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00章:支离破碎(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场app正规吗优德w88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小姑姑害羞的笑:“取了,叫白墨。135%7924?*6/810x?文←学↙网笔墨纸砚的墨。”

    白墨?白色的墨,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墨不是黑的吗?这孩子不黑啊……

    谁给取的这么糟心的名儿?

    见小姑姑还一脸欢喜的样子,我硬是没好说什么。这名儿十有**就是白淼自己这个当爹的给起的,不用问性别就知道是个男孩儿了,太明显了,谁给自家闺女这么起名啊?

    不过……这孩子白白净净的,长大了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美男子,所以什么名字,就不重要了吧?名字再好听,长得其丑无比,那也无济于事啊。

    小姑姑突然用手肘撞了撞我,一脸的坏笑:“我儿子要是个女儿,还能给你儿子做媳妇,可惜了,生了个儿子。”

    我脱口而出:“我要不再生个女儿?”

    小姑姑一把捂住了我的嘴:“瞎说什么?你现在等于是**,跟鬼生去?小心隔墙有耳,别人以为你在阎君死后不检点呢!”

    **……我没想过我还有今天。刚才是我说快了,我忘了他们还不知道死鬼阎王没死的事儿。

    “其实吧,人都不在了,说不定我遇到对眼儿的就再嫁了呢?”我开玩笑的说道。

    我小姑姑却信以为真:“你该不会已经……已经喜欢上别人了吧?我之前觉得你挺喜欢阎君的啊,怎么他才走了没多久,你就……那男的是谁啊?快告诉我!”

    我故作神秘:“不说,我就是不说,你自己着急去吧。”

    玉佩里突然传来了死鬼阎王的声音:“再嫁?你有种试试看。”

    我一阵心慌,还好小姑姑听不见死鬼阎王说话。我没种,我肯定没种……

    我小姑姑还缠着问我喜欢上谁了,奇怪的是孩子现在也不闹了,我看我跟他娘折腾。这孩子小时候就挺八卦的,长大了铁定是块儿好材料。

    “好了好了,你儿子不哭了,你自己抱着吧。樊晓呢?她最近干嘛呢?”我把孩子放回了小姑姑怀里,生怕她再揪着我问。

    她突然贼笑:“可不是你说的要让她加把劲生孩子吗?最近他跟白炙可努力了,但还是没怀上……”

    这事儿又不是努力努力就有的,很正常。

    从小姑姑那里出来之后,死鬼阎王也揪着问我:“你看上谁了?我竟然还不知道,你胆子够大的!”

    我无语,开个玩笑他也揪着不放,我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看上了,怎么滴?我这辈子啊,就把三个男人看得最重,才不是只有你一个。”

    当初他貌似跟我说过他在意的女人也不止我啊,大不了都是套路嘛,我跟他学的。

    他顿时炸毛,质问我是哪三个男人,我故做沉思状,半天才说道:“我师父,祈佑,你,可不就是三个吗?”

    他不满:“为什么我排在最后?!”

    我偷笑:“我师父可比你先到我身边,自然顺序。”

    他又问:“好,这个我忍,那祈佑那小子呢?明明我比他先吧?!”

    我说道:“你比他先?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还没见过你长什么样儿,咱们成婚那晚,你不是完事儿就不见人了吗?孩子是在那时候怀上的吧?谁让你不让我看你长什么样的?这样看来,还是祈佑先到。你是在四年之后才又找上我的,所以说,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比你多啊。”

    小样,我这人就记仇,谁新婚之夜弄得跟**似的啊?我那时候的感觉就是被强了啊,还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

    死鬼阎王半晌都没憋出来一句话,我被他逗乐了:“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为什么你那四年都没出现过,我记得你说过,你在四年间在暗处看过我,难不成你喜欢偷窥咯?反正我不知道,所以啊,你就是排在最后,也别跟你儿子争了,他是你亲生的。”

    死鬼阎王哼了一声:“阴人跟活人成婚原本是禁止的,活人承受不了阴气,那时候你身上阴气还不是很重,我要是离你太近,你会死的。等孩子在你腹中成型,由内而外滋生了阴气将你身体原本的元阴之气激发出来,那就没多大事了,你本来就是七月十五出生的阴女,这个解释你可还满意?至于我暗中去看过你,那不是怕你身上阴气日益变重,招惹鬼怪遭遇不测吗?我可没什么奇怪的癖好。”

    也对,活人身上阳气都重,受不了阴人身上的阴气。之前的小胡子娶了个鬼妻,要是他们俩同**共枕的话,小胡子早就死了。小胡子没死就是因为他们压根只是结婚,没有睡在一起。

    死鬼阎王的话说得挺好听,不过其中还隔了莫嫣儿这个梗,死鬼阎王那时候怕我死了,不就是怕神器没了救不了莫嫣儿吗?我有些无奈,原来我是配角,但后来,我成了主角,因为我活到了最后,取代了莫嫣儿的位置。

    过去的我不想再提,只会增加新的矛盾,说好的不计较过去了,我没那么愚蠢,把自己的现在和未来陷进过去的泥潭里。就如我跟小姑姑说的,过去只是用来怀念的,怀念的自然是过往的好,不好的,就抛下吧。

    不过死鬼阎王说他没什么奇怪的癖好,这我就不乐意了:“你奇怪的癖好可多了,在你手下办差的人可苦了,还得把脸上画得跟花猫似的,难看死了。你自己喜欢唱戏,别勉强别人啊,怪胎!我已经让所有人都把脸上的胭脂水粉什么的都洗掉了,现在看着眼睛都舒服多了,还好祈佑这点不像你,不然那些个鬼差啊,永无露脸之日了。”

    死鬼阎王死活不承认:“那是你们不懂其中的精妙,肤浅!”

    我无奈:“是是是,我们不懂,你最懂,反正祈佑继位之后地府那是解放了……”

    他幽幽的说到:“你什么意思?你认为祈佑做这个阎王比我做得好?你进来,待为夫好好跟你谈谈……”

    我缩了缩脖子:“想得美,我决定一年都不进去了,等你什么时候出来再说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