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38章:留痕勿忘(5)(已替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百度home88必发亚洲必赢导航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他顿了顿说道:“你们还说了些什么?”

    我故做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她什么都跟我说了,包括她被神秘人抓去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不过我想问问你,你只把她当做鼎器么?说实话,别骗我。”

    枫叙别过了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冷声说道:“鼎器?对我来说,她连鼎器都算不上,这本来就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需要什么鼎器。”

    我晃眼看见门边闪过了一个人影,像是白紫灵,我暗道不好,她一定已经听见枫叙刚才说过的话了,这对我期望她做的事是有影响的。

    我看着枫叙说道:“是么?那你在她还在长生池的时候去那里做什么?怕她病死了?嘴硬是没用的,说话之前先问问自己的心吧。说谎或许骗得过别人,但是骗不过你自己,你说呢?”

    他转过头皱眉看着我:“我没说谎!”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从前你是不会说谎,可是这几年你不在我身边,改变了多少,我都不知道。我说过了,嘴硬是没用的,而且,你刚才说的那句话,白紫灵听到了,刚才她就在门外。”

    枫叙楞了一下,闪身就到了门外,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还是在意的,不然也不会是这种反应了。

    我起身出去,他就站在门外发呆,白紫灵早就走了,他现在出来肯定是看不见人的了。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跟你现在的反应可是一点儿都不符合。我说过了,嘴硬可是没用的。”

    听见我说话,他看着我说道:“你可以走了,转告白紫灵,不需要为我留下来,我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大活人,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我耸了耸肩说道:“当初是你要让她在这里留三个月的,三个月还没到呢,君无戏言,呵呵……”

    看着枫叙变了脸色,我大摇大摆的走了,小样儿,在我面前撒谎,他终归还是年轻,就冲他刚才行色匆匆的冲到门口,我就大概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了。我现在要做的是去安慰安慰白紫灵这小丫头,这混小子,自己郁闷去吧。

    白紫灵的房间其实就在他房间不远的地方,走到白紫灵门前,我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门就打开了。白紫灵见是我,把我让了进去。我开门见山:“刚才我跟枫叙在房里说话的时候,你路过听见了吧?”

    她点了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有意的,她也不是那种人,纯粹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听见了。谁知道偏偏她还听见了不该她听见的话,我们倒是无所谓,只是她心里可能不那么好过。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其实枫叙的话也不是那意思,他不会对我说实话,你应该能明白的。就在你走了之后,我说刚才你路过门口,他还冲到门外去看了,如果他真的不在意,你认为他会有那种反应么?他就是嘴硬了点儿,你别放在心上。我们之前说的事,还是那么办就行了,拜托了。”

    听我这么说,她似乎心放宽了些:“我尽力吧……”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想太多,忘掉他说的话吧,有的东西,记住也未必是好事。”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冥后……”我笑了笑说道:“别叫我冥后,如果没有这后来的事情,我说不定还是个比你大不了几岁的普通人呢,从你身上,我看到了过去我自己的影子,你像极了当年的我。所以看见你啊,我就有种亲切感。”

    她嘴角也露出了笑意:“其实我很想知道您的过去呢,不过……不叫您冥后,那叫您什么?”

    这个……

    有点儿尴尬,她跟枫叙的关系,我就总不能让她喊我姐姐了,喊名字吧,又觉得辈分上有点儿问题。似乎看出了我有些尴尬,她笑着说道:“看来也没什么合适的称呼,还是叫冥后好了。您放心,我会尽力的,毕竟我也希望枫叙好,我看得出来,他是个好人,不然也不会在我被抓去的时候放我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至少在你心里他还不坏,我也不想他变坏,所以,咱们一起努力的把他留下来吧,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我失去的……够多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是很难受的,我师父死的时候的样子不停地在我脑海里回放着,偶尔做梦也会梦到,这让我一度不能陷入深度睡眠,如果我还是个普通人的话,这样会被折腾得没个人样。

    回去之后,死鬼已经在房间了。他没戴面具,眯起眼打量着我:“我不是说了我回来要看见你么?你倒是搬回来了,可你人干嘛去了?”

    我撇嘴:“我还不能出去了?真逗,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的社会,女人要足不出户的?说到底,我也没出去啊,咱们家的院儿可大了不是?”

    他朝我招手:“过来。”我警惕的看着他:“你别告诉我你让我搬回来就是伺候你那啥的,我告诉你,我不乐意。你说你,年纪一大把了,哪里那么大的需求?要不你还是再娶两个吧。”

    他楞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看上去很老吗?”

    我笑:“不老,跟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个样,不过你告诉我你真实年龄多大了?貌似我跟你这么些年,连你多大岁数了都不知道。”

    他挑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无语,我不就问他今年多大了么?他好像我在问他什么不可对人说的隐私一样,这么防备的问我为啥问这个。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奇心越发的重了:“快点告诉我,你到底多大了?咱们可是夫妻,这个你都不告诉我,有点过分了啊。”

    他起身把我拽进了他怀里:“你难道记得你自己多少岁了?”这么说来他是忘记了?我才不信,我算了算我自己的年龄,从我还是白凤聂希芸的时候开始算,那应该是一千零八十六岁了,从梵音的寿命算,那就才三百多岁。我不依不饶的说道:“我肯定知道自己多少岁,快点告诉我你多大了,快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