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01章:支离破碎(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网址yd兴发娱乐网页版登录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先前就把我折腾得不行,还想骗我进去,真当我傻!有种的他现在就出来,那我就认栽。135%7924?*6/810↓↖文↘?

    我没事儿就在阴间四处逛逛,看看阴间的居民生活得怎么样,大多都是生面孔,因为有许多人转世的时间到了,就会去投胎转世了,然后也不断地有新的魂魄来这里。

    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有些感叹,一路走到现在,我得到了我最想得到的,却也失去了最不想失去的,老天真的公平吗?得到的和失去的,是否都对等呢?难道真的没有完全完美的人生吗?

    “想什么呢?前阵子听说你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安宁跟冥荼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冥荼恢复得不错,安宁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我笑了笑说道:“刚回来,我在想……什么时候又下红雨呢。”

    冥荼看了看天空说道:“红雨很难遇见,不是想看就有的,看机。”

    安宁一脸认真的说道:“红雨天也是禁足,不能出门的。”

    我当然知道这个,之前我师父非要红雨天带我出去,也索性那一次淋了红雨,让我想起了一点点记忆的片段……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唉,你们两人什么时候传喜讯?我可是等着那一天呢。”

    冥荼脸立刻红了:“这个……得看安宁。”啧啧,又是一个妻管严啊,我算是看出来了。安宁也不太好意思:“不着急,这个以后再说吧……”

    我小声问安宁:“你们两个到哪一步了?说来听听看,我很好奇啊。别藏着掖着的,朋友之间可是没秘密的。”

    安宁如果不是魂魄的话,脸肯定早就红透了,她支支吾吾半天才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没有呢……就只是牵牵手……”

    牵牵手?太单纯了吧?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再重复一遍,朋友之间不可以有秘密的哦,直觉告诉我,你在骗我。”安宁纠正道:“那就……亲过了……”

    我挑眉:“说实话!”她急得差点没跳脚:“哎呀,真的没有到那一步啦!其实有一次差点就……只是,我怕他身体还没恢复周全,就拒绝了。”这次说得肯定就是真话了,果然还是没有。冥荼这小子是不是傻啊,这么久都还没吃进嘴里。

    冥荼突然看着天空说道:“仙界好像来人了。”

    我抬头一看,好像是的,一个人踩着云来了,不知道是谁。

    等那人停在我们跟前,我才看清楚,那是天帝身边的侍从,叫淳海,不是太监,人家说话也不阴阳怪气的,挺正常的,看上去一本正经的,表情向来严肃,传言他对任何事情都是公正不阿,贿赂谁都行,但贿赂他没用,他也算是天帝身边的大红人。

    对他我自然是要客气些:“淳海,天帝有什么事让你来传达?”

    淳海说道:“娘娘,天帝让你去一趟,说是有要事跟你商议,天帝现在不方便来阴间,还请娘娘移步。”

    天帝找我,还是有要紧事?我让冥荼跟安宁自己去逛,顺手偷偷把玉佩交给了安宁,让她转交给祈佑暂时保管,玉佩现在还是不要让天帝接触到的好。完了之后我就跟淳海一起去了仙界。

    我一路上都在想,天帝会因为什么事情找我,不过去了也好,至少能看看天帝是不是跟神秘人一样受了伤,如果是,那几本就能确认了。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当然不希望是天帝,天帝在人前的形象还是很好的,我希望他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是可以被人接受的。

    淳海把我带到了玉虚殿,天帝坐在龙椅上闭眼假寐,殿里现在除了我跟天帝还有淳海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来了?淳海,赐坐。”

    天帝说话的时候没有睁眼,看似有些许的疲惫。

    淳海将我引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天帝又说道:“淳海,去准备好酒,今儿个朕想饮酒。”

    淳海领命出去了,天帝没开口问我,我也就没说话,但是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他。

    “你这样盯着朕作甚?”他突然睁开了眼,跟我目光撞在了一起。我急忙垂下了头:“只是在想天帝是否哪里不适,没精打采的……”

    他淡淡的说道:“的确有些不适……”‘不适’这两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神仙可不会生病,所以说……究竟是什么让他这幅样子?

    就在我猜疑的时候,他又说道:“近来烦心事多,头疼得紧,先是地府遭难,琮桀丧命,后又子玥这事突发,一下子,曾经白钰、安子玥、琮桀这三个朕最看重的人,不是反逆,就是……唉……世事难料,多年前多好啊,这才不过几百年时间,什么都变了,时间,真令人畏惧,永远都不知道其会带来的是什么结果。”

    我没理解错的话,他这是在难过?因为我师父还有死鬼阎王跟柯从舟的离开而难过?说到底,这一切可不就是因他而起吗?除了死鬼阎王,柯从舟跟我师父他们都死了,而天帝却还好好的,究竟是已经逝去的人更加痛苦,还是依旧活着的人更痛苦?

    “凡事有个因果,这一切因什么而起,因什么而得出的结果,其实已经很清晰明了了。敢问天帝,对于凤族一事,你可曾查明再做决定?如果凤族的确跟魔族有所勾结,那我师父所作所为,定是他的不对,他可以死,这很公平。倘若凤族并没有跟魔族勾结,那我师父就没错,族仇家恨,有几个人能做到风轻云淡?”我斗着胆子说道。

    天帝睁开眼坐直了身子,一挥手,一张纸朝我飞了过来。我接住那张纸,看着那上面的字,心一点点的沉到了谷底,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