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24章:阳女(3)(已替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老永利app澳门永利平台游戏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想缓解一下气氛,扯开了话题:“李言承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你不会也是吧?”我记得渡村的三爷爷似乎说过,李可言是天煞孤星……

    他笑道:‘没错,怎么了?你怕啊?’

    我一拳不轻不重的砸在了他胸口:“我怕个鬼啊,开玩笑,我是谁?我会怕你个天煞孤星?我虽然不是跟你一样的命格,可我也觉得我比你好不到哪里去,彼此彼此。”

    比起李可言和李言承,我真的觉得我并没有比他们幸运,我也失去了,最不想失去的人……

    他苦笑:“知道我为什么不怎么教严浚宁那小子道术吗?并不是他没天赋,相反,他很有天赋,他有一只阴阳眼,我帮他给封住了。我不想让他做这行,只想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等他能自己独立的时候,就让他离开我。”

    我有些不能理解:“他既然有阴阳眼,也是做这行的料子,你就真打算不找继承人了?”他叹了口气说道:“按行规来说,做我们这行的人因为泄露太多天机,都是命犯五弊三缺。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而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我此生注定孤独一人,五弊是‘寡’,三缺是‘权’,严浚宁那小子要是做我这行,会不会比我要幸运就不一定了,我怕害了他。”

    这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那些有本事的道士,比常人要厉害,却也是缺这缺那的,做个普通人,也是挺好。

    “冥后娘娘!冥帝请您回去呐!”

    这时候,九夜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看来他是不用出去勾魂了,精神看起来都好了许多。死鬼应该是把他召回自己身边了。

    李可言开始取笑我:‘我先前儿说什么来着,你家那位终于是忍不住了,你成天这么在外面跑的,他肯定不放心。’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行了吧,我先走了,阳间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马告诉我。”

    回到阴间之后,死鬼就跟我摆了张臭脸,这种情况上次发生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了,我顿时心就沉了下来,脑子里一遍遍的在回想我是不是做出了什么错事惹了他不高兴了。

    他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我,没有戴面具,表情很严肃。

    我走到他跟前小声问道:“怎么了?”

    他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我越发的心慌:“到底怎么了啊?我好像没做什么事儿让你不高兴吧……”要说我经常去阳间,但我也常回来啊,之前他也没说什么,突然就让九夜去找我,然后还给我摆臭脸。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少了个李言承,你又跟李可言搅合在一起去了!”

    我松了口气,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本来之前我也没跟李可言常在一起,我以为他都不会介意的,谁知道他突然就炸毛了。

    我走到他身后把手搭在了他肩上:“这是干嘛呢?你怀疑我给你戴绿帽子了?”

    他冷哼:“你要是敢,你找一个男人我就杀一个,让李可言给我小心点!”

    这次他是较真的,我感觉到了,我以为我们都老夫老妻的了,他不会对我不放心了,谁知道我跟李可言还没走那么近他又炸毛。

    我耐着性子解释:“我跟他没什么啊,要是有什么的话,早就有了……”我话还没说完,他就一把把我拽到了他腿上:“这是什么话?”

    我没觉得我哪里说错了,但是我又不敢狡辩,其实换做是他跟另外一个女人走得近了,我心里也会不舒服,将心比心,我不会硬着来跟他吵架,能好好说话就别动粗!

    我搂着他的脖子故意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难道你觉得自己没他好吗?你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女人见了就直接想扑到你,别低估自己的魅力哟……”

    他神色缓和了一些,只是嘴上还是不饶人:“少在这里说好听的,没事儿给我好好的待在阴间,去什么阳间?!”

    我撇嘴:“你是在告诉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嫁给了你,我就非得成天待在阴间啦?”

    他好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放在我腰上的手在用力:“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在骂我是鸡就是狗呢……?”

    我……

    他非要去这么想我也就没办法了,还好他没一直这么跟我闹,说带我出去走走。

    其实我不喜欢在阴间散步,除了空山那边还有点景色可言,其他的地方都是死气沉沉的,看多了会抑郁的……

    死鬼乐意出去逛,我也就由着他去了,跟他并肩走着,大街上鬼魂很多,他戴着面具直视前方,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他轻轻挣脱,斜眼看了我一眼。小样儿,还不好意思,我思想可没他那么老古板,在阳间的大街上,手牵手的男女多了去了。

    我不死心,又伸手去抓他的手,这次连他手都没碰到,被他躲开了。我哼了一声快步往前走去,他三两步跟了上来,主动抓住了我的手,轻声道:“别闹……”

    我心里在得意的笑,就不信治不了他,路人的目光都有些怪异,在这里,还没有人这么男女手牵手的在大街上走,所有人思想都比较古板,何况是冥帝在大街上这样,还真是活久见。

    他们看就看吧,反正也无所谓,随便他们怎么看,怎么想,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认为对的事,何必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

    走过了长长的大街,到了一片枯木林子里。周围没人了,死鬼才训我:“我的脸都丢光了……”

    我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你的脸不是还在呢吗?我告诉你,要么你以后别跟我一起出门儿,要么出门儿你就牵着我的手!嫌丢人你就别跟我走一起!”

    他伸手揽着我的肩柔声说道:“行,你说了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