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379章:戏里戏外(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yl8永利网站澳门永利误乐城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白无常只是陪祈佑走了个过场,之后就被送入新房了。x?文??那些参加婚宴的人都落坐喝酒去了,我趁没人注意溜进了新房,祈佑住的寝宫不是死鬼阎王从前的寝宫,是新建造的,死鬼阎王的寝宫目前还空着,我没搬进去住,之前不知道他还活着,我怕我搬进去影响情绪。

    现在死鬼阎王就我一个女人,我的儿子又继位了,我当然有权利住死鬼阎王的寝宫,这个是没跑的。

    白无常听见我开门的声音,小声问道:“是小娘娘吗?”

    我走过去掀起了她的盖头:“是我,委屈你了,这场戏算是演完了,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就算日后你再嫁人,也没什么影响。”

    她站起身笑了笑说道:“没有关系的,我不想嫁人呢,我跟我大哥已经发誓要永生永世为阎君效忠,只有这样才能报答救命之恩。”

    我笑:“小姑娘,别太较真,嫁人还是要的,你这么好看的姑娘,不嫁人,也太浪费了。以后我帮你物色个如意郎君,包你满意。”

    她只是低头笑笑没有说话,当她换下身上的嫁衣时,我说道:“告诉底下的人,以后别把脸上弄得那么乱糟糟的,上妆可以,正常就行,要看得清长什么样子。”

    白无常掩嘴偷笑:“那是从前的阎君喜欢听戏,也让底下的人脸上都画着跟戏子相似的妆容,小娘娘不喜欢吗?”

    我无奈:“不喜欢,都说爱屋及乌,别的我都忍了,这个我忍不了。”

    等宾客都散得差不多的时候,地府的热闹劲儿也过了,我正奇怪太白为什么没什么动作,他就找上门儿来了。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虹乐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看出来跟祈佑成婚的不是虹乐了?他都看出来了,那其他人……

    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又说道:“我没看出来跟小阎君成婚的是谁,但绝不是虹乐,虹乐一定会穿我给她的嫁衣。告诉我,她怎么了?”

    我实话实说:“虹乐是神秘人手底下的人,信不信由你,我已经把她关起来了,让白淼在审,但不一定会出结果,她嘴硬得很。我知道她现在是你的弟子,但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所以临时找了个人顶替虹乐,不然放着那么多宾客怎么办?”

    太白皱起了眉头:“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把羽毛的事儿告诉了他,他当即就肯定那就是我师父安子玥送来的消息,他没表明任何的立场,只是把话锋转到了我师弟李子瑜身上,天帝没把我师弟怎么着,留着他在仙界。

    之前我自身难保,自然没工夫顾及我师弟,知道他没事我就放心了。

    太白似乎没站在天帝那边,也没站在我们这边,属于中立的位置。就等于他没有怀疑我师父是好是坏,也没怀疑我有没有参与其中。

    我渐渐的觉得,太白真的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迷,他心思缜密的程度让人恐惧。

    第二天,我发现地府的人都变得正常了许多,也多了许多的‘生面孔’,九夜洗去了脸上的粉也变成了一个偏偏美男子,黑无常竟然也是。毕竟白无常都那么好看,她亲大哥黑无常能差到哪里去?也只有白炙白淼没变了,他们先前就没有弄成不人不鬼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变化,祈佑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现在估计也没心思管这些。他连顶替虹乐跟他成婚的是谁都没过问。他先前想着随便找个女人成婚将就得了,要不是我机智,让白无常陪着演戏一场,恐怕我还是逃不过这么早就扮演婆婆的角色。

    白淼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虹乐什么都不肯说,用刑也用了,折磨得剩下了半条命,还是一声不吭,连惨叫都没听见一声。

    不知道她这么固执为哪般,我决定亲自去一趟,不然等到她死都问不出什么来。

    我让白淼把虹乐带到了判官殿审问,虹乐浑身是血,身上红色的嫁衣颜色更加深了些。看见我,她只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走到她跟前蹲下身看着她:“你可以不告诉我神秘人是谁,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要帮神秘人?”

    她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挡住了情绪:“因为他答应我,可以把白钰仙君从地狱里放出来。他没有食言,他做到了……”

    “对啊,他做到了,他帮你把你的白钰仙君从地狱弄出来了,可是结果呢?现在人死了,如果一开始柯从舟依旧在地狱,现在应该还活着呢。对此,你就没什么想法吗?或许你是因为这个才帮神秘人,那现在又为了什么呢?”我质问道。

    她抬眼看着我:“我跟他的条件是,终生为他命,直到灰飞烟灭。我跟他立下了生死契,不为他做事,我依旧会死。反正白钰仙君已经不在了,我为谁做事,做些什么,还有什么所谓吗?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突然觉得她对柯从舟并不只是师徒之情那么简单,为了柯从舟,她竟然做到如此地步,柯从舟可能还都不知道事情原委。

    “那好……神秘人让你来地府,接近祈佑,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我再次问道。

    她索性破罐破摔了:“为了弄清楚前阎王闫琮桀究竟是生是死,他让我夺走你身上的玉佩,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我不清楚。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不要再问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的。”

    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神秘人是谁,你说出来的,已经够了。你知道的,我不能放你走,但我也不会杀了你,你就留在地狱吧。”虹乐是天帝送来地府的,我没打算直接告诉天帝,等他问起了再说,管他会怎么想。现在基本能确认神秘人不是天帝,至于他为什么会把虹乐弄到地府,可能只是巧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