正专心致志的看着奏折,听见我的脚步声,他眼皮都没抬的说道:“你玉佩呢?”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摸了摸脖子上,玉佩没了。之间我根本还没取下来,所以也就是在去追那个女人的途中丢了。

    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掉头就走,玉佩不能丢。

    祈佑在身后叫我:“真丢啦?我还以为是你没带……”

    他知道我向来玉佩不离身,见我没戴在脖子上,就顺口问了那么一句。

    我顺着之前走过的路去找,可是没找到,就在我放弃追那个女人的地方,我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正着急,突然听见有打斗的声音,我循着声音找过去,隐藏了自身的气息,想探个究竟。

    是之前那个用暗器的女人,她并没有逃多远,跟她打斗的人是谁?

    我目光被跟那个女人打斗的人手里的玉佩吸引了过去,玉佩怎么会在那人的手上?

    我心情有些激动,那个人的身形很眼熟,我忍不住靠近了些,但却被发现了,那个女人知道自己形势不利,掉头跑了。

    那个男人也想走,我急忙叫到:“你是谁?!”

    怎么会在我离开这里之后拿到我的玉佩,还跟那个女人打起来了尼?

    他背对着我,把玉佩朝我丢了过来:“你的东西?别弄丢了,有人打这东西的主意。”

    我浑身一颤:“李言承!你还活着吗?”

    他转过了身来,那张脸,不是李言承是谁?如果说我跟聂希芸长得一样是巧合,要是这个人跟李言承长得一样,巧合未免就太多了。

    他似乎有些疑惑,皱起了眉头:“李言承是谁?你认错人了。”说完他又要走。

    我急忙上前拽住了他的手臂:“你给我装失忆?又不是我想杀你,我是被人控制的……”

    他挣开了我的手:“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在下也没装失忆。”

    我死活不信:“你如果不是我认识的李言承,为什么声音都一模一样?少装蒜,就算你把账都算在我头上,也别跟我玩这套!”

    他突然笑了:“我就只能是李言承吗?你真的认错了。”

    我愣住了吗,趁我愣神的时候,他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句:“再会。”

    我拽着手中余温尚存的玉佩,有些喜悦,我敢肯定,他不是李言承,但却是,李可言。

    我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只要他还活着就好,无论是李言承还是李可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隐瞒,一直不来找我,害我以为李言承真的就这么死在了我手上,哪怕不是我自愿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肯定不想把他还活着的事情说出去,我也就装作没遇见过他,但就是忍不住的想笑。上次提醒我怎么甩掉那些恶狗的也一定是他。

    他让我又想起了我还是樊音的那时候,现在,可没当初那么快乐。如果有得选择,我不会选择现在永生的梵音,而是短暂一生的樊音,哪怕做个凡人,生老病死,只要那一辈子过得有意义,也挺好。

    不过话说回来,他说有人打这玉佩的主意,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女人这次来目标是玉佩吗?回想起来,一开始我还在房里的时候,那枚暗器好像目标就是玉佩,她不是想得到,是想毁掉!

    这玉佩里,有什么秘密吗?

    我从没想过去玉佩里看看,但现在我有这种想法了,那个女人想要这玉佩,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等回到房里,我关上了房门,简单的在房间里设下了结界,然后把玉佩放在了**上,我先试探了一下,玉佩里的确有空间,并不只是普通的玉佩,也难怪死鬼阎王以前总是往玉佩里钻。

    我进入到了玉佩里,这里面是一个独立的空间,看似虚幻的墙壁上流动着奇异的符文,这里比较像一个书房,还摆放着几个排列整齐的书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都摆放得很整齐,没有很乱的感觉。

    死鬼倒也不邋遢,自己以前老呆的窝还整理得挺干净的。

    这里尽是他的气息,但却不见人,我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我进来就是冲着想在这里见到他来的,看来他并不在这里,说不定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化作了人间的风雨……

    我在一个矮桌前跪坐下来,上面还摆放着几本书,我想象着死鬼阎王从前在这里面坐在这里看书的样子,心里开始有些难受。

    眼泪刚要掉下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你怎么进来了?”

    我错愕的抬头,看着已经‘死’去这么久的死鬼阎王就好端端的站在我身旁,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看了眼他身后又合上的虚幻的墙壁,原来另一边也有空间,这玉佩里还不止这一处空间,难怪刚才在这里没看见他。

    我幻想过许多次跟他再次重逢的场景,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他表现得太过淡然,让我原本激动的心有些无处安放。

    我站起身看着他:“我……难道不能进来吗?你并没有死,一直在这玉佩里?”

    我眼泪这才掉了下来,他没死,为什么一直没找过我?他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原来之前我感觉到玉佩变冷是真的,并不是我的幻觉,他一直都在这里面。

    他见我掉眼泪了,才有些慌了,伸手抹去了我脸颊上的泪珠:“现在我不方便跟你解释那么多,对我还活着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有些崩溃:“你为什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解释尼?你完全不管我会怎么样,装死这么久,再见到我,你依旧是这样,有什么非要让你装死不可?你说啊!”

    他把我揽进了怀里,低头吻住了我的唇。我不觉得这是他现在在真的想做的事情,他只是单纯的想堵住我的嘴而已。我一边挣扎一边说道:“少来这套……给我说……说清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