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399章:憋坏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国际靠谱吗永利娱场乐网址送22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祈佑见我回来,立马窜到了我房里,虽然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我猜得到,我不在这段时间,他还是没少惦记我。135%7924?*6/810??文x学↑网

    跟他随便聊了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聊几句也是有收获的,他说天帝刚来过走了不久,也没跟他说什么,就拉拉家常啥的。

    我还怀疑天帝是神秘人,我前脚刚回地府,天帝就从地府离开了,要是神秘人是天帝,那应该是受伤了,还往地府跑?

    许多点我都没想清楚,也不好判断。

    我跑进了玉佩里去找死鬼阎王,我就想知道那石头上的字是什么意思,他之前死活不告诉我,说等我到玉佩他再说。

    我进去的时候他在暗门里打坐,我就在一旁看着他,等他打完坐,我才问他:“现在可以说了吧?那石头上当时出现的字儿是什么啊?”

    他一把揽过我的腰身低头在我耳边轻语:“你就那么想知道?”

    我觉得有些痒痒,轻颤了一下别过了头:“废话!本来没那么好奇的,都是你搅合的,快点说!”

    他埋首在我颈间轻咬:“等会儿再说……”

    我被他咬得有点疼,不过还好,能够承受,只是我似乎发现了什么……他手怎么就开始不老实了……?我呼吸也跟着变沉重了:“你……这是憋坏了?之前你装死瞒着我的时候怎么解决的?”

    他解开了我的衣衫:“你猜……”

    我猜个鬼!信了他的邪!

    在这种事情上,我就没拗得过他过,从来没有。被他折腾了半天,我腰都酸了,别问我为什么腰酸……

    当我缓过来要问正事儿的时候,他毫无预兆的又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浑身一颤:“有完没完了……”

    他咬住了我的耳垂:“没完!”

    我宁愿他每天来,没这么‘猛’,突然这样,我真心有点儿吃不消。我只能缴械投降:“今天算了吧……我不行了……”

    他动作放慢,在我耳边细语:“这就不行了?真的不要了?”

    我刚想说话,他手摸索到了我身上的敏感点轻轻按压,见他笑得那么坏,我真想抽他……

    他清楚我身上的每一处敏感地带,拨撩得我意乱情迷,我只能瘫软在他身下:“你要是……不告诉我……嗯……不告诉我那些字是什么……什么意思……我就……啊……”

    他坏笑着问我:“你就怎样?”

    我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我就跟你没完!”

    我这话一出,他笑容更奇怪了:“没完是吗?行啊……为夫奉陪到底!”

    等他最后冲刺的时候,我使坏的说道:“你这样就不怕我怀孕了?我要是怀孕了,你没死的事儿可就露馅儿了……”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哪有那么容易?”

    我挑眉:“之前怕,现在就不怕了?还是兴致来了收不住了?要是我真怀孕了,我就说我跟别的男人怀的,跟你没关系……”

    他突然几次猛烈的撞击,之后渐渐停了下来:“你敢!我的种不需要别人来承认!”

    我还没回过神来,他细密的吻又覆盖了下来,我推搡着他:“我又不是铁打的!”

    他喃喃道:“最后一次……”

    ……

    等我从玉佩里出来的时候,还觉得浑身跟散了架似的。这种事情还真的要节制,不然太磨人了。死鬼阎王说那石头上面当时就显示了四个字,龙凤呈祥。我不知道那什么意思,就一个成语而已。

    “哟,终于出来了?”

    我定睛一看,祈佑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我房里的,我刚才正在捏有些酸痛的腰,我的动作顿时就僵住了,脸上有些发烫:“你小子,没事儿往我这里窜做什么?该做的事儿都做完了?”

    他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但是笑容……怎么就带着点儿意味深长呢?

    “别掩饰,我知道你进去干嘛了,也难为你跟爹现在聚少离多的,其实……也不算聚少离多,你们一直都在一起,只是做有些事儿不方便而已。”

    听了他的话,我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我可是他娘,不能在他面前颜面扫地,我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小子藏的挺深的啊,早就知道你爹还在是不是?跟你爹一个德行,什么事儿都藏着掖着的!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他得意的说道:“没错,我就是龙。”

    我白了他一眼:“不,你是老鼠!”

    他起身往外走:“是吗?你这只耗子挺大的……”

    我反应过来立马追了上去:“说什么呢?!”

    那小子早跑没了影儿,感情来我这里就是盯梢来了,可真有闲工夫。

    我还以为他跟死鬼阎王不一样,谁知道现在看来也一样,他什么时候知道死鬼阎王还在的?上次我师父死的那天,死鬼阎王的确在玉佩里说话了,但是祈佑应该听不见才对,那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刚才只见玉佩没见我的时候?

    管他的,混小子,以后总有人治他,白无常的性子比较软,不一定压得住他,我还有点儿担心呢……

    听说我小姑姑已经生了,我跑到白淼的府上,刚进门就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白淼这时候应该不在,我到小姑姑的房门前直接推开了门,小姑姑正在哄孩子,只穿着里衣,听见人开门,吓了一跳。见是我,才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你!”

    我坏笑:“怕被人看见你这么衣衫不整的样子?小时候我可没少看你洗澡……”AA

    她笑着翻了个白眼儿:“小时候你还记得啊?”

    我挑眉:“我当然记得,那时候在村子里,晚上你洗澡不是老说一个人怕吗?就让我站一边儿等你。”那时候我记得她胆子挺小的。

    她顿了顿说道:“听你说起来,我还觉得没过去许久呢,眨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其实挺怀念过去的……”

    我从她怀里接过了哭闹的孩子:“过去,总是那么让人怀念的,过去不就是用来怀念的吗?这孩子长得跟白淼超级像啊,取名了吗?叫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