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30章:阳女(9)(已替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集团游戏平台官网云顶国际娱网址399mg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观察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神秘人之所以会抓她父母,她会跟枫叙搅在一起,这里面不简单。她绝对不只是普通人这么简单。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李可言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说道:“她是‘阳女’,神秘人抓她和她的父母多半也是这个原因。之前那些九月九出生的女子被害,多半也跟神秘人脱不了干系。”

    阳女?之前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所谓的阳女,怎么会突然就冒出来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年之前阳女还未成熟,凡事都有个过程的,三年前这小姑娘还小,所以根本查不出来,三年的变迁,阳女成熟了,自然而然会被人盯上。

    这小姑娘跟我当初挺像的,就因为我从前的至阴之体,没少遭罪,她是阳女,命运也不会太眷顾她。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我竟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小姑娘面对枫叙冷漠的神色,眉宇间浮现出了一丝忧伤:“我……我是相救出我的父母,可我也无心害你……”

    枫叙淡漠的说道:“别露出一副不忍的模样,你白紫灵,跟我枫叙有什么关系?你尽管做你想做的便是。”

    原来那姑娘叫白紫灵,还不错的名字,人如其名,透着股灵气。

    当我们讨论到为什么枫叙会不记得从前的事的时候,李可言说道:“没有发现他过去的记忆,多半是被抽离了。”我有些惊讶:“开玩笑吧?怎么可能被抽离?”要是能抽离的话,当初我师父为什么要把我的记忆封印而不是抽离呢?死鬼说道:“这跟你当初不一样,或许是你当初经历了元神转换,不能再抽离记忆,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对枫叙来说,是可以的。”

    死鬼的话刚落音,枫叙有些暴怒的说道:“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那个枫叙!”

    没人理会他,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还能认不出来?好他个神秘人,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算的!

    我们商议之下只能先把枫叙关起来,以防他逃走,决不能让他再回到神秘人的身边。知道了神秘人所藏身的地方,李可言跟死鬼一起寻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要救出白紫灵的父母,当然,要是能一举灭掉神秘人是最好不过的。

    这之前,白紫灵要是离开了阴间,肯定是不安全的,所以让她先留了下来,她身上阳气重,在这里不好存活,还好有能护住她魂魄和肉身的药物,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用处就是能让活人在阴间里不受影响,当初我还是人的时候,到阴间死鬼就是给我吃的那个。

    把白紫灵安顿好之后,我才去找她私底下打探枫叙的事情,她知道得肯定比我多。

    她见到我的时候,比较矜持,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我用尽了足够了亲和力拉着她坐下然后说道:“我只是来了解一下枫叙的事情的,不要紧张,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的比我们多,我只想知道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她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应该……不会太差。他父亲……”说到这里,她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合适,改口道:“不能说是他父亲了,是你们所说的那个神秘人吧,那个神秘人对他还不错,只是逼着他做不喜欢做的事情。不过……您真的是枫叙的亲生母亲吗?”

    一说到这个我就有些不淡定了:“当然!我自己生的我不知道吗?那个神秘人还真有种,让我儿子喊他爹,鬼知道他是什么居心!”

    白紫灵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神秘人好像是想让枫叙跟他一起做什么大事,说什么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站在最高处,不受任何的压迫。这都是我听他们谈话的时候听到的,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

    她不明白我可是明白,看来那神秘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别有用心,说穿了,还是为了那天帝的位置。现在天帝的位置是华千雪坐着的,有胆子就去抢吧,明目张胆的去抢,抢我儿子算怎么回事?

    之前神秘人所设计的一切,把矛头都指向了天帝,简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天帝要是不死,我们还一直怀疑天帝是神秘人。不过那也是天帝的命数,他所做的那些,神秘人只是由此牵扯出来罢了。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又问道:“神秘人抓你去做什么?抓你父母又是怎么回事?”在我看来,白紫灵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神秘人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抓人家父母吗?

    白紫灵不知为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直接忽略掉了我问的神秘人抓她去做什么这个问题:“因为第一次抓我去的时候,枫叙偷偷把我放走了,那个神秘人的大概是怕我再逃走吧,所以把我父母也抓了去,这样的话,即便是枫叙要放我走,我自己也不敢走了。”

    我也没有刨根问底:“那当初第一次你是怎么被抓去的?”她说道:“那时候我跟我朋友严浚宁和雯天一起到乡下去,遇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那个村子的人好像都死光了,好像……也是被神秘人给杀死的,我们逃出来之后,严浚宁的师父也来了,可是我们遇到了好多鬼,那个神秘人当时好像也在,我是被一个像鸟人似的人给抓走的,然后就遇到枫叙了……”

    我大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一切都要从他们三个小孩子去乡下的时候开始说起,不过这让我想到李可言是个奸诈的老狐狸,他应该在这之前就知道白紫灵是阳女了,严浚宁是他的徒弟,竟然跟白紫灵是同学,难保不是被他安排的。不过听她说起的时候,对枫叙并没有憎恶的感觉,她既然提到了枫叙曾经偷偷放她走过,那就代表枫叙在她心里跟神秘人不是一样的定义。

    神秘人还真是作恶多端,一个村子的人,说杀就杀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